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自治区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管 内蒙古网络文化协会主办

设为首页 收藏 登录

当前时间

活力内蒙古官方账号: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草原文艺 >> 佳作推荐

大青山抗日小说(十九)

分类:佳作推荐  2017-07-17 16:09:05  来源: 呼和浩特日报   热度:
干豌豆一贯仇恨八路军,他和王有功自卫军秘密接受了归绥特务机关的旨意,决定在正月十五晚上联合举兵,消灭驻扎在大青山纵深地带的八路军。


  干豌豆一贯仇恨八路军,他和王有功自卫军秘密接受了归绥特务机关的旨意,决定在正月十五晚上联合举兵,消灭驻扎在大青山纵深地带的八路军。但要想消灭八路军,首先得找个军事落脚点。鬼蹬轮出主意说,只要占领古堡村,既可以举兵进攻,又可以随时撤退,还可以截住八路军的退路。为了保证一举夺取古堡村,干豌豆配置了远程大炮开路,以乔大户的十六团为先锋,又派一个团做后备补充。他们不费吹灰之力就把日本鬼子赶下了城头。他们重新调整了炮位,向古堡村的南山顶发动了猛烈进攻。

  整个古堡村被乔大户控制了……

  李发和李财弟兄俩还在山洞里待着。虽然有大牛留下的一个班战士的帮助,但因李财伤势过重,还在昏迷状态,不便转移。后半夜,大牛媳妇、豆豆、金锁和几个妇女也赶到了洞里。护送她们的战士到各处搜集靖安军军装去了。大家挤在了洞里,等着天明。

  豆豆生下娃子才几天,奔波得回了奶水。

  豆豆爬到李财的身边,拨开眼皮看看,又号了号脉,觉得还不算危险,用手背量量眉额,温度很高,就从洞口砸些冰块放在了他的伤口处和脖子下。李发的状况要比李财好些,但也发着高烧。豆豆转身又要去砸冰,被李发拦住了。

  “豆豆,不要去了,我不碍事的。”李发叫住她。他发现她的裤腿里往下流着血。他拿起了刺刀,把自己前额的头发割了一撮,在火堆上炒干研碎,又用一个瓷缸子熬了熬,递给豆豆,说:“月子里,要格外对付好身体,要不会落下一辈子的病啊!”豆豆感激地点点头,眼里流出了泪水。

  干豌豆的部队炮轰古堡村时,隆隆的炮声把山洞里刚刚入睡的人们惊醒了。洞里的人顿时紧张起来。大家搀扶着豆豆,其他战士轮流背着李财上山,李发也被两个战士搀着,连夜撤退。

  山,平时看去不陡,可爬起来真艰难啊!脚下是冰雪,上三步滑两步。战士们背扶着伤员,每前进一步都十分困难,没爬十来步,大家就累得人仰马翻了。

  金锁一声都不吭,战争使他迅速地成长了起来。他人小,眼神也好,总是在前头探路。他探好了路,让战士们走,还用小脚和小手把积雪清除掉,让后头的人不至于滑倒。

  “金锁,千万别滑倒!”李发总是在后头警告。

  “爹,这点山不算甚,我还上过老虎山,在老虎头上坐过呢!”金锁刚说完,就被雪滑下了坡。一个战士跑上前抱起他,他拍拍冻得红肿了的手,为刚才吹牛有些不好意思,挣脱战士的手,一个冲刺又跑到了人们的前头。

  十几个战士轮换背着李财。李财醒过来了,喊:“别背我了,把我扔进沟里吧!”

  大家为他醒过来而高兴,又轮换了两三个战士,终于把他背上了山顶。可是,最后背他那个战士,却身子一歪倒下了,吐出了一大口血,想说话也没说出来,就死去了。细一看,才是个十七八岁的娃子兵。铁铮铮的李发流泪了,妇女们也都哭了起来。

  李财见年轻的小战士为自己牺牲了,挣扎着要滚下山沟谷底。李发一把拉住,说:“财小,你以后争口气,为八路军好好打仗,不要让大家白救你一场!”

  李发抹掉了眼泪,回头对大家说,“向南不会有日本鬼子,就从这条沟下去吧!”

