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自治区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管 内蒙古网络文化协会主办

设为首页 收藏 登录

靓丽内蒙古

当前时间

活力内蒙古官方账号: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草原文艺 >> 特色副刊

秋 水

分类:特色副刊  2018-11-07 11:11:28  来源: 呼和浩特日报   热度: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伫立于湖岸,正值上午,眼前既无落霞也无孤鹜,唯见一泓秋水与一方苍穹交相辉映,温煦的秋阳几乎直射到碧波荡漾的湖面上。

(王滋创 摄)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伫立于湖岸,正值上午,眼前既无落霞也无孤鹜,唯见一泓秋水与一方苍穹交相辉映,温煦的秋阳几乎直射到碧波荡漾的湖面上。抬眼望去,便瞥见两只大雁掠过湖泊的上空,朝东南方向飞去。这是属于我秋日里的幸运吧。于是《鸿雁》那苍凉辽阔而不乏温暖的旋律,恍若从空中滴滴洒落。但它们不叫,优雅的飞姿里似乎隐含着些许忧伤。难道掉了队?英雄也会落泪。白色的鸥鸟则伸展着弯刀样的长翅,在湖面盘旋不止,像是不愿离开这处逗留了整个夏天的湖泊。

  也许真的到了该离去的时候了。天空、阳光、湖水、秋风、秋草甚至我的心,都在塞北无垠的天际线下摇晃,激荡起生命重生的热望。驻足于林间小路,空气中弥散着野蒿浓烈的芬芳以及枯萎的气息。丛生于干涸小水塘里的芦苇们已是枯黄一片,白花花的芦花在风中瑟瑟发抖,也许缺乏水的滋润,它们早早地衰老了。簇生于池塘畔的红柳丛也已开始枯黄。偶尔见到一株红柳树绽放出粉红色的花穗,便觉眼前一亮。但这些盛开于深秋的红柳花,幸抑或是不幸?毕竟四时有序、花开有时呢。而那些繁生于湖岸和湖水中的芦苇,在湖水的庇佑下,叶片尚且泛着些许青色,红褐色的芦花似乎刚刚绽开。

  同是芦苇,只因为命运的不同,结局便是两样。但我愿意把更多的同情给予那些因干旱而早衰的芦苇们。面对不尽的苦难,它们紧紧地抓住大地,将自己的根深深扎在泥土里,吮吸着泥土中少的可怜的水份,终于开出花结出果实。为此它们比那些健康的芦苇付出了百倍的努力。这也是人们更愿意把同情施于那些不幸或弱小的人们的重要原因吧。而我希望,芦苇与芦苇之间的对话,是以一种平视的姿态展开的。

  湖畔广场,游客寥寥。湖泊深处,一艘游艇停留于原地,似乎踌躇不前。盛夏,这里人头攒动,热闹异常。秋寒像是一道无形的栅栏,将某些人挡在了栅栏外。但对某些人来说,却是一个发现美的契机。“寒山转苍翠,秋水日潺湲。倚杖柴门外,临风听暮蝉。渡头余落日,墟里上孤烟……”唐代田园诗人王维笔下的终南山秋日古拙而不乏空灵。眼前的塞北秋日,何尝不是处处有美景?湖泊北边簇新的群楼,似乎正朝我走来,走向辽阔的原野。让房子仿佛天生长在森林或田野上,让废墟仿佛从来都开满鲜花,让穿梭其中的人和鸟语花香,连同空气中飘浮的松脂香味,相互对话、理解和融合,不仅被建筑师们所孜孜以求,也是被人们所渴盼的。

  远处,大青山似一峰紫色巨驼安卧于平原北部;近处,一汪绿油油的湖水似乎沉静了许多。湖中,时光流转中,微风掀起无数细小的涟漪无休止地溃漫、扩散。一座由木板搭成的曲桥上,一位母亲带着孩子在玩钓金鱼的游戏。穿行在蜿蜒于密林深处的柏油路,我的身影与湖的影子相伴相随。——葱郁的柳树看上去依旧像夏日那般碧绿,但一些叶片已经开始枯黄。身姿挺拔健壮的毛白杨,它们也开始落叶了,漂亮的厚实叶子,落在母树的脚下或飘至远处,它们匍匐着,像是在亲吻着脚下这片深厚的大地。

  于是从毛白杨的落叶里,我便清晰地听到了秋客匆匆的脚步声,以及自己的脚步声。大自然这位高明的色彩大师,将大罐大罐的颜料尽情泼洒于天地之间。我呼吸着甘美的丰收气息,吮吸着葡萄丰满的汁液,心中勾勒出一幅色彩缤纷的塞北秋日画卷。西方的色彩大师们,如梵高,则宛若一位犁田的农民,他手持一把从上苍那儿“偷”(或是天生的)来的犁铧,画布上火柴棍似密集的笔触,像是刚被翻过的黑黝黝的新鲜泥土,散发出浓郁的芳香。自然乃吾师。从石涛到李可染,等等,东方的国画大师更是将笔触伸向自然的山水,其实何尝不是心中的山水。——一泓水中可见千江水,一片山处可见万韧峰。

  “一叶知秋”。但一叶也障目。当脑子里塞满贪欲,便再也领略不到秋天的美好了。或者说,美只能欣赏,而不能去占有。当对某处美景生出占有欲,美便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因此有美学家认为,美即自由。

  一条延伸至西边湖畔的柏油路旁,草丛里拱出不少蘑菇。许多已经腐烂变黑,一些还新鲜着。俯身采了一个,凑在鼻前嗅嗅,清新的气息扑鼻而来,恍若置身于森林之中,多么美好的时光。路北一湾深深的湖泊,岸边簇生的芦苇抽出紫色的花穗,在风中摇曳着。那些野草们,它们的黄色花儿被秋风吹过,变成了白色绒球。风继续吹着,白色绒毛们四散而去。四处飘泊的种子们,等待它们的将会是一个怎样的命运?那些男女骑行侠们,则身穿色彩艳丽的紧身运动服,骑辆赛车,从我身边急速驶过。那些体态健美的马匹,白马、红马,则在草滩上悠闲地觅食和散步。蟋蟀的鸣声零零星星地,像是吟唱着一支秋天的告别曲。

  而秋水正以一种深不可测的傲然面容,无休止地掀起细小的涟漪,朝四处溃漫扩散。岸边芦苇的花穗渐渐变白,然后脱离了母体,跟随风去到一个陌生的新家。对任何生命个体而言,完成这一充满艰辛的旅程,都是生命中的重大任务。在昼与夜、朝霞与夕阳的转换之中,秋水低声吟唱着一曲关于爱和生命的赞歌。而我此刻望着那一泓秋水,焦躁的心宁静下来……远处,火炬树那修长的羽状树叶已五彩斑斓了。它们树顶端的红色果实像是高高擎起的火炬,燃烧在暮秋我或明或暗的日子里。

秋水

分享到: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