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自治区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管 内蒙古网络文化协会主办

设为首页 收藏 登录

当前时间

活力内蒙古官方账号: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草原文艺 >> 佳作推荐

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

分类:佳作推荐  2019-04-08 09:20:50  来源: 赤峰日报   热度:
掩卷沉思,思绪像一匹脱缰的天马,载着我穿越时空,在云朵间腾飞、飘荡。

  一首《茅屋为秋风所破歌》触痛了我,沉静柔美的心情随着诗人杜甫的茅屋顶草飞渡江郊而坏到极至。

  掩卷沉思,思绪像一匹脱缰的天马,载着我穿越时空,在云朵间腾飞、飘荡。飘啊飘,飘向久远久远的一个地方,俯瞰时,惊喜兴奋又感叹,俄顷鼻子酸酸,眼睛涩涩,一个四方院落,一座土坯房屋,还仿佛看到我的父亲母亲在院子里忙忙碌碌,看到我的兄弟姐妹进进出出,还有我,穿着大葵花色衣服,梳着两个朝天锥,安静地坐在院子里。我迫不及待按下马头,思绪缓缓而降,尘土卷起处,我推开已腐坏的木制大门,拨动锈迹斑斑的铁锁,走进土坯房,走进生我养我的家。

  四十多年前,父亲从城里下放到敖汉旗贝子府公社,母亲跟着父亲举家搬迁到此,我们一家人就住在这间土坯房子里,院子不大,三间土坯房,厚泥墙泥顶。那时候,家家都是土坯房,一年抹一次房顶。父亲是乡长,工作总忙,有时候晚上还要去工作。每到抹房子的时候,工作就更忙,每每到了雨季房子还没抹,母亲便担心,总怕忽然来一场大雨。

  母亲的担心不无道理,七月的天,果真像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上午还是蓝天白云,下午就阴云密布了。父亲上班,母亲出门办事,哥哥姐姐们都去上学,家里就我和弟弟,还有爷爷。没过多时,大雨倾盆而下,外面瞬间水流成河。我们祖孙三人团坐炕上,盼着父亲母亲快点回家。突然我发现柜子底下有水流出来,再侧身一看,外屋地上的水已经没过门槛,正往炕沿下蔓延,我吓得魂飞魄散,六神无主,大叫爷爷,爷爷有病行动迟缓,但爷爷很机智抓起我的白底红花的对襟褂子塞进老鼠洞里。爷爷挽着裤腿,我光着脚,爷爷用铁锨,我用笤帚,我们拼命把雨水往门外弄。我又叫弟弟赶紧出去找妈妈,弟弟像个小男子汉似的冲了出去,刚到大门外,就折回来了,他说,姐,外面发大水了,我过不去。看着他浑身湿透的样子,突然就害怕起来,那个时候,弟弟才五岁啊!

  雨停歇时,母亲回来,看着我们祖孙三人的狼狈样,看着湿湿的屋子,眼睛红红。她果断采取措施,弄了一些泥巴木块石头之类,绕房屋一圈,寻找浸水之源——老鼠洞。然后又搬箱挪柜,把老鼠洞里里外外堵得严严实实。不再担心进水,但是如果不把老鼠消灭掉,洞穿是早晚的事。

  到了晚上,雨又下起来了,雨不大,淅淅沥沥。

  半夜时我被滴答声吵醒,看见母亲坐在我旁边,我周围大盆小碗都在发出声音,房子漏雨了,大盆小碗都用上了,滴滴答答,锅碗瓢盆交响曲。“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这场雨整整下了一天一夜。

  “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时光飞速,随着社会的发展,科技的进步,土坯房逐渐被砖瓦房所替换。八十年代初,父亲分了新公房,我们一家人欢欢喜喜搬进了新房子。新公房一幢一幢,整齐排列,一色的红砖灰瓦,漂亮而结实,家家窗上的玻璃都擦得溜明崭亮,屋里全铺的水泥地面,虽不亮,但光滑,给人的感觉通体都是鲜亮的。父亲购置一组新沙发,皮革面的,紫红色,很好看,坐起来也很舒服。母亲把恬静温馨的院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还在院子的角落栽种几株大丽花,每到开花的季节,各色鲜花争奇斗艳,蓬蓬勃勃。

  我们家住进新公房不久,我就去呼和浩特读书了。毕业后被分配到赤峰市元宝山区职业高中。1989年有了自己的房子,楼房,面积不大,四十多平方米。楼不高,共四层。我们住二楼,这样的楼层是让人羡慕的,下雨天既不担心房顶漏水,也不害怕暴雨倾泻时浸过楼梯,蔓延到屋。

  我们平庄的新居是近七十平方米的楼房,楼层的整体高度从四层增加到六层。政府体恤民情,由政府补贴,由四十多平方米的楼房置换而来。

  2003年的冬天,我们家又贷款买了新楼房,一百多平方米,装修得简单大气,又时尚超前,是当时平庄最好的住宅小区,屋盖和承重墙都是钢筋混凝土结构,这种结构防震、防水、防腐蚀,经久耐用。地暖,通热水,有煤气管道。2003年冬天,我们搬进新居,兄弟姐妹、同事、朋友来了一大帮,前来祝贺乔迁之喜,他们参观了舒适恬静的卧室、宽敞明亮的客厅和新型开放式的厨房。姐姐羡慕不已,说你家净住新房子了,隔几年就换一套,越换越大,越换越好。是啊!四十年间,我们伟大的祖国,在改革春风的浪潮中,艳阳淋泻,春风荡荡,我脚下的这片土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的城市,我的家,放射出如此灿烂夺目的光彩,这一切都得感谢改革开放这个伟大的时代。在这划时代的改革大潮中,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富足,日子越来越红火。我们的住宅建筑也更加漂亮,更加宽大,更加坚固持久。

  现如今,摆在我面前的,是一个我几乎不认识的完全崭新的平庄镇,放目而望,旱河两岸,五颜六色的高楼,层层叠叠,由城里一直延伸到城外。这些楼房连栋比栉,疏落有致,结构形式丰富多样,处处都呈现着城市的兴盛之气。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我们的华夏民族,经历了几个朝代,跨越了一千多年,钢筋混凝土,钢结构的高层建筑坚固如山,无论是狂风怒号,还是暴雨肆虐,独自岿然不动。如若杜甫泉下有知,他会捋须狂笑,继而涕泪青衫湿。(史雁飞)


赤峰文艺推荐

分享到: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