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自治区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管 内蒙古网络文化协会主办

设为首页 收藏 登录

当前时间

活力内蒙古官方账号: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草原文艺 >> 佳作推荐

只关于秋天

分类:佳作推荐  2020-09-17 15:04:22  来源: 内蒙古新闻网   热度:
一个月前,J发微信给我,说秋天是他最喜欢的季节,秋风凉爽,孤独寂寞,却透着收获的味道,和人生一样。

刘家旸

  一个月前,J发微信给我,说秋天是他最喜欢的季节,秋风凉爽,孤独寂寞,却透着收获的味道,和人生一样。

  我问J,是不是想家了,他说这只是二分之一的原因,秋日与乡愁的结合,也是秋天的美。

  J说,你写篇文章吧,只关于秋天。我勉强应了下来,却没什么灵感,随手把去年写的一篇发给J。J又说,最好的秋天不是去年、前年,或是明年,最好的秋天是现在,亦或童年时光的秋天。

  童年的秋天,除了古诗里的秋寂寥、作文里的秋丰收、被家长逼迫穿上秋衣秋裤的起点,没被赋予其他特殊的意义。那时的我,喜欢在秋天的树林里,听脚踩在厚厚的落叶上的声音,喜欢捧起一把落叶散向空中的样子,也喜欢藏在落叶下那天然白嫩的蘑菇。

  因为是秋天,上学的路也变得很长,大家弯腰低头,寻找着能在“拔老根儿”大战里获胜的“宝物”。“拔老根儿”是只属于秋天的游戏,但并不是用树根,也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拔”,而是比赛双方各持一根去掉叶片的叶柄,双手握住其两头,十字交叉,各自用力,叶柄先断的失败。之所以叫“拔老根儿”,大概是因为秋天的叶柄年事已高,变得像树根一样坚韧了吧。

  以前,城市对于落叶清扫的要求还没那么高,我们很容易就可以收获一小把精挑细选的老根儿,攥在手心,而后连忙赶在上课铃响起前跑进教室。课堂上,老根儿依旧被紧紧攥着,希望能在最短的时间里,浸入更多的手汗。同学们蠢蠢欲动,趁老师不注意,就会先和同桌在桌柜里小试牛刀,然后扩散到前后桌,甚至过道对面的同学。

  课间或者体育课上,很多人便会放出憋了很久的“大招”,邪魅一笑,然后单膝蹲下,把拇指和食指从鞋子后方伸入,抽出一根黄黑黄黑的、软韧的老根儿,更有甚者,会直接脱下鞋子,掀起鞋垫,把不知道沤了多久的老根儿全部倒出来炫耀。我也在鞋垫下面沤过老根儿,这可是父辈传下来的宝贵经验,但我常常羞于在同学面前取用。

  同学们表面上对沤老根儿这种行为嗤之以鼻,但都还是跃跃欲试,想看看自己手里的稚嫩老根儿能否拼得过对方的陈酿老根儿,于是都屏住呼吸,上前进行一场尽量不触碰对方手部及老根儿的比拼。只可惜输赢难定,都靠天命,老根儿界没有常胜将军。表面坚韧不拔的陈酿老根儿,说不定就会被车轮战中某一根其貌不扬的稚嫩老根儿拔断。

  新鲜过后,同学们开始厌倦一对一的比赛,逐渐转为一圈人一起或一把老根儿一起的新模式,秋天也随着那厌倦逐渐远去。不知什么开始,我也再没在秋天拔过老根儿。

  美好的秋天,总是短暂的,就像童年一样。

  长大后的秋天,再看到落叶,想到的不再是“拔老根儿”,而是季节交替,生命更迭。

  去年北京的天气较往常好了很多,“秋高气爽”出现在本就属于它的季节。在这样的大好时光里,我终于去到香山,去到奥林匹克森林公园,赏满园秋色。

  传说十月底是香山最佳观赏期,因此许多游客慕名而来,可以有些夸张地说“人比红叶多”。人们挤在狭窄的登山阶梯上,一口口喘着粗气,走走停停地坚持登上香炉峰,参观一下在山头上休息的游客们,到旁边几棵稀有的黄了叶子的树旁拍拍照,到后边山头上远眺山景,探寻着远处绿林中寥寥无几的红叶,感叹一句,真美。

  比起折磨人意志的香山,奥森算是一个悠闲好去处,只可惜那是个阴天的傍晚,天色马上就暗了下去,还下起了淅沥小雨,无需打伞的那种。土地的香气,芦苇丛的香气,落叶的香气,雨的香气,是秋的味道。

  但这些,都不是我眼里最好的秋天。

  最好的秋天,莫过于日常。

  也许是某个工作日的清晨,不经意地发现小区里的树叶开始泛黄,再想想仿佛前不久树上还开着花;

  也许是某个周末的午后,去买花盆和小鱼的路上,有黄透了的银杏树,树叶正在被秋风抚落;

  也许是雨后放晴的那刻,努力出现的阳光透过沾着水珠的树叶缝隙,好像可以用手接住……

  一切都自在而美好。

  “最好的秋天是现在或童年”,J说的有几分道理,有些时刻,只关于秋天。


秋天童年

分享到: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