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自治区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管 内蒙古网络文化协会主办

设为首页 收藏 登录

当前时间

活力内蒙古官方账号: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草原文艺 >> 本土作家

敢问路在何方

分类:本土作家  2017-01-03 16:29:21  来源: 中国作家   热度:
何明亮,笔名荷岛,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诗》(香港)、《秋水》(台湾)、《中国作家》等数十家报纸杂志。


1

简介

何明亮,笔名荷岛,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诗》(香港)、《秋水》(台湾)、《中国作家》等数十家报纸杂志。

主要作品:电影文学剧本《情在天涯》《腊七腊八》《憨牛》《月上柳梢头》《入乡不随俗》《马踏飞贼》《一个人的那达慕》《回头爱情没有岸》《社区书记》,诗集《玫瑰河》,长篇小说《神龙玥》。

2

独白


在创作电影剧本《情在天涯》的时候,我从没有想过将来的路怎么走,更没有想过这条路会不会迎来曙光?编剧于我,是探索,是追求,是梦想。

最初踏上文学创作之路的时候,是从诗歌开始的,后来涉足散文和小说,而从事编剧,可谓是偶然中的必然。之所以说偶然,是因为当初还没有做好写剧本的思想准备,一次偶然的际遇冒冒失失地踏上了编剧之路。之所以说是必然,缘于从小对电影的痴迷,从小就有揭开电影神秘面纱的冲动,乃至于立下写剧本的志向。

1968年,一千零八十七名南京知青响应国家号召,来到鄂尔多斯下乡插队,把他们的青春和汗水抛洒在了美丽的大草原,2008年,迎来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四十周年。为了回顾知青历史,增强报纸的人文历史厚重感,编辑部决定开辟一个栏目,专门刊登南京知青故事,而这项工作就落实在了我的名下。我在采访知青过程中,被他们可歌可泣的事迹深深打动,遂萌生了撰写剧本,将他们感天动地的故事搬上荧幕的念头。有了这个想法后,我一方面组织材料、勾勒剧本结构框架,一方面买来相关书籍,学习掌握剧本创作方法。皇天不负有心人,历时数月,《情在天涯》剧本终于出来了,很快得到了专业人士的认可,很快便有人着手筹拍事宜。但在突如其来的世界金融风暴面前,很快又下马了。此后是上马下马,下马上马。2012年,一家影视公司再次筹拍《情在天涯》,一切看上去都很顺利,外景地也选了,剧中的演员也部分地敲定了,但在接下来的运作中出现了新的问题:导演提出要修改剧本,根据他的意图,要将剧中的女主人公设定为死亡,然后,男主人公一路追寻死亡原因,最终发现这是一场误会,女主人公死而复活

对于如此安排故事情节,我有自己的意见。首先,把剧中人物的命运设计成《漫长的婚约》《云水谣》那样的故事,一是落于窠臼,拾人牙慧。二则与那个历史大背景不甚相符。因为在那个时代,每个人的出行都有公社或相关单位开具的证明,没有证明,寸步难行。何况,知青是那个时代的主流人物,他们的一言一行都受到全社会的广泛关注,一个知青的来去都有着明确的记录,更别说死亡了。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设计人物死亡误会,未免太过牵强。即便是死亡误会能够成立,那么,第一个追寻死亡者的人是公安民警,而不是知青。其三,该剧的初衷是想通过一个知青的经历,体现人间至诚的亲情、友情、爱情:额吉为了女儿的幸福,不惜用强心剂换取短暂的健康,骗女儿随江楠回南京;巴特尔,一直深爱着苏雅拉,但最终他将自己的爱情转化为友情,成就了恋人与情敌的爱情,并且为了这份友情,他主动承担起照顾额吉的责任;江楠对苏雅拉,既有兄妹般的亲情,也有真诚的友情,还有刻骨铭心的爱情。正是这种多重的情感,使得他不惜放弃回城的机会,决定留在草原与苏雅拉结婚,但因为卧病在床的母亲,他不得不回城。

我的初衷不是体现一个人的爱,而是很多人的爱,甚至可以上升为整个草原的爱。江楠之所以不顾病体要回草原,不仅仅因为那里曾给了他第二次生命,还有那不是母亲胜似母亲的人间真爱;生死相依的初恋挚爱;肝胆相照的纯真友爱。

由于意见相左,再加上投资方的广告植入要求,我只能选择放弃。

经此挫折后,我有些彷徨了,要不要继续写下去?是不是每一个剧本搬上荧幕都要经过三番五次地折腾?倘若折腾出结果来怎么也好说,倘若没有结果呢?我不敢想了,也不愿想了。我清楚,摆在我面前的路只有两条,一条是搁笔,一条是坚持。搁笔,意味着向失败低头。坚持,则意味着继续接受煎熬、挫折甚至失败。

有段时间,我刻意地对电影市场进行了分析研究,希望找到一条快速上道的捷径。但我很快发现,这样的想法是极其幼稚的,且不说世上原本就没有什么捷径可走,最关键的是自己很难入群,大多数观众趋之若鹜的电影,我不太喜欢,我爱看的电影,很少在院线上映。接连几届的奥斯卡金像奖电影,就始终没有进入本地的院线。当初《国王的演讲》《一次别离》上线时,还是在邀约了几位朋友的情况下,才得以观看(观众少了不放映)。就是国产影片,我渴望看到是《集结号》《归来》《金陵十三钗》《一九四二》这样的电影,而这样的电影几年也难得一见。我也常常为这样的电影不能获取高票房而深感惋惜,深深地为能够写出这些剧本的编剧喟叹不已。

