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自治区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管 内蒙古网络文化协会主办

设为首页 收藏 登录

靓丽内蒙古

当前时间

活力内蒙古官方账号: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草原文艺 >> 本土作家

浅析严歌苓长篇小说《陆犯焉识》典型人物塑造

分类:本土作家  2018-03-13 17:15:48  来源: 红马读书会   热度:
按照陆焉识孙女陆学锋的话说,这部小说取材于陆焉识坐牢二十多年出狱后的记忆,是孙女为其祖父整理的。


  按照陆焉识孙女陆学锋的话说,这部小说取材于陆焉识坐牢二十多年出狱后的记忆,是孙女为其祖父整理的。

  因此,陆焉识是小说着重塑造的主人公。

  论身份,陆焉识是留美海归,大学名校教授;论人才,他风流倜傥,学识一流。但不幸的是,现实将他的身份转换为囚犯,非人的折磨,导致他人性扭曲,人格分裂,变得近乎猥琐。

  一个高明作家,自己所要表达的人生观、价值观,不是自己要直白或议论,而是借故事中人物之口,无痕迹自然流露,自己永远居于文字背后。

  写陆焉识,这个传记式的人物,用作者自己的话说,就是“近年来一直萦怀于对自身家族史特别是对其祖父人生遭际和精神世界的探寻”。读这部书,让我不时联想到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地下室手记》,和索尔仁尼琴的《牛犊顶橡树》,因为这两部作品,同样反映了主人公的监狱生活。特别是陆焉识在服刑期间,用记忆书写对妻子婉喻的怀念与愧疚,“老几(陆焉识)靠记忆把婉瑜的信存档,按年月日编号,一封不露地保留起来,然后就把实质的信纸烧毁”。索尔仁尼琴也是这么干的。

  监狱生活太痛苦了,简直是非人的待遇。陆焉识活着的唯一理由就是出去看一眼自己亲爱的女儿,向妻子婉喻忏悔自己的过去。那么,脱离监狱便成了陆焉识的迫切希望。这希望既是陆焉识的,也是我的。读着,读着,我的同情心、怜悯心开始泛滥,遂产生让陆焉识越狱的想法。当然作者的安排也正好与我不谋而合。于是有了陆焉识的越狱,有了他被抓,有了他差点丢了性命。

  他的性命是一条贱命,但他即使丢了人格,丢了尊严,也不愿抛弃它,因为他要用它去见久违的妻子婉喻。

  写犯人生活,对犯人身心俱裂的感触那么熟悉,即使作者亲身经历一回,我想也不过如此。艺术的真实性原则在书中得以完美体现。

  犯人也是人,况且他们中的绝大部分都是良善之辈,是冤屈的。无辜、无奈是他们生活的常态。在一个人性扭曲的年代,一切都可以不合情理:“他在白眼和难听话里生活太多年了,好听话和正眼看他倒让他觉得可疑”。

  小说还刻画了两个形象丰满的女性。

  读这部书,你不难发现,小说最前部分和最后部分很有艺术性,这是因为前边写了恩娘,后面写了婉喻。婉喻是活脱脱恩娘的盗版。虽说用在两个上海女人身上的笔墨,与中间写陆焉识漫长服刑生涯相比,篇幅并不算大,但我觉得,正是这不太大的篇幅,成为小说最精彩的部分。而中间写陆焉识的大部分篇幅,尽管也不俗,但至少不如首、尾两部分那么出彩。

  恩娘和婉瑜受传统男尊女卑、夫唱妇随思想影响极大,二人皆系悲剧人物。尽管如此,却也写出了女性的非凡、可爱、伟大,这与《红楼梦》自始自终赞美女性的主题异曲同工。可以看出,严歌苓作品受《红楼梦》影响极大,这从她写陆焉识坐牢前组织只允许带三本书,而他只带了《石头记》这一事实得以佐证。

  严歌苓写女人,柔情似水,也和曹雪芹歌咏女性如出一辙,只是,《石头记》是男人的如水文字,而《陆犯焉识》是女子的水样笔触。这恩娘,心思缜密,婉约可人,不由让人联想起另一位上海女作家王安忆笔下《长恨歌》主角王琦瑶。她们都是很有上海味道的女子。

  阅读中,我们发现,只要恩娘和婉喻一出现,那灵动、诗意的语言就回来了,挡都挡不住。此刻,你会觉得语言也会开花,那芬芳是别样的惊艳。上海女人都有针尖一样细密的心思。她们把她们写活了,写绝了。

  婉喻是本书人物塑造最成功的形象。巩俐与陈道明主演的改编电影《归来》对此有突出表现。婉喻自始至终深爱陆焉识,待焉识出狱归来,婉喻却患上失忆症,竟然认不出眼前的焉识,于是仍一如既往等待二十多年前的那个陆焉识。等得固执,等得可爱,等得不二。等,将故事不断推向高潮。

  插叙的频繁使用,是这部小说的又一特点。巧妙地回忆主线上的故事或不间断重复一些重要情节,一方面可以使读者“温故而知新”,防止记忆断电。另一方面可以使一些激动人心、有泪点的细节,不断煽情,深化主题。同时也使小说产生节奏感,便于故事起伏和抒情。这种表现手法,在影视作品中常用,尤以韩剧表现最为突出。严歌苓不少小说,包括我读过的《芳华》,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语言的视觉冲击力极强,让读书变成观影视,让读者变观众,个中人物、事件活灵活现,历历在目。这样的表现手法很高明,在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中发挥到极致。

  随着阅读量的增长,你会逐渐发现,经典文学有着不可忽视的强大影响力。你对一部作品的阅读,会发现某一作品的影子或痕迹,有的是内容上的相似,有的是结构上的接近,还有的是语风语境的亲缘。这种烙印很深,是自觉不自觉的传承,还有的作家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就模仿起自己的偶像作家来。


  作者简介

  


  李炯,笔名牧野,内蒙古临河人。中共党员。大专学历。1986年6月至2002年10月在巴彦淖尔临河市计生局工作,从事过宣传、文秘、政工等工作,先后担任办公室主任、纪检书记等职;2002年10月,调任临河区解放办事处党委副书记;2008年12月,调任临河区委办副主任、党史办主任至今。期间与文学同仁创办民刊《北方诗歌》,并担任过《中国人口报》《中外合资企业报》《南疆诗刊》《内蒙古人口与生育报》记者、特约记者等职。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内蒙古诗词学会会员、巴彦淖尔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巴彦淖尔诗词学会副会长、临河区作家协会主席。著有诗集《爱的色放》《叫醒春天的耳朵》,散文集《思想的雨》《简约地活着》《河套文物》;主编《临河区志》《临河大事记》《临河风物》《美丽的嬗变》等。诗歌、散文、文学评论、报告文学、杂文等作品散见于《散文诗》《散文诗世界》《草原》《历史文化研究》《内蒙古诗词》《鄂尔多斯》《河套文学》《巴彦淖尔诗词》《中国人口报》《内蒙古日报》《内蒙古晨报》《内蒙古商报》《内蒙古党史》《内蒙古地志》《内蒙古人口与生育》《巴彦淖尔日报》《黄河晚报》等报刊;有作品入选《巴彦淖尔优秀作品文集》《雁过无声》《涛声》等。个人辞条入选《巴彦淖尔文学艺术名人录》。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