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自治区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管 内蒙古网络文化协会主办

设为首页 收藏 登录

当前时间

活力内蒙古官方账号: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草原文艺 >> 本土作家

乌兰杰:杰出的音乐理论家

分类:本土作家  2020-08-25 16:28:17  来源: 内蒙古新闻网   热度:
​内蒙古著名音乐理论家乌兰杰的本名叫扎木苏,这是藏传佛教的一位活佛给他赐的教名,是藏语,汉语意为大海。乌兰杰是笔名,在蒙古语里是绿色的意思,源自草原上的一种绿色茅草



  

内蒙古著名音乐理论家乌兰杰的本名叫扎木苏,这是藏传佛教的一位活佛给他赐的教名,是藏语,汉语意为大海。乌兰杰是笔名,在蒙古语里是绿色的意思,源自草原上的一种绿色茅草。乌兰杰喜欢这个笔名,这个名字寓意了他全部音乐活动的底色,说出了草原文化的源头。

  乌兰杰是蒙古族,1938年10月出生在吉林省镇赉县的一个民歌世家,他的姐姐就是后来著名的舞蹈家斯琴塔日哈,母亲是当地的民间歌手,擅长演唱科尔沁长调。从摇篮时代,乌兰杰就聆听着那些优美的歌声。在后来的漫长岁月中,他学习了许多国家不同民族的音乐,但在他意识深处一直鸣响着的仍是摇篮里听到的歌声。

  少年时代的乌兰杰已经在当地小有名气,他不但擅长蒙古族民歌,还能说乌力格尔(蒙古语说书)。人们在干活时,常常让他唱歌解闷,在给乡亲们带来娱乐和审美体验的同时,他也深深被蒙古族音乐感动和启迪着。

  1952年春,乌兰杰接到了姐姐斯琴塔日哈在张家口的来信,这时,姐姐已经参加了内蒙古文工团,于是还不满13岁的他就上了内蒙古干部子弟学校。内蒙古文工团和学校是在一个大院里,为了抢救和发展蒙古族民间艺术,乌兰夫同志指示在内蒙古文工团内建立一个民间艺人小组,由音乐家美丽其格负责,把内蒙古东部地区最有名望的民间艺术家都陆续请来,有马头琴大师色拉西、乌力格尔大师毛依罕、四胡演奏家孙良、长调歌王哈扎布、长调歌后宝音德力格尔、叙事民歌专家铁钢老人,他们都是大师级的艺术家。这个民间艺人小组就成了乌兰杰向往的艺术圣地,每天放学后,他就跑去听大师演奏马头琴和四胡、说好来宝、唱长调。乌兰杰在晚年回忆当年的情景说:“我几乎天天和他们见面,我很勤快,给他们跑个腿,邮个信、买包茶、买盒烟什么的。这样,他们也很喜欢我,在他们唱歌、演奏的时候我就躲在角落里欣赏,觉得那是最愉快的一件事情。我本以为离开老家,说书和民歌就断线了,没想到我很幸运,在这儿我却看到了所有大师级的表演。到现在为止,没有谁超过他们,这给我的印象太深了。使我学到非常多的东西。”

  就这样,少年时代的乌兰杰在大师们的熏陶下,音乐天赋得到了很好的开发,两年后考进了中央音乐学院少年班学习小提琴。不料却因一次意外,摔断了胳膊,伤好后无法练琴,乌兰杰只好改练蒙古族民歌。但因在外地四五年,长时间学习汉语,说书调和好来宝已经开始生疏了,这让远离家乡的乌兰杰陷入极度的痛苦,因此得了失眠症,不得不暂时休学,再次与民间艺人小组的大师们相聚,再次回到了充满蒙古长调、乌力格尔与好来宝的环境中。在充满音乐的氛围中,乌兰杰焦虑的情绪被渐渐抚平,他没有吃药,病却渐渐好了。1959年,乌兰杰从少年班毕业,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音乐系。

  中央音乐学院的学习是乌兰杰音乐事业上的一个重要转折点。他学了中国古代和近代音乐史,学了西洋音乐史。通过学习激起了他的民族自豪感和使命感。他认为:“我们蒙古民族的音乐这么发达,每个时代都有杰出的音乐艺术大师,我们怎么就没有自己的音乐史?于是我就暗暗立志,大学毕业以后,我一定要写出一部蒙古族音乐史,一定要写出一个蒙古族民歌概论。”

