内蒙古自治区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管 内蒙古网络文化协会主办

设为首页 收藏 登录

靓丽内蒙古

当前时间

活力内蒙古官方账号: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草原文艺 >> 书画赏析

《寒雀图》

分类:书画赏析  2018-08-10 10:09:32  来源: 内蒙古日报   热度:
崔白的花鸟画最大的贡献是赋予静态景物动态的美,开了花鸟画的先河,使人耳目一新。


  崔白,字子西,安徽濠梁人,宋代著名花鸟画家。濠梁,就是今天的安徽省凤阳县临淮关镇。该镇位于淮河南岸,河的对岸就是我的故乡五河县临北乡。崔白一生几乎都是在颠沛流离,居无定所的情况下寒酸度过的。好在,因其所绘《夹竹海棠鹤图》被宋神宗赏识,到图画院任艺学,后来又升为待招。只可惜大器晚成,那时他已经是60多岁的人了。

  正是因为地位卑微,所以他目光所及的就是平原的寒鹤、野兔、麻雀……特别是小小的麻雀,成就了寒门崔白。

  《寒雀图》(如图)娟本,设色,纵25.5厘米、横101.4厘米,藏北京故宫博物院。崔白的花鸟画最大的贡献是赋予静态景物动态的美,开了花鸟画的先河,使人耳目一新。

  麻雀是很寻常的灵物,特别在乡村更是驱之不离地依着你、赖着你,甚至啁啾鸣叫烦着你。崔白在《寒雀图》里,惜墨如金,清淡着笔,9只麻雀各具形态,栩栩如生,或引啄理羽,或养神闭目,或驰颈呆望;或萎缩,或倒挂,或收翅……一只是个体,9只是群体,它们把一树枝丫当成了温暖家园。

  为什么崔白画的是9只麻雀,而不是6只或是7只呢?这也是个挺有意思的话题。传说,崔白完工《寒雀图》的时候,邻居十几岁的男孩儿刚好在场,看得入了迷,还一二三……数起了麻雀。回到家里,男孩儿问爸爸:“你猜崔叔叔今天一棵树上画了几只麻雀?”爸爸对儿子说:“一只不行,两只也不行,三只更不行……那就9只!”儿子两眼盯住爸爸,一时楞在可那里。半晌,缓过神来,说:“爸爸,你是神仙,会算啊!”

  既然是传说,可信度就大大打了折扣,今天也无从考证。作为距崔白家乡仅一河之隔的我来说,有一件事至今记忆犹新,或许对崔白为何不多不少只画9只麻雀,能够寻找到些许的理由。

  有年冬天,一向忙碌的父亲忽然关注起家里的鸡来。他数了几遍并问母亲,怎么是10只鸡?母亲点点头,肯定了是10只。吃晚饭的时候,父亲对母亲说,赶明个抓一只鸡去街上卖了,哪有喂10只鸡的?不吉利!母亲还是打破砂锅问到底,哪里不吉利了?父亲只是回答了一句话,这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

  现在想来,父亲的意思难道是凡事留点遗憾或是不足才是最好境界?虽然至今我也没搞明白,但是,起码我知道了一个目不识丁的农民心里对于数字“9”是崇拜的。或许,崔白心里有和我父亲同样的想法。因为文化、习俗和积淀往往有特定的地域性。这也仅仅是我的一己之见,为大家研究崔白作为一个参考。

  苏轼对崔白的评价是:“人间刀尺不敢裁,丹青赋予濠梁崔。”可见崔白的花鸟画的地位和影响力有多大。(张新文)

花鸟画

分享到: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