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也写出这样的剧本来,但我会努力,不管成功与否,我要一直坚持写下去。那么,写什么呢?就从自己熟悉的事物写起吧。

有一年冬天,朋友邀约去乡下吃杀猪菜,这是一种本土极受欢迎的民间特色菜,每当冬天来临,客居城市的人们便三五成群地相约去农村吃这杀猪菜。那是个离城不算太远的农村,车程也不过个把小时。大家在城市待久了很想去乡下体验农村生活,于是早早就出发了。虽然是冬天,万物萧条,但乡村的风景还是别有一番韵致,一路走走停停游游玩玩的,不觉间就到了。时间是上午十点来钟,猪已经杀倒,朋友年逾花甲的父亲和几位年龄相仿的村民正在给猪褪毛,大家一看帮不上什么忙,就又到附近山头溜达去了。又过了两个来小时,估计杀猪菜该上来了,于是返身回去。谁也没想到,猪还在架上吊着呢,哎,人老了,说不行就不行了。这要是往年呀,两口猪也收拾停当了,朋友的父亲歉意地说。

那天的杀猪菜,直到下午两点多才上来,朋友们一个个吃得津津有味,我却丝毫吃不出味道来。年轻人都进城打拼去了,农村只剩下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他们的生活不可谓清贫,不可谓富裕,也不可谓幸福快乐……有感而发,于是就写了电影剧本《腊七腊八》。

这些年,先后创作了十来个电影剧本,既有农村题材,也有草原探案题材,草原那达慕题材,还有城市爱情题材等,这些剧本都是根据现实生活故事创作出来的,每一部都很接地气,遗憾的是,至今还没有一部被搬上荧幕。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不管未来的路途怎样,也不问这些剧本能不能搬上荧幕,我会一直写下去,写下去……

3

追光灯


前些日子,一次很偶然的机会,在《中国作家》杂志上看到了一个名为《情在天涯》的电影文学剧本,眼前为之一亮。《情在天涯》取材于20世纪六七十年代“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故事讲述的是南京知青与草原牧民间产生的故事。国内关于“知青”题材的电影拍过许多部,但《情在天涯》完全是另外一种叙事形式,它没有停留在单纯的爱情纠葛里,它通过剧中人物不同的思想命运,把人间挚爱真情——亲情、爱情、友情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我想起了伊朗电影《一次别离》,这是一个讲述家庭亲情伦理与社会阶层差异纵横交织的故事,然而,就是这样一部“剧情并不复杂,拍摄费用也仅有30万美元”的小成本电影,一举打败了投资6千万美元、票房超过10亿美元的《战马》,成为84届奥斯卡最大的赢家。

我希望有投资方慧眼识珠,将这个剧本搬上银幕,兴许会放一颗卫星哩!

——肖亦农(作家、剧作家)

 

认识何明亮有些年头了,当初的相识是从电影剧本《情在天涯》开始的,那时的剧本名叫《草原恋》,经过多年的修改打磨成为今天的《情在天涯》。遗憾的是,几经努力,苦口婆心,耗尽心血,这个剧本至今仍未搬上荧幕。我想遗憾不只是个人,时隔数年回想起这部作品,依然坚定地认为它不失为一部接地气的优秀的作品。

《情在天涯》讲述的是四十年前发生在鄂尔多斯草原上的一段故事。它是一段什么故事呢?是“铭心刻骨的亲情、舍生忘死的爱情、淳朴无私的友情”组成的人间至情大爱!这个剧本和剧情一样,也经历了许许多多的曲折和坎坷,聊以自慰的是,这个剧本被《中国作家》杂志采纳,发表在了2015年第12期。

如今的电影市场较过去有了很大的改变,产业化的创作理念和运作模式极大地提升了中国电影的竞争力,期盼如《情在天涯》这样的广受中老年观众追捧的影片也能在市场占有一席之地。这毕竟是一个时代的记忆,整整一代人的记忆。

——徐成林(内蒙古电影制片厂导演、剧作家)

 

如果一个剧本数度筹拍,又数度搁浅,这对于任何一个编剧来说,都是莫大的打击。然而,何明亮在经历了这样的折磨之后,却能安之若素,坚持“耕耘”,实在是难能可贵。

何明亮几经折磨的这个剧本叫《情在天涯》,这是他的处女作,也是他最为钟爱的一个剧本。正因为如此,才注定了这个剧本的坎坷命运。2012年,有一家影视公司要拍摄这部电影,根据投资方要求,要植入现代商业广告。这样一来就破坏了原剧的故事情节,被何明亮严词拒绝而再度搁浅,何明亮再没有将这个本子示人,直至去年发表在《中国作家》杂志上。

作为新闻记者,何明亮有着敏锐的观察力。按说,他应该掂量出什么样的题材容易叫座,什么样的剧本导演喜欢,但他非常执着,只写自己喜欢的题材。用他的话说,他要把一些东西记录下来,保存起来,不要让它们流失掉。

这些年,何明亮陆续创作六七个本子,每一个都很接地气,每一个都充满浓郁的生活气息。除了《中国作家》之外,陆续在一些地方杂志上发表。如今他的创作势头依然很旺,创作路子也越来越宽。我相信,何明亮通过辛勤耕作,必然会有丰硕的成果,也必然会有作品搬上荧幕。


——王茂荣(作家,鄂尔多斯市文联副主席、市作协主席)

敢问路在何方

分享到: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