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自治区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管 内蒙古网络文化协会主办

设为首页 收藏 登录

当前时间

活力内蒙古官方账号: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草原文艺 >> 特色副刊

母亲的印记

分类:特色副刊  2020-06-03 14:36:24  来源: 内蒙古新闻网   热度:
明知不会查找到我想要的结果,可我还是执拗地去查找了,我把母亲的名字输入进百度里,搜索结果是“无果”。


明知不会查找到我想要的结果,可我还是执拗地去查找了,我把母亲的名字输入进百度里,搜索结果是“无果”。无果这样的一个结果是在我意料之中的。虽说是意料之中的事,但还是不免令我有几分沮丧。

也许是外婆给母亲取的那名字太普通、太土气了,以至于在“万事兼通”的百度里竟然连一个与母亲同名同姓者也未找到;抑或是母亲的一生太平凡,故而在“无所不能”的百度里才不会留下任何关于母亲的点滴印记?

母亲离开我们已经有二十七个年头了。母亲是73岁那年离我们而去的。这样算来,今年是母亲百年诞辰。母亲走的那年的那日,天空飘着雪花;我坐在电脑前敲打键盘时,窗外正下着沥沥小雨。请九泉之下的母亲原谅不肖儿,在您祭日的两个月零五天之后的今日,才猛然想到将您的名字输入百度搜索,才敲打键盘来追忆悼念您……

母亲的一生是不识闲的一生。其实母亲也不完全是不识闲的母亲,母亲也懂得识闲,只是不允许她识闲罢了。母亲把我们兄妹四个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大,能识闲得了吗?母亲又是养猪,又是喂羊,又是怕撂蛋的鸡儿跑去别人家的窝里下蛋;又操持着一家七八口的一日三餐,能识闲得了吗?母亲夏日怀里搂着妹妹坐在阴凉地里纳鞋底,冬日里在油灯下借着微弱灯光缝补衣物,能识闲得了吗?在农业社的日子里,母亲有时还得被迫提着薅锄子拃一双小脚到田头薅苗子挣工分,能识闲得了吗?我不甘心,将“不识闲的母亲”连同她的名字一起输入百度搜索,还是无果。

母亲是心灵手巧的。母亲没上过一天学,可母亲会背《三字经》,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一边搓麻绳一边背,一直能背到父子亲,夫妇顺。我自愧弗如。母亲会绣花,用各色的丝线在白布上绣,在鞋垫上绣,在“腰爪爪”上绣。绣牡丹,绣荷花,绣鸳鸯,绣仙鹤,绣石榴,绣松柏。左邻右舍的婶婶嫂子们时常上门请教母亲绣花的技艺。母亲把绣好的鞋垫、腰爪爪送给出嫁的姑姑们作纪念,尽一个当嫂子的心。母亲还会剃脸。给自己剃,也给左邻右舍的婶婶嫂子们剃。将一根线对折后再缠绕几下,一头咬嘴里,一头撑开在拇指与食指上,一张一弛,在脸上,在额头,在鬓角,汗毛便被剃掉了。婶婶嫂子们无不夸赞。我不甘心,将“心灵手巧的母亲”连同她的名字一起输入百度搜索,还是无果。

母亲是会过日子的母亲。在物质极其匮乏的年代里,母亲能将玉米面,高粱面,小米面翻新着花样来做。今儿个做成窝头,明儿个做成发糕;今天做成饸饹,明天搓成鱼鱼儿;今儿焖成米饭,明儿换作摊滑儿。这样,原本不顺口的食物,经过母亲的料理,便也有了些滋味儿。母亲恨不能将一分钱掰成两半儿花。我的铅笔用得再也握不住了,母亲便会给我一颗鸡蛋,让我到供销社换铅笔。一支带橡皮的铅笔4分钱。一颗鸡蛋5分钱。有时母亲会向我讨要那剩下的一分钱,有时会让我用那一分钱买颗糖。我不甘心,将“会过日子的母亲”连同她的名字一起输入百度搜索,还是无果。

几经搜索,在百度里还

是没有找到我的母亲的印记。我欲哭无泪不,不是无泪,而是把泪咽到肚子里了!

像所有的母亲一样,我的母亲是极为普通、平凡、不起眼。母亲她又是非凡的、洋气的、伟大的、耀眼的母亲!在电脑的百度里搜索不到我的母亲,可在我心灵深处却永远珍藏着一个不识闲的、心灵手巧的、会过日子的母亲!(李元岁)


分享到: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