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自治区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管 内蒙古网络文化协会主办

设为首页 收藏 登录

靓丽内蒙古

当前时间

活力内蒙古官方账号:

文化资讯 草原文化 草原历史 草原文艺 文艺评论 草原儿女 草原那达慕 舌尖上的内蒙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草原文艺 >> 文艺评论

永远做草原上的“红色文艺轻骑兵”

分类:文艺评论  2017-12-04 17:12:15  来源: 内蒙古日报   热度:
乌兰牧骑是草原上文艺的花朵,开到哪里哪里就有了鲜艳和快乐;乌兰牧骑是草原上的星光和灯盏,照到哪里哪里就有了文化的光亮。
民族歌舞剧《我的乌兰牧骑》剧照。

  

  乌兰牧骑是草原上文艺的花朵,开到哪里哪里就有了鲜艳和快乐;乌兰牧骑是草原上的星光和灯盏,照到哪里哪里就有了文化的光亮。

  连日来,习近平总书记给内蒙古自治区苏尼特右旗乌兰牧骑队员们的回信,极大地鼓舞了我区乌兰牧骑队员和全区广大干部职工群众,全区迅速掀起了学习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给苏尼特右旗乌兰牧骑队员们的回信精神的热潮。

  “60年来,一代代乌兰牧骑队员迎风雪、冒寒暑,长期在戈壁、草原上辗转跋涉,以天为幕布,以地为舞台,为广大农牧民送去了欢乐和文明,传递了党的声音和关怀。” 乌兰牧骑的足迹踏遍了内蒙古的山山水水,从茫茫林海到大漠戈壁,从城市乡村到边防哨所,处处留下了他们的身影。乌兰牧骑已成为内蒙古独具特色的文化名片,成为“全国文艺战线的一面旗帜”。

  乌兰牧骑不仅仅是内蒙古文化艺术界的瑰宝,也是孕育艺术人才和打造艺术精品的摇篮。多年来,一支支乌兰牧骑为内蒙古培育了无数艺术人才,创作演出了许许多多独树一帜的乌兰牧骑文艺精品剧目。今日就让我们一起走近我们身边的乌兰牧骑,感受草原上这红色的音符、鲜活的律动,请欣赏我区评论界人士阮持领为民族歌舞剧《我的乌兰牧骑》撰写的评论文章——《永远做草原上的“红色文艺轻骑兵”》。

——编者

  今年8月底,我在内蒙古人民会堂观看了民族歌舞剧《我的乌兰牧骑》,和全场观众一样受到了强大的感染和震撼,勾起了许多记忆。几个月来,此种情愫浓浓地潜藏在心底,无法释怀。几次提笔写心中的感受,却写得断断续续,总觉得还缺少点什么,一再修改搁置。最近通过进一步深入学习党的十九大精神、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关于文艺工作的指示精神,以及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和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的讲话精神,特别是学习了习近平总书记11月21日给苏尼特右旗乌兰牧骑队员们的回信中的重要指示精神后,这种感受和情怀便喷涌而出。

  民族歌舞剧《我的乌兰牧骑》是锡林郭勒盟民族歌舞团为庆祝内蒙古自治区成立70周年、乌兰牧骑成立60周年倾情编排的民族歌舞剧。全剧设置了序、四幕、尾声共6个章节,通过歌唱、舞蹈、对白、情景、道具、故事情节等表现形式,以一支乌兰牧骑的成长故事,刻画了一代乌兰牧骑人的群体形象。该剧讲述了乌兰牧骑从草原诞生以来,以轻装简从、灵活机动的小分队形式,在广袤的大草原上、在艰苦的条件下,承担和完成了文艺演出、宣传辅导、生产帮助、生活服务等多项任务和功能,展现了一代乌兰牧骑人,坚持文艺为人民群众、服务于基层牧民生活的宝贵精神及大爱情怀。在观看《我的乌兰牧骑》演出时,与周边素不相识的观众短暂的交流中,或有不同的赏析角度,却更有共同的感受:这是一场以历史现实为背景的真情再现、一首来自心底的赞歌、一种需要呼唤和推崇的时代精神风貌,简约、质朴、真挚中传递与人的是强大的正能量。有媒体评价:“这部剧彰显了鲜明的时代烙印,弘扬了建设先进文化、构建和谐社会所倡导的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是一部传播正能量、接地气的草原赞歌。”

  习近平总书记在给苏尼特右旗乌兰牧骑队员们的回信中,肯定的也正是这种精神——“乌兰牧骑的长盛不衰表明,人民需要艺术,艺术也需要人民。”

  民族歌舞剧《我的乌兰牧骑》是以一辆在漫天风雪中艰难行进在草原上的勒勒车开场的。勒勒车上载着八九个乌兰牧骑队员,风雪狂作之时,勒勒车倾翻了,乌兰牧骑队员们连同怀抱的乐器散落了一地。生活在内蒙古的人们,都经历和耳闻过西部戈壁的风沙、东部草原的白毛雪,这样的表现手法并不夸张,且充满寓意,是当时乌兰牧骑队员生活的真实写照。

