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自治区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管 内蒙古网络文化协会主办

设为首页 收藏 登录

当前时间

活力内蒙古官方账号: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草原文艺 >> 特色副刊

雪落北国

分类:特色副刊  2017-04-19 17:26:16  来源: 包头日报   热度:
后来听电台播出的天气预报才知道,那天的大雪是十多年不遇的大雪。

  后来听电台播出的天气预报才知道,那天的大雪是十多年不遇的大雪。雪花仍在飞舞的清晨,我站在高处房间窗户上向下看,心中蓦然想到,老母亲今天恐怕不能出去遛弯了。

  对面楼房一楼阳台与地面缝隙间的空档处,被几只流浪狗据为巢穴。一只狗从巢穴中爬了出来,在没腿的雪地里走了几步,又垂头丧气地返回了巢穴。在这样的大雪天里,它们的觅食将面临极大地困难。前几天的午后,在冬日的暖阳里,瘦骨嶙峋的流浪狗妈妈躺在地上惬意地眯着眼睛,任由几只狗崽子在她的身上爬来爬去。再凄寒的生命也有瞬间的温暖。

  今年的降雪要多过往年,在干凛的北方,这应该是幸福的事,除了给交通带来的障碍之外。前段时间的降雪天里,我对伏案苦学的女儿说:“出去拍个雪景照片吧,前几年都拍了,今年还没有拍。”她虽有些因懒惰而生的不情愿,还是禁不住我的一再催促,穿外衣和我下楼出门。

  正是黄昏。在楼宇对面、城市广场的松林间,我给她拍了几张正面照。她就要求我拍她的背影和透过松枝、映在她身上的夕阳残照的侧影,她有些得意地说“这才有艺术性。”我只得调大光圈,甚至动用闪光灯照像。就想:有这样感觉的孩子,内心一定有忧郁的感受了吧。

  每一个为人父母者,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心中始终阳光普照的快乐成长。但其实,我们都知道这有些自欺欺人。因为她身边每一个人的思维言行都是社会及他人的反射体,也都会作用于孩子的判断生成,就如同这黄昏时松间的斑驳光影。如果贼也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做贼,这个世界才有被救赎的可能性。唯有让孩子们始终葆有永不麻木的好奇和生生不息的善念,我们才可能得到我们想要的未来,这或许就是教育的本质所在,也是每一个自以为是的成年人必须谦卑的缘由。

  我们不可能创造一个屏蔽他人和社会的真空地带供孩子们生存成长。我们面对的“他人”永远存在诸多的不可知性或是否可以兼容的不确定性。西方文化传统里过多地强调自我,对“本我”与“客体”“他人”的不兼容有诸多极端的文学描述,如契诃夫的《套中人》、卡夫卡的《变形记》、萨特的《禁闭》。“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这梦可不一定都是美梦。萨特说过一句颇有些幽默意味的话“在这一生里,我们是被他人界定的,他人的凝视揭露了我们的丑或耻辱,但我们可以骗自己,以为他人没有看出我们真正的样子。” 儒家对自我修行,讲慎独、慎微的“中和”克制,“克己”之途就是“礼乐”。对他人讲“仁”(二人为仁)“信”(无信不立),讲“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忠恕之道。王阳明给了我们这样一条善恶认知取舍之途,“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生命之初没有善恶分别,这是“心之体”;即至成长,在与社会、他人的接触中生发出善恶莫辨的“意之动”;心底的“良知”会让我们“知善知恶”;后天的“格物”才可能让我们“为善去恶”。“格物”需要“学而时习之”,需要教育,从而思索、从而智慧、从而升华。王阳明无限信奉本心善念生发的作用,所以他说“心即理”“天地虽大,但有一念向善,心存良知,虽凡夫俗子,皆可为圣贤”。萨特也依存本心行事,“我是个百依百顺的孩子,至死不变,但只顺从我自己”,我想,他的“顺从”也一定有“良知”“善念”的存在吧,否则他说的“对于过去我无能为力,但我永远可以改变未来”就只能是句处处碰壁的空话。

  人类即从大自然中索取,也从大自然中接受启迪、感悟七情之变。时移世易,沧海桑田,但听雨观雪却始终是“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兰波当年苦思爱情诗,却只写出一句“雨,从城市上空轻轻飘落”。细腻是诗人的基本功,也是上天赐予诗人异于常人的秉赋,她或许让诗人痛苦,却给阅读者庸碌的生活、平常的视野带来了亘古不散的幽香。比如顾城的小诗《感觉》“天是灰色的,路是灰色的,楼是灰色的,雨是灰色的,在一片死灰中,走过两个孩子,一个鲜红,一个淡绿。”如此强烈的对比,让人感觉到孩子在这“一片死灰中”,“鲜红”“淡绿”纯真生长的美好和希望。读过些书、尚存青春记忆的人,说到“雨”一定会想到戴望舒的名篇“雨巷”“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着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而那些饱经人情冷暖、世态炎凉的心灵此时却更能从宋词人蒋捷的《虞美人·听雨》中参透生命的苍况“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雪的晶莹洁白、飘飘洒洒却不会给人带来雨的那般忧郁、寂寥和愁怨。雪多自北国,自然充满了雄浑之气。“燕山雪花大如席”是李白的豪迈;“月黑雁飞高,单于夜遁逃。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是卢纶的男儿血性;“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尽现伟人的胸襟气度。“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欲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是志向;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是优雅;“绿蚁新碚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否”是情趣……

  或许,如女儿一样的后辈,终有一天会体味“听雨僧庐下”“点滴到天明”的寂寥无奈。但是,我想总会有雪的飘落瘗埋这一切的污浊不堪,还世界一片“鲜红”“淡绿”。(傅民)

雪落北国

分享到: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