  有了这个志向,乌兰杰一边刻苦学习,一边利用寒暑假回到内蒙古,采访当年结识的民间音乐大师,纪录他们演奏或演唱的曲目,听他们讲述民间音乐的历史。大学毕业后,乌兰杰留校教授民间音乐。到了假期,他仍然回到内蒙古,深入到草原深处,向更多的民间歌手、乐手学习,搜集了大量第一手的音乐资料。经过5年的准备,正在动笔之际,他不得不停了下来。然而他当年立下的志向并没有泯灭,于是他重新制定了计划,一方面认真整理已搜集到的资料,另一方面想方设法找书来读。后来在学校的图书馆,只要是涉及蒙古族文化、历史、文学、音乐、舞蹈等方面的书,他都借来,边看边做卡片。

  1977年,乌兰杰从中央音乐学院调回内蒙古,担任自治区文联音乐家协会秘书长。这一年,中国文联,中国音协和广电部决定组织编录“中国民间歌曲集成”,这是一项全国性的重大文化工程,乌兰杰因其对蒙古族民歌长期的研究,自然成了编录内蒙古部分的不二人选。这样,由他负责编蒙古族民歌,王世一负责编汉族民歌和二人台。在各个旗成立了民歌集成办,东起呼伦贝尔,西至阿拉善,开展了广泛的采风,将选好的民歌手集中起来,进行录音记录工作。最终共录制蒙古族民歌、长调、乌力格尔、好来宝上千首。正是有了这次大型的民歌集成工作,又一次为乌兰杰完成他的《蒙古族音乐史》提供了丰富的资料。

  1993年,乌兰杰调入中央民族学院少数民族艺术研究所,二十年前立下的宏愿,终于可以实现了。乌兰杰说:“现在条件成熟了,二十几年的资料积累,编撰民歌集成的经验,理论上的潜心研究,现在动笔正是最好的时机。”此后又经过5年呕心沥血地写作,1998年,我国第一部《蒙古族音乐史》正式出版了。这部展现乌兰杰史学观和研究方法的汉文专著,是乌兰杰几十年来研究蒙古族音乐的心血结晶,书中对蒙古族音乐的历史进行了细致的梳理,清晰地勾画出了蒙古族音乐的发展脉络,填补了蒙古族音乐史研究的空白。

  1998年,国家决定编撰《蒙古学百科全书》,这是一部概述古今中外蒙古学基本理论、基本概念、基本知识的综合性工具书,是学习、了解、深入研究蒙古学的一部传世经典,由20个学科卷组成。其中艺术卷的主编请乌兰杰担任,他曾谢绝了3次,但最终自治区领导还是决定要他担任。这样,乌兰杰组织了几十位艺术家、理论家和他的学生,又用了5年,到2013年出版。通过这卷数百万字的巨著,概括了蒙古族艺术的基本经验,基本资料,基本成果,同时也培养了一批人才。

  乌兰杰的研究领域十分广泛,涉及音乐历史学、音乐文化学、音乐形态学、音乐民族学、音乐哲学与美学、音乐传播学、音乐地理学、音乐文化人类学、宗教音乐及民族音乐研究等诸多学科,50年来,他还著有《蒙古族古代音乐舞蹈初探》《草原文化论稿》《毡乡艺史长编》《蒙古叙事民歌集》等书,并发表论文四十余篇。

  如今,已经耄耋之年的乌兰杰,并没有想就此停下脚步,他还有自己的510计划,还想继续为蒙古族音乐和后辈学生们留下宝贵的财富。他说:“下一步如果我身体还可以,还想要做一些事情,因为什么?几十年来,所见所闻,尤其是采风收集记录的这些东西还没有完全拿出来,在柜子里面还有一些好东西,不拿出来很可惜。至少还有5部专著的资料,我肚子里面积累的音乐大师的掌故,民间传说,历史故事,还可以写10本书。表面上看起来,它不是反映现实,但它是蒙古族生活的历史、是草原文化里深层次沉淀的东西。这就是我的510计划。” (李悦 王新民)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