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自治区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管 内蒙古网络文化协会主办

设为首页 收藏 登录

当前时间

活力内蒙古官方账号: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草原文艺 >> 特色副刊

淡淡高原红浓浓乡土味——内蒙古闪小说印象

分类:特色副刊  2020-12-09 11:20:45  来源: 内蒙古新闻网   热度:
闪小说,形式在闪,实质在悟,目的在省。我们内蒙古的闪小说,归结起来,就是淡淡的高原红,浓浓的乡土味。”内蒙古闪小说委员会会长迟占勇这样评述。

“我们的闪小说创作,其实是把我们积累在心里的精彩故事,以闪电的形式,给人瞬间的愉悦和沉思,在感悟的同时,品味悠长的理念。闪小说,形式在闪,实质在悟,目的在省。我们内蒙古的闪小说,归结起来,就是淡淡的高原红,浓浓的乡土味。”内蒙古闪小说委员会会长迟占勇这样评述。

  起步与发展

  “闪小说”是,源于英文flash fiction。“闪小说”是文章整体(包括标题及标点符号)字数限定在600字内的小说新样式。它既是文学的、具有小说的特质,又是大众的,具有信息时代多渠道传播的特色。这类小说,具有小小说的基本特征,但又有其自身的特点。具体说,在写作上追求“微型、新颖、巧妙、精粹”。微型,指篇幅超短;新颖,指立意别出心裁;巧妙,指构思精巧;精粹,指言约意丰。

  内蒙古闪小说委员会成立于2018年4月18日,成立短短两年多来,形成了以赤峰为中心,辐射内蒙古其他地区,并有全国其它省市区闪小说爱好者加入的创作群体。

  近年来,内蒙古本土闪小说作者不断涌现,闪小说作者素质不断提高,作品质量不断上升。内蒙古闪小说创作,赤峰市位于领先地位,被业内人士称为“赤峰闪小说现象”。内蒙古涌现出一批致力于闪小说创作的作家,以迟占勇为首,周志华、谭志刚、科恩、连河林、田草、王文英、陶旭东、木槿、杜华、北春、杜景礼、吴国丽、舞语、周艳敏、张国星、朱方鹏、艾红、杨庆发、王海、刘允同、郭艳春等一批优秀闪小说作家,用优美的语言、独特的故事设定,把古老的传承与时代的交响嫁接到一处,用笔墨讲述生活的真谛与精彩。他们用闪小说这一新兴文学体裁,描绘着内蒙古大草原的特色和火热生活,讴歌着内蒙古草原的巨变。而他们,也成为内蒙古地区闪小说的中坚力量。

  近几年来,内蒙古活跃的闪小说作家,频频出手,不但在自媒体上推出作品,还在《小说月报》《天津文学》《山西文学》《今古传奇》《特别关注》《吴地文化.闪小说》《人民日报》《内蒙古日报》等多家国内外报刊上发表作品。他们走出了赤峰、走出了内蒙古。

  内蒙古闪小说委员会成立以来,大力推广闪小说,出版了国内首部节气闪小说《光阴谣》和节日闪小说《灯火》。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闪小说专委会会长程思良称内蒙古闪小说“异军突起”,成为北方闪小说重镇。这两部书的出版,引起强烈反响,为宣扬中国传统文化做出贡献。节气闪小说《光阴谣》出版被列为当年“中国闪小说年度十大热点事件”之首。

  内蒙古闪小说委员会组建闪小说创作基地,设立“内蒙古闪小说公众号”,推出闪小说作家、作品,还每个月推出“节气”“节日”“故乡人物”闪小说主题,吸引了大批内蒙古乃至省外作家参与,点击量与目俱增!目前,内蒙古闪小说群已组建,有260多名爱好者加入。内蒙古的闪小说以其自身的魅力吸引着来自四面八方的爱好者。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内蒙古闪小说创作者已不下千人,仅赤峰市就有数百人,包头市、通辽市、呼和浩特市以及内蒙古邻近的朝阳市、大连市、锦州市都地都涌现出不少闪小说创作者,他们已成为全国闪小说创作的生力军。

