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自治区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管 内蒙古网络文化协会主办

设为首页 收藏 登录

当前时间

活力内蒙古官方账号: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草原文艺 >> 佳作推荐

大青山抗日小说(十一)

分类:佳作推荐  2017-06-19 16:57:29  来源: 呼和浩特日报   热度:
李大牛和牛副连长进了瞭望台,只见五尺厚的石头墙砌得连个缝儿也没有。


  李大牛和牛副连长进了瞭望台,只见五尺厚的石头墙砌得连个缝儿也没有。人们怕泥巴不干,正在墙根点柴烘烤。瞭望台分两层,四面约有几十个枪眼,可安置一个排的兵力。没有大炮轰,光是带着枪想进村,门儿也没有。

  李大牛和牛副连长看了这工事,心里好高兴:这下好了,就算天气再冷,战士们在这里站岗放哨都不会挨冻了。

  李财焦心地养着伤。他听到部队训练时的喊杀声,早晨起来的跑步声,心里头就痒痒。他盼着自己快点好起来,穿上那身军装,再扎上红红的牛皮腰带,多威武呀,得有多少闺女媳妇追着看!他听说把村里的防御工事修成了铜底铁帮,还盖起了二层哨所,真想出去看看。

  枣枣每天侍候他,他黑丧着脸。每每想到那天晚上她和鬼蹬轮那声音,就气得想用刀子捅了她。可每次严盘实问,她总是否认,而且妈妈、爹爹和慧慧都证实她那天晚上只出去了一会儿。他骂自己活见鬼了,听见鬼叫了,可那粒钮扣又作何解释呢?

  后来,他想无法查清真相就算了吧。他打算伤一好,跟部队一走,像李安一样在部队找个女兵,你枣枣爱和谁睡就和谁睡去哇!

  这天,八路军医生给李财打完了针,嘱咐他经常扶着墙活动活动。他一扶墙,不小心跌倒了。枣枣赶快去扶,李财一记耳光就上了她的脸,骂道:“滚开!谁用你扶老子!”

  枣枣手捂脸向前院跑去,她要向公婆去哭诉。刚拐弯,就遇见了红姑。她早闻李财和她睡过,愤怒之下,冲红姑吐了口唾沫,哭着骂道:“好人死了多少,就你不死!”

  红姑哪是个善茬子?扑了上去,揪着枣枣的头发,里外耳光就打上了。又伸着又长又尖的红指甲,差些把枣枣的嘴扯个口子。两个女人厮打起来,就像两头母猪一齐挨了刀,嚎叫声惊动了全村。

  李大牛和牛副连长正在李家商量下一步训练计划,听到厮打声,出了院,看见红姑把枣枣的头夹在两腿中间,不停地骂:“你男人强奸老娘还没算账呢,你又指着鼻子骂,老娘夹死你!”

  “红姑!”李大牛怒喊了一声,大踏步过去,拉开她,让枣枣从裤裆下爬出来。枣枣又要扑上来,可没站稳,就跌倒在地。慧慧怕她小月流产,赶快往家拉。红姑还不让,又冲上去踢枣枣的肚子。

  “红姑,你可真是小秃子打伞,无法无天了?”李大牛喝道。

  红姑听李大牛说出此话,一头撞在他小腹上,骂:“你还是八路军连长,你们那三大纪律哪去了?老娘和你拼了!”

  李大牛顺手拽住了她的头发,向外一甩,她就面朝天摔在地上。她在地上四肢朝天乱蹬了一顿,裤带断了,干脆,脸也不要了,就脱光裤子,把头发一散,指着李大牛骂起来:“来,你们李家都强奸来哇!李大牛,你来呀!”

  周围看热闹的人围了好几层,都感到不堪入目,都掉过了头。李大牛要在那几年,早就把她用大脚踏稀了!可现在他是八路军连长,这连长的劳什子戴在头上,只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他想躲开,可红姑却像疯了一样,扑上去把他的腿抱住,下死口咬他的大腿。李大牛疼得哇哇大叫,急了,用力一个耳光,才把她打倒在地。

  这时,村里忽然刮起了一股大旋风,卷得天昏地暗。五六个老年妇女一边给红姑穿裤子,一边骂:“这个没头鬼,把老天爷也冲着了!”

