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自治区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管 内蒙古网络文化协会主办

设为首页 收藏 登录

当前时间

活力内蒙古官方账号: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草原文艺 >> 本土作家

塞外胡胡:麦田悠悠

分类:本土作家  2017-07-14 17:24:33  来源: 新长江文学   热度:
塞外胡胡,原名:顾凤霞,内蒙古赤峰市人,1966年出生,文学编辑,自由撰稿人。处女作《出嫁》,发表于《峰华》。


  作者简介:塞外胡胡,原名:顾凤霞,内蒙古赤峰市人,1966年出生,文学编辑,自由撰稿人。处女作《出嫁》,发表于《峰华》。


麦田悠悠

● 塞外胡胡

  我老家是赤峰以西六十里城子乡新庄村的一个叫二等台子的地方,村庄小且偏僻,全村没有二十户人家。也是由于人少地大的缘故,人们一直过着世外桃源一样丰衣足食的日子,即便是有些地方发生饥荒,我家乡依旧在温饱中过活。

  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收获麦子。

  这原因不仅仅是五月麦穗飘香,或者是绿悠悠的麦田经风刮过就麦浪滚滚,或者是沉甸甸的麦穗勾起许多诗情画意。我喜欢麦田,最直观的原因就是那一个个雪白的大馒头。

  


  每到麦收时节,人们不是挥舞着镰刀割,就蹲在地上连根拔,将麦子一个一个捆起来,麦穗朝上码在一起,一簇一簇放着。这时候,总有麻雀偷吃麦粒,就有几个上年纪的老人专以打麻雀。他们戴着大草帽,扛着鞭子,顶着日头,一边抽鞭子一边喊。那雀儿也就从这里飞了,到那里落下,和人们捉迷藏。

  吃午饭的时候老人们都急匆匆的,撂下碗马上就走。

  麦子进场院了,像是多大的事情一样,这边卸车,那边就铡刀飞舞,秸秆里面有麦穗,大多女人们就围在秸秆旁挑麦穗。那欢庆的场面真是喜欢。小孩子拍着巴掌玩闹。

  打麦子是大青马拉着碌碡压的,麦粒不一会就在麦穰下铺一层。人们不时扒开看看,满意的神情,笑着说“好收成!好收成!”

  馒头好吃,可也不是容易到嘴边的,分到麦子还得晾干了,加工之前还得拿毛巾将麦粒抹干净,这样加出来的面才白。

  我们那个偏僻的小山村,没有机器,就打听着用自行车或者毛驴,再就是几家子赶大车把麦子送到十里二十里之外的地方加工,时常都是在二半夜赶回来。家里的期待和兴奋,没法说。

  


  家家蒸馒头,和过年一样,谁家的馒头开花了,一掀锅,恨不能全村人都知道。

  那时的农村白面是奢侈品,看病人送礼物送上几斤好面,一辈子忘不了。

  种麦子,吃馒头,不是所有山村都有这福气的,每到冬去春来,必定要将麦田浇透水,几番解冻,最后在清明节之前将麦种播下。每当上水浇地的时候,人们就围在大井旁边看水,水流的很起劲,人人就欢笑了。而那井就是全村人用铁锹挖的,然后人工用河卵石和着水泥打起护壁。

  多少年多少代下来的,记不得从哪一天开始,馒头不稀罕了,到在嘴边也不那么费事了,人们对种麦也不那么热衷了。可是,悠悠麦田的情景依旧那么迷人,他好像积攒了越来越厚实的故事,然后将这故事融入到人的骨子里,给人一份来自黄土地的安慰。那些萦绕在脑海里麦田的风景,扑鼻的麦穗的醇香永远荡漾在人的心底,世世代代滋润渴望的心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