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自治区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管 内蒙古网络文化协会主办

设为首页 收藏 登录

当前时间

活力内蒙古官方账号: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草原文艺 >> 特色副刊

记忆中的春种秋收

分类:特色副刊  2017-06-19 17:18:36  来源: 锡林郭勒日报   热度:
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前,正蓝旗农区三乡曾大面积种植过小麦和莜麦。

  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前,正蓝旗农区三乡曾大面积种植过小麦和莜麦。那时,村里种地几乎不用化肥,全靠农家粗肥。冬闲时,村民们早早起来背着粪筐,从村里到村外,来来回回到处转,见一泡粪都要你争我抢,为的就是多积点肥,给来年春耕生产做准备。

  “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秋”。农村人家总是按节令行事,春分一过,农民们便忙着用牛马车往地里送粪施肥、翻地播种。春播时,往往是男人赶牛扶犁,女人挎着“面斗子”朝垄沟里撒籽,老人或小孩牵着马拉着石磙子覆盖地垄沟。在春天风和日丽的蓝天白云下,不时你会听到“啪啦、啪啦”甩鞭或“哎驱、哎驱”的吆喝声,人和老牛在劳动中形成了一种默契,悠哉悠哉地耕耘在一片片黑土地上。当一粒粒种子被土地所接纳,农民的眼中便露出一种期待,期待着种子的发芽生根开花结果。从春到秋的日子,是农民追梦的日子,期间的辛勤会让人的信心随着麦苗的生长而生长,随着植物的开花而开花,随着果实的成熟而喜悦。

  俗话说,锄头自带三分水。夏日里,农民们头顶烈日手握锄头,全家老少齐上阵,要把地锄上好几遍。入秋后,那满山遍野的庄稼是一片金黄。乡亲们开始修打场院,小毛驴拉着碌碡一圈圈把场院碾轧得瓷实实光溜溜的。生锈的镰刀在磨刀石下,瞬间变得锋利明亮,人们甩开膀子你追我赶,大把大把的庄稼在“嚓嚓”声中被割倒捆成麦个子,然后互相搭接着斜放在一起,在地里风吹日晒几天后,就可以上场了。

  关系不错的几家搭伴,男人们天不亮便赶着马车三番五次往回拉,女人们在场院里将麦个子铺开,便用牲畜拉着碌碡碾了起来。闲了一年的五齿木杈、木锹、刮杷、筛子、大笤帚、木扇车都派上了用场。看着堆积如山的小麦抓上一把,颗粒饱满,老少爷们的脸上满是喜悦。蒙上红布眼罩的小毛驴,拉着吱吱呀呀的石碾子,围绕磨道,一圈又一圈,饱满的麦粒在驴脖有节奏的铃铛声里变成了白面。女人们在锅底熬上一大锅猪肉酸菜粉条,上面蒸上一筚子白面馒头。满屋飘香之时,猛一揭锅盖儿,那才是原滋原味呢!

  自古以来,中国农民对土地的感情胜过任何一个国家,对土地的钟情来源于土地母亲的奉献。现如今,昔日农民兄弟“脸朝黄土背向天,一颗汗珠甩八瓣,腰酸背痛忙不停,手掌老茧割不伤”的传统劳动场面已成为历史,取而代之的是现代农业中的机械化种植,科学化管理,市场化运作,农民在轻轻松松中便可享受到丰收的喜悦。但无论过去和现在,人类生存都离不开土地,春种秋收是千古不变的道理。(郭海鹏)

记忆春种秋收

分享到: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