  第二天,乔大户穿着中校团座的军服,拄着一根古典式拐棍,腆着肥大的肚皮,站在自己的庄园门外向全村俯视,周围站满了警卫。他多么想在村里也显显威风,露露头脸,可惜全村没一个村民了,连完整的能住人的房屋也没几间了,他这种想表现威风的欲望就没有了对象。他不知道家园是日本人毁的,还是自己的炮弹炸的,自感到一丝悲凉。

  鬼蹬轮的屁股后头也跟着不少警卫。如今他戴上了墨镜,披着军大衣,戴着白手套,穿着高筒马靴,军用皮带上扎着小巧的勃朗宁手枪。那威风凛凛的架势不亚于乔大户。他在自己原来的住处溜达了一圈,见房子连根基都被炸翻了,院落没有了一点原来的模样,内心里也不免产生了些悲哀和感慨。

  他们这次回来的目的很明确:打走日本人是为了占领古堡村,占领古堡村后是为了消灭八路军。更主要的是,乔大户的财宝需要从古堡村转移。

  鬼蹬轮总觉得八路军有一种不可战胜的力量,虽然艰苦朴素,但个个都是铮铮铁汉,不像国民党的队伍,有吃有喝,穿戴威风,但打起仗来全凭炮火开路,特别是这几个月,他看到国民党部队军心大乱,逃兵每天都有,而兵源只能靠抓丁。八路军却在日益壮大,英勇善战,以后的天下很可能是八路军的。而自己以前虽然给八路军办过事,但现在参加了国民党,又杀害了五名战士,奸污了李家儿媳,八路军能饶了自己吗?不管饶不饶,他决定再不敢得罪八路军,再不与八路军为敌,这样也许还有个后路。

  “报告参谋长,团座找您!”一个士兵跑来报告。

  鬼蹬轮和警卫们爬上了坡,向乔大户家走去。乔大户正迎上来,鬼蹬轮冷淡地给乔大户敬了个礼,说:“报告团座,有甚事?”

  “给八路军的信送出去了吗?”

  “还没有!”鬼蹬轮说,“八路军在哪儿,谁也不知道。全村人都逃光了,也无法打听。”

  “得赶快把信送出去。紧张罗也要误事了。”

  “是!”鬼蹬轮打了个敬礼,转过了身,走到了一座帐篷里,喊起三个勤务兵,拿出三封信,分别交给他们说:“你们化装成老百姓,分散到各村找八路军,然后把信交给他们的长官。”三个勤务兵领命走了。跟着,另一个勤务兵领进了一个俘虏兵。

  进来的人又瘦又小,脸色苍白,浑身脏得像刚从垃圾堆里拉出来的。他的两只小而灵活的眼睛不断转动着。

  他正是张顽皮。虽然昨天晚上那么混乱,他却既没跟日本鬼子逃,也没跟八路军跑,躲到死人堆背后,想抽个空子逃回老家。结果,乔大户的部队一早就发现了他。

  “甚队伍?叫甚?甚职务?说!”鬼蹬轮头也没抬。

  “小的是靖安军十二团三营四连四排排长张顽皮,因家中有父母儿女,不想打仗,想乘乱逃走,让长官俘虏了,请长官开恩!”张顽皮滔滔不绝,口齿十分伶俐。

  鬼蹬轮抬起头,看这小子长得挺机灵,心里便产生了好感,问:“打算怎么办?”

  “既然被俘虏,我就效忠长官!”张顽皮跪下磕了三个响头。

  “起来!”鬼蹬轮说,“你要说真话,为甚不想给日本人干了?”

  “因为他们是外国人。”

  “好!那你为甚不跟八路军干?”

  “他们太穷。”

  “识字不识字?”鬼蹬轮又问。

  “识,我上过私塾,念过《三字经》、《百家姓》,还有《名贤集》,还会说几句日本话。”张顽皮对答如流。

  “好,你愿意给我当个文书吗?”鬼蹬轮问。

  “愿意,只要吃饱,不打仗就行!”

  “行!”鬼蹬轮很高兴,命令警卫给他取来了一套新军服,头衔比原来的还高半格,按连副对待。

  张顽皮穿上军装,新里新面的,舒适又暖和,“啪”地一个立正,给鬼蹬轮敬了个正规的军礼,说:“谢谢长官,我一定效忠到底!”

