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自治区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管 内蒙古网络文化协会主办

设为首页 收藏 登录

靓丽内蒙古

当前时间

活力内蒙古官方账号: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草原文艺 >> 佳作推荐

大青山抗日小说(二十五)

分类:佳作推荐  2017-10-10 15:23:48  来源: 呼和浩特日报   热度:
张顽皮正在等死,刚才那个连级军官又进来了,解开他身上的绳索,让他坐到炕上。

  张顽皮正在等死,刚才那个连级军官又进来了,解开他身上的绳索,让他坐到炕上。接着,一个士兵给他面前摆了张小桌,又在桌子上摆了两盘炒菜和两个雪白的馒头,还有一大碗白酒。

  “吃吧,人死以前有个规矩,好好吃一顿,不过,你只要讲出八路军下一步的打算,吃了饭可以走人。要不然,就甭怪国军不讲人情了!”

  张顽皮饿得要命,拿起馒头就吃,端起碗就喝,说:“好饭,我一辈子没吃过这么好的饭!”

  “我们每天都是这种生活,你何必为八路军卖命?”

  张顽皮见敌人钻了空子,说:“爷给八路军办事,心里高兴!”

  张顽皮两口把一碗白酒喝进了肚,又端起两盘炒菜拨进肚里,拍拍肚子说:“走哇,怎个死法!”

  “拉出去,活埋!”张顽皮被绑上,连推带打,被带到村口一个炮弹坑边,被推了进去。

  “埋!”一声令下,十几把铁锹飞舞,沙土齐下,一会儿就没过了他的脖子。张顽皮急促地喘气,只有出的气,没有进气的声音,浑身的鲜血都被憋到了头上,从鼻子、眼睛和耳朵里一齐涌出来。

  这时,连长摆了摆手,命令士兵跳下坑去,铲去了张顽皮身上的土,把他从土坑里掏出来,他已经昏迷了……

  醒来的时候,他在古堡村的团部里睡着。原来,这是李大牛搞的一场苦肉计。于主任说张顽皮不可靠,到底可靠不可靠,试一试就知道了。李大牛就在下午派了几个人,导演了这场戏。结果张顽皮没招供,两个随行的八路军战士反倒把一切都招了。李大牛盛怒之下,枪毙了两个士兵。

  李大牛亲自领着考验张顽皮的战士,去找于主任。

  一场场血雨腥风,卷走了古堡村的严寒。

  现在的李大牛,已经不是一个月前的李大牛了。

  一个月前,他设苦肉计,用严刑拷打和活埋考验了张顽皮,证明了张顽皮对八路军的忠诚。他到了八路军总部,要和领导说明,我李大牛没有认错人。

  于主任的屋子拉着个缝,他轻轻推开了门,进去了。

  “谁让你进来的?”于主任站起来拍着桌子问,“你懂不懂规矩,进来是要打报告的!”

  “我和你都是团级,我给你打的甚报告?”李大牛顿时也变了脸。

  “我虽和你同级,但这里是领导机关,懂吗?”于主任扶起了黑色的眼镜。

  “哥,别吵了,进于主任办公室是要打报告的!”这时,李大牛才发现,于主任对面坐着一个军人,正是李安。

  李大牛怒了,指着李安问:“你在黑蛇沟村驻防,没经过我的批准,来这儿干甚?”

  李安低头站着,不吱声。

  “是我让他来的,了解点儿情况!”于主任说。

  “你调我的人,为甚不经过团部?万一打起仗来,我的兵马怎么部署?”李大牛抓住了理,“你就是司令员,也应当懂得军规!”

  “这……这个情况是我欠考虑,但是,有特殊情况可以先办后补程序。这也是军规!”

  李大牛坐在了旁边一个木头凳子上,说,“我今天来,是告诉你,我没有做错甚,张顽皮是可靠的!鬼蹬轮功劳大于过错,都应……”

  “你是要我给你平反,是吧?好,你为什么枪决两个八路军战士?嗯?”

  “他们出卖了八路军!”

  “你严刑拷打,搞逼供,他们能不胡说吗?你应当对这两位革命军人的生命负全责!”

  于主任收拾了桌上的信纸和书籍,放在了桌旁,把一支钢笔插进了兜里,扎了腰带,别了手枪,披了大衣,对李安说:“下次再谈吧。”说完,走出办公室,用力一摔门,就把李大牛和李安留在了屋里。

  三天之后,于主任来到古堡村,代表八路军总部下达了处分李大牛的命令。

  李大牛听完决定,解下皮带,脱下军装,把枪摔在地下,和于主任说:”姓于的,老子不干了!”他回了家,拿出一瓶从鬼子那里缴获的日本清酒,咕咚咕咚灌进了肚。然后直挺挺地倒在炕上,一声不吭。

