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自治区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管 内蒙古网络文化协会主办

设为首页 收藏 登录

靓丽内蒙古

当前时间

活力内蒙古官方账号: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草原文艺 >> 佳作推荐

一粒萤火

分类:佳作推荐  2017-08-10 17:22:48  来源: 北方新报   热度:
每每夏日炎炎,总是情不自禁地想起那句“知有儿童挑促织,夜深篱落一灯明”。

  每每夏日炎炎,总是情不自禁地想起那句“知有儿童挑促织,夜深篱落一灯明”。最初读这句古诗时,总觉得那明熠熠于竹篱间的“灯”并不是纸糊灯笼,而是一粒萤火。它不知从哪儿飞来,远远瞥见竹篱前蹲着三五个小小孩童,一时玩性大发,不禁凑上前来,用自己碧莹莹的微光照着孩子们富有生趣的脸,咦,他们在做什么?噢,原来是在扒着草丛寻促织。

  这样的画面,单是想想,已经觉得无限诗意而美好。

  汪曾祺写高邮的孩子在端午节这天吃咸鸭蛋,把蛋黄蛋白吃光了,蛋壳用清水洗干净,“晚上捉了萤火虫来,装在蛋壳里,空头的地方糊一层薄罗,萤火虫在鸭蛋壳里一闪一闪的,好看极了”。

  一只蛋壳、一粒萤火,就可以做一盏风吹不灭的灯,提着,穿过烟火缭绕的街巷,去找他们的玩伴,一定也是简单快乐的事情。

  想想,已有好些年不见萤火,它们不来我的阶前飞舞,不来我的窗畔徘徊,也不来我的梦里逗留,哪怕只逗留一小会儿也好啊。

  我曾天真地想:它们,是商量好了要在田园幽居吗?像一个小小的隐士,终日以天地做衾枕,以草木为良伴,轻易不再来我们的村子,不再慌里慌张地闯进我们的宅院和我们嬉戏,是嫌烟火味太重,还是嫌人声过于嘈杂,怕惊扰了它们心里小小的宁静?

  记得小的时候,曾随父母去田里割稻子。

  有一回,割完稻子,天晚了,月亮上来,我们收好镰刀回家,任由稻子一捆一捆地摆在田里,第二天再来脱粒。

  我们走在田埂上,脚步轻快,裤腿碰得草叶子窸窣窸窣乱响也不怕,因为父母就跟在后边,因为天上有月,驱着四野的黑。

  风轻轻吹过来,带着田野特有的稻香和青草味儿,

  我感受着夏夜的凉爽,心里是欢悦的,因为收完了田里的稻子,接下来就是农忙假,我可以去找屋前屋后的小伙伴一起疯玩了,跳绳,爬山,跳房子,捉迷藏,打玻璃弹珠,玩石子,焗窑,钓鱼……

  还沉浸在一个人的美好设想里,却忽然听得妈妈喊了一声,看呐,萤火虫!

  循着她的声音望过去,果真就见着了萤火虫,点点绿光飘在前面几步远的地方,一闪一闪的,真可爱。

  我们笑着闹着追逐萤火虫,小心翼翼伸出双手,又猛地合上,手掌慢慢打开一条缝,看萤火虫是不是被关在里面。

  我捉得一只,便兴奋大喊,“捉住了捉住了”。合在手心里,时不时打开看看它是否还在,豆大一点绿光照着我的鼻尖,便觉得好玩。走了一段路,才想起问,“萤火虫吃什么?”

  妈妈回答,“它们吃草和露水。”

  我重复着:“吃草和露水。可我们家里并不养草和露水……”于是把萤火虫放了,看它飞,过了田埂,又过水沟,直散入人家的禾田里去……

  如今,已经好久不见萤火虫了,那粒萤火离我们越来越远,童年离我们越来越远,那年夏天的稻香也离我们越来越远。

  也许,我怀念的,并不是萤火,而是一种童真,以及一种逝去了的情怀。(刘凤侠)

一粒萤火

分享到:

相关信息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