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自治区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管 内蒙古网络文化协会主办

设为首页 收藏 登录

靓丽内蒙古

当前时间

活力内蒙古官方账号: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草原文艺 >> 特色副刊

这边风景独好

分类:特色副刊  2018-09-14 10:43:12  来源: 呼和浩特日报   热度:
巍巍大青山下,平坦肥沃的土默川平原烟火不息,喂养着风,喂养着青草牛羊,喂养着大地上的主人。

  巍巍大青山下,平坦肥沃的土默川平原烟火不息,喂养着风,喂养着青草牛羊,喂养着大地上的主人。日子一天天的爬升,太阳也越来越高了,天空湛蓝的如被淘空一样,远远地退居出尘世。我们一行八个大人外加两个小孩儿乘车赶往早已听说的哈素海。车窗外,一面是连绵起伏相互攀爬着的雄伟大青山,一面是林立的高楼与碧绿田畴。树木的快速后退,读解着我们急切到达的心情。万物是幸福的,它们给予了根性自由的衍生,倾听到了自己的声音,所以它们摇曳的是那么的富有音节,每一种姿势都是属于自己独特的符号。离开城市的洒脱与自由,是言语难以形容的。我们肆无忌惮的欢笑,足以震翻正在飞速行驶的汽车,好在我们的驾驶员有着娴熟的车技,让我们得以尽情撒欢。

  哈素海是黄河变迁遗留下的牛轭湖,人称陶思浩西海子。可以说,哈素海是黄河给予土默特的馈礼。浩浩荡荡的黄河翻滚着巨浪来到了土默川平原,被这儿的美景与人情迷住了,看着看着竟睡着了,睡梦中打了个喷嚏,醒来后赶紧拍拍身继续上路,这一喷嚏便成了我们现在看到的哈素海。这完全是我个人的幻想。

  我们下了车,起初看到的只是葳蕤的芦苇,两米多高的芦苇密密麻麻地挤在一起,让人不知湖在哪儿。自古芦苇、湖水不分家,有芦苇的地方自然有湖水。定睛一搜,才发现湖水隐藏在芦苇的深处。过去读梭罗的书,说湖水是女人的心,藏在了粗糙的林木内。我们没见到林木,芦苇倒是大片大片的,比之于林木,芦苇更富有辽阔感、沧桑感和诗意感,更适合于女人心的栖息。芦苇很好地把湖水和天空连接到了一起,让它们的边缘融为了一体。芦苇的麦芒在夕阳的血色中泛着金黄色的光芒,像个神奇的火炉熔尽了时间的沙沙声与生命的流逝声,刹那让人生出感慨与无奈。天地间,最难压倒的还是天地本身,一切生命只是它的点缀,都会在各自的季节里凋零飘落,变尘变泥。

  哈素海的芦苇是与众不同的。它们生的独立、秀挺,个个都卓尔不群,力争向上,但相互间又彼此靠拢,一起在茫茫的湖海中摇曳出了自己的飒爽风姿。虽生在温柔的湖海中,仍保持着钢的意志,决不在靡靡中变得沉沦颓废。这不正像生活在土默川平原的人民吗?他们在幸福的生活中坚守着勤劳,用勤劳的双手持续着奋斗,时刻不忘初心,时刻不忘警醒,永远攀爬着生活往上走。

  湖水是碧绿宁静的,像一面凝固了的镜子倒映着蓝天白云,像一幅淡雅的水墨画勾勒出荷花亭楼。这是我站在湖旁道路上得到的印象。从路边的阶梯下去,顺着长长的木栈桥深入到湖中央,这过程颇有羽化登仙的感觉,湖是云雾缭绕的峰峦,荷是金光放射的莲座,芦苇是神仙宫廷……这种无拘束的自我臆想,让我心情格外的开朗。栈桥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座小亭,亭上有卖松子和儿童玩具的商贩在不断地吆喝着,现代社会的商业气息简直是无孔不入,像变质的空气一样流窜在你我的鼻孔。我们到的时间游人不是很多,但在小小的过道上还是显得很拥挤,大家摩肩擦踵地摆着不同的姿势,拍照、嬉笑,留下永恒的一瞬。

  我的几个同事聚在栈桥的一端静坐观望,我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就独自走向另几条栈桥。有一条栈桥是被堵死的,通不过去,据其他游客说这以前是登船用的栈桥,现在因为有了故障,所以才禁止游人踏上。我站在那儿瞭望了一会儿,想看见几条扁舟泛于湖上,渺茫的湖面静静的,不见舟影。真的是这边风景独好!我们来的时间错过了荷花盛开的最佳时间,但仍看到了几朵荷花火一样热情绽放,饱满的像是要喷发出浓浓汁液,亭亭玉立地摇曳在风中,有着别样的风情,让初秋多了一道艳丽的痕迹。过去诗人说,“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这别样的红,在初秋的景况里是放肆的招摇,深刻的突出,让人记忆不能磨灭。这无穷的碧,却是有点寒碜了,虽也绿,也有圆如盘,可许多的叶片还是被水中鱼儿咬的碎烂,被秋风吹得焦枯,再加上湖中杂乱的残藕断梗,我是怎么也不能把它和“接天莲叶无穷碧”的诗句联系到一起。看着湖中到处漂泊的浮萍,像是走远,又像是归来,又让我生出许多感慨,人的一生都在路上行走,我们一直在苦苦追寻一个点,好像找到了这个点,人生才会圆满和有意义,可是这个点是什么,有什么样的标准,又有谁知道,又有谁有资格给出评判。或许,人生本无终点,行走在路上其实就是对生命价值的最好的诠释,深度是声响,长度是影响。

  这湖上的风,我是喜欢得很,凉凉的,轻轻的,没有杂质,吹得人没有了烦忧、沉重。尤其是从芦苇穿过的风,还带着点塞外胡笳的悠扬与沧桑,让人顿生庄严感,第一次重视到生命发出的声音。自古以来,好像美好的结果总容易让人忽略了生命的浮沉,头脑完全沉浸在了欢乐的过度膨胀中,唯有沉重与沧桑才能让人珍视起生命的存在,体验到它前前后后经历的不幸与幸。在湖中听风吹芦苇的声音,是对生命的一次深层次的抵达与触摸,是幸福的。在烦嚣的都市中,我们很长时间迷失自己,忘了自我的存在,昏昏地把这幅皮囊交给了世俗,昏昏地把那个曾经可爱的灵魂带错了路,结果受尽了煎熬。如今再次返璞归真,得到快乐与解脱,焉能不喜。

  我这一生常被自然界朴素的事物所感动。我常想,如其有前世,我上辈子定是一条鱼,一棵草,一片湖……在天地间逍遥,所以,现在一见到这动的近的自然,就会莫名地感到亲近与欣慰。看来,自然界的脉搏一直潜伏在我的体内,今日只是再次的复苏罢了。

风景

分享到: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