  王连志,卖油条的,一个多才多艺的中年汉子,他初遇闪小说便疯狂地爱上了字,白天卖油条,晚上写闪小说,积极参与内蒙古各种闪小说创作活动。如今已发表了很多有分量的闪小说作品;

  玄玉华,内蒙古通辽市山区放羊汉子,对闪小说产生极其浓厚的兴趣,2019年年会,他自费从遥远的通辽山区来到赤峰参加;

  连河林,内蒙古土默特敕勒川镇一个山村的农民,对闪小说一往情深,写出了大量有深度有厚度有温度的闪小说作品;

  科恩,用蒙古语创作闪小说,他的闪小说有着浓郁的地域特色……

  风格与特色

  迟占勇,是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闪小说专委会理事、内蒙古闪小说委员会会长,他的闪小说作品散见于《小说选刊》《芒种》《天津文学》《草原》《人民日报》《中华日报》(泰国)、《世界日报》(菲律宾)、《内蒙古日报》等中外报刊;有作品入选《聚焦文学新潮流——当代闪小说精选》《中国当代闪小说精品》《2010——2011微型小说名家精品排行榜》《闪小说超值经典珍藏书系》等刊物;出版闪小说集《朦胧年华》等文集;主编中国首部节气闪小说集《光阴谣》和国内首部节日闪小说集《灯火》;曾获多个全国闪小说大赛金奖及一、二等奖。

  迟占勇的闪小说《金佛手》用白描的手法,描写了县交通局组织职工干部到外省文物大县考察,这“变相的旅游”让领导和职工们都兴致勃勃……这篇《金佛手》,是一剂猛药,直捣现实生活的痛处。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才是真正的文学创作。

  《黎明》延续了迟占勇闪小说一贯的风格,于平淡的寻常之处发掘人性的闪光点,使人读之如沐春风,有着徐徐而来的温暖。小说的人物有慈爱而知大节的婆婆,有孝顺隐忍的儿媳妇,还有纪律严明爱护百姓的官兵……每一个人物都个性鲜明,贴切的语言使得人物形像更加饱满、立体,这与作者平时对生活细致入微诉观察密不可分。

  吴国丽的闪小说《求雨》,着眼于普通人物的日常小事,语言朴实贴近生活。作者没有刻意追求结尾那一“闪”,而是留下让人深深思索的空白。

  连河林的闪小说《我给仇人一个微笑》,揭示了人性的复活。仇恨或恶念,是我们心中的杂草,如果我们主动清扫,就会让心灵重新拥有一片净土、一片葱郁、一片阳光。

  杜华在《闪小说二篇》里,一是写了《相思鸟》,一是写了《套路》。这两篇闪小说,不是写时代的疾风骤雨,而更多是写日常生活中小人物的悲喜人生。

  “闪”出感动

  闪小说创作对文字要求很高,由于字数限制,写作时要截取最能触动心灵的横断面,用最洗练的语言,把丰富的内涵表现出来。闪小说下笔容易,反转很难,构思不好,容易写成故事,无波无澜。我认为它和喜剧小品有着极高的相似度,开头要系好包袱,结尾还要很自然地把包袱抖出来,以达到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效果。

  周志华是内蒙古闪小说代表性作家。其作品意味悠长,充满诗情画意,多以温馨温暖为主调。一个作家形成自己的风格很重要,周志华擅长散文,把散文写法融入闪小说,是一个很好的尝试。他的闪小说《除夕》,创作灵感源于小姑子年三十接到的一个陌生电话,那人张口叫她丫头,婆婆去世多年,这一声丫头叫得她泪眼婆娑。作者记录下这动人的瞬间,创作了这篇反映亲情的闪小说,感动不少人。闪小说《七夕》反映生活中难解的话题,漫漫长夜,一老一少孤寂地守着月亮,艰难地熬着岁月,她们是中国农村“留守现象”的缩影,周志华通过浅淡的文字触碰着读者内心最柔软的角落,更希望那团聚,不只在天上,更多在人间。

