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自治区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管 内蒙古网络文化协会主办

设为首页 收藏 登录

当前时间

活力内蒙古官方账号: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草原文艺 >> 特色副刊

儿童节忆旧

分类:特色副刊  2020-06-02 15:17:58  来源: 内蒙古新闻网   热度:
那年,我7岁,跟侄孙一样,也上一年级。所不同的是,我是在村里的破庙里上的。

儿童节前夕,在城里做点小生意的侄儿,要和他的儿子下饭馆,打电话把我也唤了过去。喝了点酒,不知是酒之使然,还是有所感悟,饭桌上,我突然问起了侄儿的孩子——我的侄孙:“毛豆,假如有人给你100块钱,让你叫一声‘爸爸’,你叫不?”“不!不!不!”侄孙毛豆一连说了三个“不”。侄孙毛豆7岁,刚上小学一年级。我拍拍侄孙圆圆的脑袋,顿感凄然,听着侄孙“不”字的余音,看着满桌的饭菜,思绪一下子被拉回到了半个多世纪年前……

那年,我7岁,跟侄孙一样,也上一年级。所不同的是,我是在村里的破庙里上的。

我想有个铅笔旋儿,因为同桌的栓狗就有一个绿色的很好看的铅笔旋儿。可我没有。我的铅笔是爹用菜刀或剪刀削的;有时候还用镰刀削。我爹说,镰刀削铅笔忒好削。我爹每天晚上给我削一回。有时候,中午还得削一回,因为我只有一支铅笔,上午做作业磨秃了,就得让爹中午削一回。有时,课堂上做作业把铅芯摁折了,我就得借用同桌栓狗的铅笔旋儿削。栓狗心顺了就借我用,心不顺就不借给我了。我只好用牙往开了啃。我真有心把栓狗的铅笔旋儿偷了,但没敢,怕被认出来。因此,我忒想有一个铅笔旋儿。我问过栓狗,得知了那铅笔旋儿的价钱。我就向我娘要8分钱,想买个铅笔旋儿。可娘却说:买那做甚?8分钱哩,能买4盒火柴;让你爹给你用菜刀削就是了。我爹也说:别买了,爹给你削,爹削下的比旋下的都好!我很委屈,但也没有打滚撒泼强来。我啥都清楚,不是爹娘不给我买,而是我家没那闲钱——有时我买个作业本,还得等半天老母鸡,待老母鸡下了蛋,我才能攥了热乎乎的蛋跑到供销社换回了作业本哩!所以,尽管忒想有一个铅笔旋儿,爹娘不给买,我也只能作罢。

可后来,我还是有了一个像栓狗那个一模一样的铅笔旋儿。

那天,是中午,天很热,我在街头玩耍,见二地主在逗愣三。二地主说:“愣三,你自己打自己一个耳光,我给你1分钱,打不?”愣三说:“打!”说着就打了一个,挺响。二地主掏出一枚2分的硬币,说:“再打一个,2分就都给你了。”愣三就又很爽快的打了一个。二地主将2分硬币抛向空中。那2分硬币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落在地上又滚了好远。愣三朝那2分硬币追去,一下绊了个马趴。在场的人都笑。

这时,我对二地主说:“我自己打自己8个耳光,你能不能给我8分钱?”二地主说:“你不能打耳光,你得叫我爹,叫一个给1分。”我说:“行!”又说:“你说话算数?”二地主说:“你先叫了再说。”我又说:“我叫了你可得给,不能骗我!”二地主说:“你叫!”于是,我闭了眼睛,“爹爹爹爹爹爹爹……”一口气叫了下去。我也数不请是叫多了,还是叫少了。二地主不情愿地掏出一张皱巴巴的毛票扔给我,还说:“这小子,真敢叫……”

我攥了那毛票,一口气跑到了供销社。供销社中午关门了,我坐在台阶上,一直等到开了门,花8分钱买了一个跟栓狗那个一模一样的铅笔旋儿。售货员找我2分钱。我心想:哪天再叫二地主三个爹,加这2分,又可买一支带橡皮铅笔了!

我不用爹削铅笔了。爹问我哪来的铅笔旋儿。我如实说了原委。不料爹骂我一句“没出息的东西”后,又狠狠地煽了我一记响亮的耳光。还收走了我那个铅笔璇儿,说要找二地主去算账……

那记耳光真疼,至今想来都疼哪!(李元岁)


儿童节

分享到: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