  这些天,慧慧不让大牛媳妇做军鞋和军服了,要她一心把大牛照顾好。慧慧知道大牛爱吃山药糕,隔一天给他做一次送去,并且用鸡蛋给大牛熬汤喝。李发也常去看大牛,但他不爱说话,去大牛那里坐上半天,也想不起一句安慰话来,但大牛十分感谢。

  这一天,他出现在了古堡村的田野里。他拼命地抡着镐头,平复着炮弹炸下的弹坑。他不和任何人说话,只顾拼命地挖土。手心的血泡拧破了,很快出了血,把镐把染红了,但他还是那样拼命地干,他把内心的气怒和愤懑全部都发泄在了镐头上。

  “人家李大牛,做甚也是一条好汉!”李大牛听的就是这句话,出的就是这口气。我李大牛打仗是把好手,受苦是把好手,种地也是把好手。

  李大牛看了看那块怀表,正是晚上七点,他回了家,媳妇已经做好了饭。

  几个小菜马上就上来了。大牛媳妇小巧玲珑也聪明,做的饭大牛爱吃。

  李大牛又拿出了一瓶酒要喝,媳妇说:“甭喝了,喝完了,来个稀罕人怎招待?”

  李大牛松了手,照自己的眉头拍了一把,后悔地说:“当初缴获了日本人那么多好酒,就晓不得多拿几瓶!

  这时,张顽皮从门窜进来。他像猴子一样,半眼没看,已坐在了炕上。他从怀里掏出了两瓶酒,“嗵——”地墩在了小方桌上,说:“哥,今儿咱俩喝吧!”

  “好,太好了!”李大牛说,“哥也是这意思,正和你嫂子争论哩。”

  小方桌上奇迹般地多出三盘小菜。张顽皮,这么个小瘦人,又是菜又是酒,不知怎么装来的,而且像猴子那么灵活。大牛想起了他把情报装进自己口袋的事,佩服他真有功夫。

  “今天,李副团长,不,李安,招待于主任,我在伙房转了一圈,几个菜就进了我的衣襟里。我估计呀,于主任一到,肯定要坐空席,那时,一定要把李安气得鼻子歪了!”张顽皮说。

  “于主任来干甚?”李大牛问。

  “看样子没好事,脸拉得像驴脸那么长。”张顽皮回答。

  “管他呢,八路军总还是咱穷人的队伍,个别灰人,咱不理就是了!”李大牛说。

  “是啊,所以,我受了这么大的气还在你们八路军队伍里干!我有割皮子这一手,走到哪儿不吃肥喝辣?谁愿在这儿受冤枉气?还不是为了给你争口气。如果我跑了,八路军又要说背叛革命了!那时,你就又多一条罪名了!”

  张顽皮说话的工夫,半瓶子酒就进了肚,大牛看都没看见他是什么时候喝进去的,真服了这小子!大牛也仰起脖子咕噜噜地喝起来。

  李大牛骂道,“乔大户跑了以后,愣说是我放的!

  “这话恐怕又是李安说出来的!李安这个人,为了当官,登上别人眉毛上天,他看见你还没有彻底倒了,心里怕你以后整他。所以,一有机会就给你说坏话!于主任这次来,没准是落实乔大户怎么逃的!”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你看李安,一句话不说,见了人就是一面笑,可是,吃人不吐骨头啊!”

  俩人喝完了一瓶,又打开了一瓶。大牛媳妇要抢瓶子,大牛毛了:“放下,你这人,一见我高兴就出来惹气!”

  大牛媳妇不敢惹丈夫生气,只好把酒放在桌上,掉头走了。一会儿,领来了慧慧和李发。

  “快快快,上炕上炕上炕!”张顽皮嗖地跳下地,把李发和慧慧让上炕,他把一条装粮的口袋立在地上,坐在了上面。

  “大牛,少喝点!”慧慧以慈母般的口气说,“顽皮,你也少起哄。大牛这几天心里不痛快,少喝些。听说这日本人要血洗大青山,把咱们整个围起来了,咋办?”

  “唉——大嫂!弟弟现在没权了,问问咱家老四哇!”李大牛说。

  “大牛,听大嫂说一句,我估摸这日本人肯定要来,不说别的,死了那么多人,他们不来报仇?他们这回为甚这么长时间不来,是前几次吃了亏,不敢轻易来,摸准了机会肯定来!咱们还得想个法子。靠古堡村这点儿部队,你不看那训练,每天松松垮垮的,打起仗来,都是尿窝猪,哪能保了百姓?”

  大牛点点头,说:“大嫂,部队万一挡不住日本人,咱农民就得自己拿起武器,光逃跑也不是办法。”

  夜深了,村子里万籁俱寂,一弯淡白的月牙斜挂在天边,陪着满天星斗默默地眨眼。木炭燃烧的淡清气味,硫磺刺鼻的臭味在空中浸润着,始终不散。这是柱柱在山后试制炸药的味道。李安提任后,很重视火药的生产,不仅产量大了,最近试验的地雷威力也很大。


大青山抗日小说

分享到: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