  王文英的闪小说《流逝》,有着淡淡的伤感味道,文字比较有力量。中年的他走进小巷,从遇见一家三口,到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展开回忆,运用分镜头切换到童年的自己,想起当时的自己莽撞叛逆,与父母不断产生摩擦,待到自己白发染鬓,方才明白父母对自己的爱,可惜父母早已离去。文笔精炼,主题明确。通过少年反射自己,家的背影、少年的背影淋漓尽致,是一篇成熟的闪小说。其题材新颖,谋篇布局合理,让人耳目一新。

  谭志刚是一个多面手。他的作品多有创新,不走寻常路。他发表在《小说月报》的《除夕》在创作上求新求变,改变了用人物对话等推动情节的传统模式,用诗化的意象试图构筑故事情节,用“意识流”等现代主义表现手法着力刻画人物的内心世界。用几百字讲述了一个大爱无疆的故事,作者惜墨如金,母亲和一群聋哑孩子的形象却跃然纸上,给读者强烈的内心震撼。巧妙的构思、诗化的语言、简单的情节,却让人莫名感动。

  杜景礼的闪小说《心祭》,写主人公在文明祭祖过程中,对乡情的体会与珍视。祭祖,其实就是一场寻根之旅。感恩生命的赐予与养育,形式不重要,重要的是心灵的祭祀。这篇闪小说在虚实相生之中,细节推进情节。一个祭亲人的实写,一个想亲人的虚写,一个看“亲人”的虚写,一个报“亲人”的实写——连续的细节描写,使主人公的情感得到了升华。

  陶旭东的闪小说《择婿》,刻画了一个热心助人的好青年,老爷子择婿标准就是心好善良。这与当前一些追求房、款、车高档时尚的结婚标准形成反差。

  史虎琴的闪小说《前大襟后大襟》语言生动幽默,人物鲜活丰满。这篇“前大襟、后大襟”用简洁的文字,把连襟两人从小事上的不捏眼儿,到大事上的互帮助,写得妙趣横生,揭示了人性之善良,情亲之温暖。

  色*恩克的闪小说《冬至》,以自己独特的发现、观察、细致入微的分析,提炼主题,反映社会生活,在生活中寻找题材,将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描写成微小的小说,给读者一个“闪”中思考的画面。人物、故事、环境、细节和结尾,给人奇思妙想,以小见大。

  田草的闪小说《韩老六》,在不经意间描写了一个性格怪异的古董商人,用巧妙的叙述来带动人物形象的起伏跌宕,使人物变得有血有肉。特别是结尾,打破传统小说的写法,采取开放式的结尾,读后意味悠长,留有大量空白,令人深思。

  未来与展望

  闪小说适应当代生活节奏、传播方式和阅读需求,旋风式崛起,成为继长篇小说、中篇小说、短篇小说、微型小说之后的小说家族新成员。

  文学评论家樊发稼说,“闪小说这一新的文学品种、小说家族新的一员,必将作为一种崭新文学现象载入史册。”微型小说理论家江曾培说,“闪小说——小说家族新分支。”微型小说理论家刘海涛说,“闪小说是全民阅读当中的重要文体。”新加坡作家林子称这为“21世纪小说新文体——闪小说。”菲律宾作家王勇称“风行天下闪小说,引领阅读新潮流”,这不是一句广告词,而是一句最精准的概括。

  闪小说既是文学的,具有小说的特质,又是大众的,具有信息化时代多渠道传播的特色。它具有小小说的基本特征,但又有其自身的特点。如果说微型小说是诗,那么闪小说则是诗中的绝句。

  目前,中国闪小说呈现多面突进的发展态势:不仅成立了全国性的学术组织——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闪小说专业委员会,还成立了近20个省市级闪小说学会;闪小说创作者老中青兼有,遍布各行各业,其中不乏王蒙、莫言、冯骥才等文坛大家的身影;闪小说风靡网络,众多知名网站纷纷开设闪小说版块或专栏,而闪小说阅读网、闪小说作家网等专门网站更是吸引了无数闪小说爱好者;数百家中外报刊开设了闪小说专栏或刊发闪小说作品;数十家出版社推出了200多部闪小说集,一些闪小说集登上中国热销书排行榜……

  应运而生、顺时而长的内蒙古闪小说,正与时俱进,在探索中前进。(犁夫)


闪小说乡土味

分享到: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