  鬼蹬轮拉他坐下,拿出一叠纸说:“你帮我起草一份和八路军合作的文件,内容是双方尽弃前嫌,精诚团结,一致对外,抗击日本人的侵略!必须中午前写出来。”

  张顽皮挺起了脖子。说实在的,他根本没写过什么文件,但在鬼蹬轮面前表现得十分认真,说:“参谋长放心,我一定按时交稿。”

  鬼蹬轮为了让他安心写文件,就出去了。张顽皮拿起笔来,写一行,不对,划掉了;又写一行,也觉得不行,又划掉了。如此三番五次,已过了一个时辰,心想如中午完不成任务,又该往哪儿偷跑呢?他这么想着,在地上来回转,像热锅上的蚂蚁。

  忽然,他想起自己在李家大院接受治疗时,八路军发给自己一沓子宣传材料,里头好像就有优待俘虏、改造俘虏和国共合作一类内容。他把这些材料塞进房顶的椽旮旯里去了。他赶快跑到李家大院,幸好,他们伤员住的房子只炸倒了半间,房顶一半拖在地上,一半架在墙上。他钻了进去,那卷粗草秸造的黄纸还在椽旮旯里塞着。他掏出来一看,哈呀,这可救了大命。以前没好好看,现在一看,这国共合作的道理说得明明白白的。

  张顽皮把材料拿回帐篷,照着黄纸上油印的字,一行一行抄录了三四页子,自己念起来琅琅上口,兴奋得又哼起了东北小调。

  鬼蹬轮没到中午就进了帐篷,看见张顽皮写好的文件在床头上放着,人却呼呼地睡着了。看起来,这文章早就写好了。鬼蹬轮一看,哈哈,太好了,文笔顺畅,内容清楚,也没有废话,连忙喊警卫说:“看来咱们发现了秀才,刚才军衔不够,拿个正连级衔来。”

  张顽皮睡了半个时辰就又被提了半级,非常感动,他站得笔直,给鬼蹬轮“啪”一个军礼后,左一个效忠,右一个效命讲了好一阵。鬼蹬轮心里乐滋滋的,立即命令勤务兵搭个新床,要张顽皮和他同屋居住。警卫支好了军用床,张顽皮给鬼蹬轮脱了马靴,把军大衣挂到了铁架上,接着又撕了块布子,要给鬼蹬轮擦马靴。鬼蹬轮拦住他说:“这不是你的事。写命令、文件、报告才是你的事。有了你,我就解放了一多半。哈哈,我今天走运,总算找到秀才了!”

  中午,俩人不分级别对坐在一起,一人一盅对喝。二两过后,就互相倾谈起了各自的心事,从日本侵略中国到对中国前途的估计和以后个人的打算,真是越谈越投机,越谈越高兴。他们对时局的分析和态度如出一辙。喝着,说着,兴奋地抱在一起,并各自割破手指,喝了血酒,山盟海誓,结成了“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的拜把子弟兄。只一个中午,一对陌生人便成了知己。

  慧慧她们被营救出来后就转移到了黑蛇沟村。黑蛇沟村虽比古堡村大,但战略位置却不如古堡村重要,所以至今没有部队驻扎。这个不到二百户人家的村子,竟有三座庙宇。一座是关帝庙,一座是五道庙,还有一座建筑风格特异的尖顶子道观。三座庙宇都建在村子中心,规模都很大,占了少半个村子。庙宇以南叫南营子,以西叫孙家巷,东边叫周家屯,北边为魏家营子。古堡村的慧慧,正是从黑蛇沟村东的周家屯聘出去的。

  李大牛的部队转移到黑蛇沟村后,为了不打扰群众,就住在这三座大庙里。这天中午,他收到了乔大户的来信。信写得热情洋溢:

  闻悉日军占领了古堡村,我军无比关注贵军与百姓之命运,故昼夜急行三百里击溃日军以拯救战局。国军第十六团团座乔某根据蒋委员长指示,欲趁此机与贵军团结抗日。望见函后来人共谋大计。