  枣枣惹了事,吓得躲进婆婆的屋里,从里插上门。她也悔恨,明知是母老虎,招她干甚?惹出了这事,如果影响了男人参军,一辈子的口实可就落下了。

  她正懊悔着,红姑又骂又喊冲进院,抄起一根大棒,见鸡打鸡,见猪打猪。慧慧紧拦着,被抽了个耳光,鼻子里流出一股血。慧慧用手背擦擦,赶快护住儿子金锁,怕红姑的大棒抡在娃子头上。红姑闯进屋里,砸烂了柜上的油瓶子,连柜中央的神龛也打了个稀烂。然后双手端起了锅,使劲砸下去,当啷一声,生铁锅变成了一堆废铁。她又把橱柜打开,端出碗来,一个一个向窗户砸去。

  慧慧大声喊:“红姑,你真是不知羞耻,反天呀?”婆婆手指雨点般指着红姑泼骂,但她不敢靠近红姑半步。院里的围观者人人切齿臭骂,但谁也不敢上前劝阻。忽然,人们闪开一条道,十来个战士提着枪冲进了屋,把正在乱砸东西的红姑架了起来,连拖带拉,像拖死猪般将她拖出了院子。

  战士们一直把红姑拖到街心。红姑的鞋子早掉了,裹脚布早松了,像孝布一样拉了半街长。人群也像一把大扫帚,争相挤到街心看热闹。

  李大牛一声巨雷般命令:“把她捆起来!”战士们立即把红姑五花大绑起来。

  李大牛挥着手向全村百姓说:“李红姑虽然不是叛徒和汉奸,但在村里一贯霸道,挑拨离间,制造事端,出卖色相,拉拢革命军人,现在,为了惩治恶人,决定对李红姑执行枪决!”

  “噢——好——枪决了好!好哇!”众人齐声喝彩。

  红姑一听要枪决她,挺起胸来,梗着脖子骂:“李大牛,来,你把老娘枪崩试试!”

  “好,你看老子今儿敢不敢崩你!”李大牛宣布,“一班战士听令,安排乡亲站到南边儿!”

  众人哗地向南涌去。

  李大牛立即命令:“二班战士,立正!”

  二班战士一个紧急集合,齐刷刷站成一排。李大牛又大声命令:“枪上膛!”

  哗啦啦,十几支枪同时上了膛。

  李大牛继续命令:“准备射击!”二班战士端起了枪,开始瞄准红姑。

  “预备——”李大牛刚刚要喊开枪,忽然,李红姑那骨瘦如柴的男人柱柱扑了上来,抱住李大牛的腿,求告说:“大牛弟,你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她哇!我求你啦!”

  慧慧也扑过来,拦住举枪的战士们说:“娃娃们,把枪放下,都在气头上,人都会有个悔改的!”说着,求告着,硬把瞄着红姑的枪一支一支扳倒了。

  李大牛大声对乡亲们说:“乡亲们,这个大害不除,村里没有安宁日子!你们不要拉,枪崩灰人不犯法!犯了法,我李大牛用自己的脑袋担!”

  李大牛喊完,又对士兵发出了口令:“二班全体立正!对准目标,预备——!三班战士听令,把她男人拉开!”

  三班战士扑了上去,要把柱柱拉开。这时,红姑着了怕,抱着男人死活不放。她知道,只要抱紧男人,李大牛就不敢开枪。

  “拉开她!”李大牛今天非要枪崩她不可。这时,红姑忽然失声痛哭,拼命打自己的耳光,双膝跪倒在李大牛面前,鸡啄米似的磕着头,哀求道:“大牛老弟,你长短饶了我这一回吧,我再也不敢发灰了。”

  李大牛手指着她的脑袋问:“你不是不怕死吗?”

  “我再也不敢为非作歹了,饶了我这一回哇!”

  这时,柱柱也跪了过来,可怜巴巴求着大牛。

  慧慧也过来说:“大牛,没这个有那个,饶了她哇,她要再灰,一并算账……”

  李大牛息了怒,大声喊:“李红姑!”

  “我在!”

  “你现在就向全村人保证,保证以后不挑拨团结,不称王霸道!”

  李红姑用手背揉着眼。

  “说不说?”李大牛严厉地逼问。

  “说说说,我说!”红姑忘了几个保证,只记住以后再也不卖那个东西了。慧慧赶快扶起红姑,把拉在街上的裹脚布收拢回来,给红姑缠在脚上,安慰说:“以后呀,可不能学赖啦,天底下的事,好有好报,恶有恶报,看今天的事多玄乎。大牛也是吓唬吓唬你,他真要想杀你,还用得着立正呀稍息呀,拔出枪一扣扳机就行了……”

  慧慧搀着红姑,软腰趔腿地往家走,街上的乡亲们还在议论纷纷。

  忽然,一匹快马从北山口踏着尘土飞驰而来,一个八路军战士在大街上下了马,奔到李大牛面前,“啪”一个立正敬礼,把一封信交给了李大牛。

  李大牛接过信,把信递给了牛副连长,牛副连长立即喊:“王建功!”

  “到!”王小胖出列立正。

  牛副连长把信交给他,说:“念!”王小胖先皱着眉看了看,接着低声念道:

  二营八连全体官兵:

  据可靠情报,近日,日军一千多人将要进攻古堡村,从西北方向堵截我军,妄图把我军困死在大青山深处。八连全体官兵要全力出击,击退敌军。如兵力不够,立即向营部报告,以便及时增援。

  二营营长:李宗元

大青山抗日小说

分享到: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