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自治区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管 内蒙古网络文化协会主办

设为首页 收藏 登录

当前时间

活力内蒙古官方账号: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草原文艺 >> 文艺评论

真实的写作 ——诗集《草原的高度》

分类:文艺评论  2016-06-02 14:19:20  来源: 呼和浩特日报   热度:
冰风把他的诗集《草原的高度》送我,从头至尾认真拜读了他的这本诗歌,能看出他的写作是受到先锋文学、后现代主义的一些影响而完成。

  内蒙古诗人冰风是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诗词协会会员,原名张润生。我没接触他的诗作之前,就听到一些朋友的介绍,有人说冰风的诗“很先锋”,也有人说冰风的诗属于后现代主义。最近冰风把他的诗集《草原的高度》送我,这本书是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刚出版的。我从头至尾认真拜读了他的这本诗歌,能看出他的写作是受到先锋文学、后现代主义的一些影响。他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入内蒙古大学中文系学习期间,开始与诗歌结缘的。当时西方的现代文学理论与作品涌入我国,产生了重要影响。

  从冰风的诗作中能够看出,他并不是因为从现代主义中找到了新的方法、新的形式,然后生发出掌握世界和解释世界的欲望。相反,他是因为内心存积许多想表达的东西,而后他就需要寻找新的方式来适应。他在这本诗集的后记中告诉我们:“从初中开始,每遇有苦恼想不开的事,就会一边独自垂泪,一边写下稚嫩的诗句。”

  诗人其实是表达欲望颇强烈的人。优秀诗歌的写作必须是基于作者内心中真实的起点。冰风对自身境遇敏感,对自己内心所认定的事物有着坚固的信心。例如他心中积存了过多儿时对故乡的记忆,那个生他养他的名叫“西梁”偏远的村庄一直魂牵梦绕:“最让我忍无可忍的是在夜里/无论我做着如何繁荣的大梦/西梁总像一个不知趣的庄稼汉/穿着灰布衫袖筒里抄着那双粗糙的大手,一声不响就凑到了身旁······”在这儿,冰风用诗句写下记忆的回声,并且让一切回声和潜伏的线索都消失在梦幻般的殿堂当中,以达到对它们的诗性保存。

  冰风内心的真实起点,决定他的写作是正常的,及物的,当下的。充满了现实关怀的真正的写作使命,才在这里真正地建立起来。以壮观的大自然为题材,很容易凌空蹈虚,但是冰风能够站在此时此地的生活中发言,突出他自己当下的、个人的立场。

  诗集中有一首诗是《一生都在路上》,可以算是冰风诗歌特点的概括。冰风的诗歌都写在他的人生路上,他不虚构生活,写诗是为了更好地到达生活中那些令人惊讶的事物,而不是远离它们。任何理论和信念,都有效地在此时此地的生活中展开。读着他的诗集,最深的感受是生活和人性的气息扑面而来,而不是像某些“先锋”诗人那样展开空洞的观念或语言法则,他的一首首诗包含着他对当下生活细节的警觉,证明他曾经很实在地生活过,并且内心曾经与那些生活细节有着亲密的关系。

  《草原的高度》是冰风的第一本诗集,作者的起点高路子正,并且对诗歌写作有着一些启示作用。这应该引起内蒙古文坛对冰风的重视,继续关注他的写作。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