  李大牛对乔大户给八路军解围一说根本不相信,认为他另有所图。

  李大牛立即把这一信函送到了八路军总部。

  下午后半晌,一匹骏马从东飞驰而来,八路军总部把一份命令交给了李大牛。总部命令李大牛立即前往古堡村为国共合作做前期侦察和沟通。

  李大牛立即安排牛富贵等营长就地驻扎,发动群众补充兵源。自己带着一个班的警卫,迎着血红的夕阳,向古堡村飞驰而去。

  哨兵把李大牛一行引进了乔家大院。乔大户和以往一样,在大堂的太师椅上坐着,嘴里叼着烟枪。他热情地把手伸出来,示意李大牛坐在他的身旁。

  “李团长,你升得好快呀!”乔大户笑盈盈的,带着祝贺。

  “你也不慢啊!”

  “彼此彼此!哈哈哈哈!”乔大户故意显示出了气度和胸怀,说,“今儿个,不是咱弟兄俩的私事,我希望咱弟兄俩不计前嫌,以国家和民族利益为重,精诚合作,一致抗日!”

  “乔团长的话有道理,我正是遵照八路军总部的命令,和贵军商议此事。”

  “哈哈哈,那好,那好!军中无戏言。老弟,你就先在我这儿住几天,咱兄弟俩好好聊聊。”

  “行,只要国共能合作,老弟就陪兄住几日。”

  谈话气氛友好,十分投机。一个时晨后,两位军官带着一股浓烈的酒味走进来,一个是鬼蹬轮,一个是张顽皮。李大牛没认出是谁。忽然,一位团级军官给李大牛打了个立正,敬了个军礼。“李团长,我是鬼蹬轮!”

  “啊?你也回来了?”李大牛惊诧地凑近鬼蹬轮,握住了他的手,“郭老兄,我刚才和乔团长谈了,我们两军很快要谈判。在谈判过程中,你可要往好的方面努力呀!”

  “那是!那是!李团长放心。咱们一个村多少年,你还不知我是甚人?我一向是尊敬贵军的!”

  李大牛对鬼蹬轮很客气。虽然他参加了国民党军队,但并没有做过多伤害老百姓和八路军的事。他拍拍鬼蹬轮的肩膀说:“你的老婆娃子,我们八路军照顾得很好,明天我把他们给你领回来,见见。”

  “太感谢了!”鬼蹬轮有些受宠若惊。但马上小声而真诚地说,“大牛,这么做不好,国共合作是严肃的大事,弄了老娘们有损国颜。我十分感谢八路军对我的关照,这也正是我们两军合作的基础。”

  大牛十分感动,紧紧握住了他的手,捏得他咧开了嘴,此时,鬼蹬轮正要介绍他的文书张顽皮时,张顽皮却早就跑得没了踪影,也就作罢了。李大牛和乔大户分手时,天已经黑了下来,一弯月亮正被几缕棉花似的白云拉着西行。李大牛有一种预感,这回谈判应该不会是个骗局。

  日本鬼子的大队长中村被干豌豆用大炮轰得蒙了头,招架不住,像丧家之犬,惶惶从古堡村逃进了大南沟。仅剩的四辆未被炸毁的汽车上,挤满了溃败的官兵。还有许多溃兵成群结伙,奔跑着向南山沟里逃窜。溃军逃进山里,仅剩五六百人,个个狼狈至极。

  失败得如此惨痛,确实使中村暗自悔恨,悔恨当初不听苟皮太君的训示。临出发前,苟皮太君曾提醒他说:“你别以为八路武器不精就小看他们,八路在作战方面,大大地狡猾。”

  这本是金玉之言。然而,中村傲气十足地说:“总指挥,你不应该长八路的志气。八路子弹奇缺,常把鞭炮放在铁筒里,冒充机枪使用,仅是鞭炮部队而已。

  “不,你的思想太麻痹了。中国有句军事名言:骄兵必败。你作为指挥官,不应该有丝毫马虎,轻敌乃兵家大忌。”

  “总指挥,大日本皇军一定胜利,愿立军令状!”

  “军中无戏言,军法是无情的!你要三思而行。”

  中村向苟皮太君交了军令状,并傲慢地向苟皮太君说:“请总指挥准备给我摆庆功宴吧!”

大青山抗日小说

分享到: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