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自治区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管 内蒙古网络文化协会主办

设为首页 收藏 登录

靓丽内蒙古

当前时间

活力内蒙古官方账号: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草原文艺 >> 特色副刊

想念山

分类:特色副刊  2018-02-07 10:46:12  来源: 通辽日报   热度:
想念山,有起伏有鸟鸣有羊群的山。这样的山,我在奶奶家见过,在姥姥家也见过。

  

  想念山,有起伏有鸟鸣有羊群的山。这样的山,我在奶奶家见过,在姥姥家也见过。而今,奶奶不在了,姥姥也不在了,山的影子渐行渐远,然而,我从未淡忘那承载着童年记忆的“摇篮”。

  通往奶奶家的路两旁高低起伏。我跟爸回老家,常被那连绵的山迷惑,不觉闭上眼,在花草香和蟋蟀叫声中摇摇晃晃,直到看见奶奶家门口的青苔和满院子果树。奶奶擀细细的面条,撒绿绿的葱花,卧几个嫩嫩的荷包蛋,先端给我,再端给爷爷和爸,自己则坐在红油炕桌前看着我们,笑纹像极了蜿蜒的山。从奶奶家出来,走几步,便看见憨憨的河和同样憨憨的山,山上开满了花,野杏树探头探脑,绿油油的草黑黝黝的石头错落有致。有一回,堂妹在河里摸鱼,喊我下去。我挽起裤脚,小心翼翼地踩着水,忽见有白东西在山上一闪,我不觉脚下一滑,衣襟下摆全湿了……过晌,我说起那道白色的“闪电”,奶奶边用蒲扇扇不知哪家飘来的酱香气,边默默地递给我一捧杏子——个个甜里透着酸。此后,我再没在山上见过白色的“闪电”。多年后,偶然品尝酱兔肉,惊觉这奇特的香味仿佛在哪儿闻到过,一时间多少往事涌上心头,甜里透着酸。奶奶去世那年,我回老家,发现昔日憨憨的山看起来像上了岁数的老人,突兀的树化作根根虬曲的拐杖,树下,橘色的蜗牛在黑黑的石头间幽幽地反着光……

  姥姥家所在的村三面环山,其中,南面的叫南沟,环抱着一口水井一条细河。沟畔有姥姥开辟的菜园,菜园旁边的缓坡上有个小径。人走在小径上,脸颊常被坡上悬空的小松树弄得痒痒的。6岁那年,我和表弟在小径上追着玩,跑在前面的他忽然捂脸大哭,我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手上嘴边胳膊上火辣辣地痛,接着看见小松树后刮起一阵“黑旋风”。在菜园摘菜的三姨听见哭叫声,从马蜂的“伏击圈”里救下了我俩。归途中遇见哥。哥说,给马蜂叮过的地方要剜掉两片肉哩。我和表弟闻言嚎啕起来。待姥姥用肥皂水给我俩清洗,伤处渐渐消了肿,表弟去找哥算账,哥早笑着跑远了。除了南沟,我和小姨常去西沟。西沟草深,树多,安静得像一滩水,是放牛和发呆的好去处。落日余晖下,老牛悠闲地甩着尾巴,一步步经过暗黄色的沙地,老榆树上海碗似的鸟窝……每到这时,我总忍不住想吼两嗓子。老牛后来被卖掉了,我再没去过西沟,只在脑海里淡淡地涂抹着四个深深的蹄印儿,无数个静谧的星空,以及一次惊险的遭遇——那也是一个黄昏,我跟在小姨身后,忽然瞥见一条暗黄色的蛇从土坡上滚落,像老树上的枯枝。它离小姨越来越近,我挣破喉咙喊——“长虫!”小姨充耳不闻。她对我的恶作剧早习以为常。我瞬间动弹不得,眼见那蛇跌落在小姨脚边,尾巴犹疑地扫扫她的脚后跟,然后,鱼一样缓缓地游走了。这是西沟留给我的最后的影像,像一棵面目模糊的空心树在月色里寂寞地吹着口哨。

  有时候,我觉得奶奶村上的山和姥姥村上的山是彼此的影子。譬如,它们都喜欢用早起的鸟鸣做风筝,引得狗们争先恐后地追;都爱用青草做滑梯,看湿润的河泥牵引羊蹄印马蹄印牛蹄印“一去二三里”;都馋,爱臭美,这边唆了酸不溜、红根儿、耨耨……结丝拉网,那边惹得杏花草花沸沸扬扬,没完没了地香。最主要的是,它们都见惯了早起淘米洗菜的奶奶和姥姥,午间打草洗衣的奶奶和姥姥,傍晚吆喝牛马和自家小娃回家的奶奶和姥姥……偶尔,它们会变成我的影子,看到奶奶端着针线笸箩坐在窗前,或是猫见姥姥扛着一袋粮食走进碾道,就忍不住想轻轻地哼两句歌儿,然后,看自己的声音在阳光下咕嘟嘟冒泡儿……

  或许,我记忆中的山早已似奶奶屋顶的炊烟直不起腰,像姥姥梦里的粮食般耷拉下眼角儿,但它们毕竟是真的山,城里精巧而僵硬的假山永远无法与其相提并论。我想,无论再过多少年,我依然会想念那两座山,那些时光,还有奶奶和姥姥那熟悉的味道。(王素艳)

想念山

分享到: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