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自治区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管 内蒙古网络文化协会主办

设为首页 收藏 登录

靓丽内蒙古

当前时间

活力内蒙古官方账号: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草原文艺 >> 特色副刊

那浓浓的年味儿

分类:特色副刊  2019-01-11 11:54:14  来源: 呼和浩特日报   热度:
一进腊月,便嗅到了年味儿。大年到来之前,做好迎节前的吃穿用度,是故乡亲人们谁都不能怠慢的事情。

  一进腊月,便嗅到了年味儿。大年到来之前,做好迎节前的吃穿用度,是故乡亲人们谁都不能怠慢的事情。

  其实,早在腊月之前的大雪节气后,人们就已经开始行动,如杀猪宰羊,储藏肉食,以备整个寒冬腊月食用。然后便是过腊八,此前一天,我的母亲和村里众多的女人们便开始做准备,挑选上好的红豆、红枣、小米等食材,用水泡好。我和弟弟带着一帮半大小子,则下到村西头的冰河里,指挥众伙伴儿打腊八冰,有的用铁桶挑回家倒入水瓮,有些大块则背回各家,立到院外,以备放置腊八粥。到第二天凌晨时,母亲便生火熬粥。此时此刻,我和弟弟自然睡得沉的,根本想不到美味即将诞生。睡意正浓之时,我们一个个被母亲推醒,耳边响起母亲轻柔的话语:“快起来吃腊八粥,太阳起来再吃就红眼儿了。”于是,我们揉着朦胧的睡眼,极不情愿地爬起来,端起母亲早已盛好的一碗粥,囫囵吞枣地往口里送。

  日子照旧往前飞奔。进入腊月二十几,几乎天天能够嗅得美味了。二十三是小年,家家蒸糕、炸麻花麻叶,吃猪肉烩粉条。二十四,是打扫屋子的时候。家家刷墙刷顶棚,孩子们则帮着大人清扫院内的垃圾,然后在院外点火进行焚烧。趁着午时天暖,女人们开始扯掉旧的窗户纸,糊上新的麻纸,并把花花绿绿的窗花贴上去,煞是好看。姐姐是村里最手巧的闺女之一,她熏的花样特别多,我家的窗花几乎都是她剪的,很是吸引人的眼球。糊罢窗户,还剩下半盆浆糊,母亲放到合适的地方,说过几天糊对联、糊灯笼还用得着。

  到了二十八,该贴对联了。此前一天,家家忙着请人写对联。听母亲讲,过去村里识字人不多,当紧当忙时找不到写对联的人,于是,一些人家只好用碗醮着墨汁扣到红纸上充对联,我一直以为这是个笑话。但真正到了自家写对联之时,却实实犯了难。没错,我和弟弟除了写几行歪歪扭扭的铅笔字,究竟如何握毛笔、如何写字、写什么,都一无所知。于是,还得父亲、后来是哥哥亲自操笔,写下诸如“新天新地新气象,新人新事新风尚”之类的对联。接着,便帮着大人张贴对联。如果这天恰好天寒地冻大雪纷飞,那只好隔天再贴,因为二十九是不能贴对联的,究竟为何,我们并不知晓。贴好对联之后,手巧的父亲还会用高粱秆扎制一只灯笼,然后糊上麻纸,留下一扇“门”以便往里放煤油灯,并在四周贴上姐姐剪制的窗花。母亲说:“大年是用纸糊出来的。”此言不假。从裱仰尘、糊窗户、贴对联,再到糊灯笼、扎花灯闹元宵,哪样能缺了花花绿绿的纸呢。

  除夕,整个村子都沉浸在欢乐之中。孩子们自不必说,一大早便起来,急不可待地穿戴好母亲缝制的新衣裳,然后相跟着挨门窜户招摇过市,显摆自己的一身行头,上衣兜还揣着几只青花炮和一串小鞭炮,家境好的甚至还装几颗水果糖,那真是扬眉吐气、意气风发,武装到了牙齿、快乐到了心底。大人们对穿着似乎不以为意,只是一个劲儿地在屋里做饭,猪肉、鸡肉、羊肉,好人家甚至还有几条鲤鱼可供享用。男人们则在院里劈柴,准备垒旺火接财神,且要劈够两堆旺火用柴,因为初二凌晨还有一轮旺火需要燃放的。等劈好柴,再把院子犄角旮旯全部清扫一遍,垒好旺火柴,把旺火贴压好。“受灯”之时,正屋每个房间、院中、院外的灯笼同时点燃。一时间,整个村庄星星点点,比天上的星星都要繁密。

  此刻,女人们开始做饭,当然,不是“翻身烙饼”,就是“捞元宝”。所谓“捞元宝”,其实就是每人一只荷包蛋。这只是晚饭而已,真正的大餐还得等接完神之后凌晨时分才可享用。匆匆吃了饭,我们一帮孩子便走东家窜西家,一路打打闹闹、说说笑笑,不时放上一只鞭炮,路过黑洞洞的碾房,因为害怕而边走边放炮以便壮胆。更坏的,有一个平时和我们作对的小子,我们则在此时有了武器,那就是连二炮,便找一个有利地形,把炮斜插在地上,对准他家院子就点燃了。只听“咚——啪”,炮在院子里炸响,着实吓了那家伙全家人一跳,而我们一帮人则慌不择路飞也似地跑掉了。

  就这样疯玩着,但谁也不说困了、累了,因为大人们说,过大年就是熬年、熬夜,是不准睡觉的。于是,大伙硬撑着,盼望着快点燃旺火接财神吃饺子。但是,按照乡俗,我们得等着村南大石头峁洼那盏灯亮起来才能点旺火的。快要接神的时候,大石头峁洼的灯准时燃起,且一点一点缓慢地向村南而来。没过多久,村里便燃起一堆堆旺火,连二炮、鞭炮响彻了夜空……

  故乡的年,是吃出来的。虽然那时的物质并不富有,但那些平平常常的饭食,硬是让巧妇们收拾得色香味俱全,软的、硬的,甜的、酸的,蒸的、煮的,包的、烙的,荤的、素的,那是一年辛勤耕耘的获得,更是对未来一年的殷殷期盼。

  故乡的年,是纸糊出来的。从白色的仰尘到窗户上的麻纸,从五彩斑澜的窗花到鲜红的对联,从威严的门神到闹红火的车灯船灯,屋里屋外,村庄处处无不以纸见长,以色彩涂抹。那些纸张涂染了火红的光景,也糊出了乡亲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故乡的年,是品出来的。那些传统的演艺、巧妙的手工、精美的食物、不俗的乡俗,是故土亲人们世世代代口传心授流传下来的,过大年,成了这些乡俗充分展示的好时候,人们亲自实践着、用心品尝着,还要将这美好的体验一代一代传下去。

  故乡的年味儿,成就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最爱。(吴欣)

年味儿

分享到: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