  1957年,内蒙古自治区第一支乌兰牧骑就诞生在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大草原。这是一支“短小精干”的队伍,仅有约10个队员,却个个“一专多能”,吹、拉、弹、唱、舞样样精通;节目“小型多样”、易于演出;乐器“简单轻便”,少时只有四五件;全队只要一辆马车便能拉走,因而被誉为“一辆马车上的文化工作队”。从此,他们活跃在草原上、深入到偏远牧民家中,在内蒙古草原“遍地开花”。1964年,乌兰牧骑进京演出获得极大成功,得到毛主席和周总理的充分肯定,并在全国进行巡回演出。“60年来,一代代乌兰牧骑队员迎风雪、冒寒暑,长期在戈壁、草原上辗转跋涉,以天为幕布,以地为舞台。”乌兰牧骑的足迹踏遍了内蒙古的山山水水,从茫茫林海到大漠戈壁,从城市乡村到边防哨所,处处留下了他们的身影。乌兰牧骑唱响了全国,闻名于世界,成为内蒙古独具特色的文化名片和骄傲,成为“全国文艺战线的一面旗帜”。

  乌兰牧骑诞生和发展的背景,首先是在我们党文艺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满足人民群众对文化精神生活的需求这一方针下产生的。早在1942年,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即重点解决了文艺工作者的立场问题、态度问题、工作对象问题,阐明了文艺为人民群众服务的思想。

  对于乌兰牧骑这种形式和所坚持的先进文化的方向,党的几代领导人都给予了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并亲切接见了他们。周总理多次叮嘱乌兰牧骑队员:“不要进了城市,忘了乡村,要不忘过去,不忘农村,不忘你们的牧场”;“望你们保持不锈的乌兰牧骑称号”。邓小平同志题词:“发扬乌兰牧骑精神,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对此,民族歌舞剧《我的乌兰牧骑》中通过听广播、看展览图片等形式,予以了情景再现,表达了党和国家领导人对乌兰牧骑的关心和关怀这一历史主题。

  乌兰牧骑不仅是一支传播文化的队伍,也是一支践行全心全意为农牧民服务的工作队,承担着“演出、宣传、辅导、服务”等职能。他们能在台上演出,台下还能做饭洗衣,为农牧民修理家用电器,传达政策、传播科学文化知识,参与帮助生产、送医送药、救治病人等工作,就此,《我的乌兰牧骑》中都做了展现。乌兰牧骑被农牧民亲切地称为“玛奈(我们的)乌兰牧骑”,乌兰牧骑队员则被唤作“玛奈呼和德(我们的孩子)”。可见,在当时的背景下,乌兰牧骑不仅是文化工作队,还是救助队、医疗队、宣传队、政治工作队等,带去了党和政府对基层各族群众的关怀,密切了党同农牧民的血肉联系,丰富了农牧区的群众文化生活,对内蒙古农牧区的民族团结、社会进步和经济文化发展发挥了独特而深远的作用,其所承担的历史责任和现实价值都是巨大的。习近平总书记在给苏尼特右旗乌兰牧骑队员们的回信中特别肯定了这一点,称乌兰牧骑队员“为广大农牧民送去了欢乐和文明,传递了党的声音和关怀。”

  乌兰牧骑是草原上文艺的花朵,开到哪里哪里就有了鲜艳和快乐;乌兰牧骑是草原上的星光和灯盏,照到哪里哪里就有了文化的光亮;乌兰牧骑也是一个个摇篮,为内蒙古培育了无数的艺术人才,创作演出了许许多多优秀的艺术作品。《我的乌兰牧骑》中主人公那日苏在那达慕大会上演唱长调一鸣惊人后,被北京文工团看中,但那日苏无法割舍与草原和牧民的深厚情谊,最终选择留下。剧中队长钢普力布与那日苏用唱词和对白表现了这一复杂的心理过程。那日苏对草原的情感和选择,是无数乌兰牧骑队员无私奉献、坚守基层、服务群众的真实写照。剧中那日苏的恋人女队员萨仁高娃,最后又面临着无法言喻的割舍,最终服从组织要求,调到了北京。他们中有的虽然离开了草原、离开了乌兰牧骑,走到更高的舞台和岗位上,但却始终心系着草原和乌兰牧骑,永远是牧民的“玛奈呼和德(我们的孩子)”。

  《我的乌兰牧骑》对舞台、道具、服装都做了符合客观历史的精心设计,简单、质朴,还应用了一些老物件,符合那个时代的特点。许多道具巧妙重复使用,一点都不浪费。演员和牧民的服装简朴、干净,既是那个时代真实的写照,也不乏艺术气息和韵味,令人感到熟悉和亲切。在临近终场和谢幕的时候,年轻的演员们穿着多彩、亮丽的民族盛装,从舞台四面、观众席中拥向舞台,这也印证了社会的变迁、时代的进步、艺术的发展繁荣。

  《我的乌兰牧骑》着重展现了乌兰牧骑的诞生及其辉煌时期,用有详有略、有跨越的艺术形式、客观地将乌兰牧骑60年的发展历程呈现在舞台上,包括改革开放后年轻人对其他文艺方式的追崇,乌兰牧骑由独树一帜到多种文艺形式交织并存的创新过程。然而当新一代乌兰牧骑队员拥立着老一代乌兰牧骑队员共同走向舞台、回忆过去、展望未来时,我们可以感受到这种真挚、深刻、永久的乌兰牧骑情结,其留下的记忆和财富,是弥足珍贵的。周总理曾经建议:“应该写个《乌兰牧骑赞》。”乌兰夫同志也强调:“在内蒙古自治区的历史上,应当写上乌兰牧骑的一页!”习近平总书记在给苏尼特右旗乌兰牧骑队员们的回信开头即写到“从来信中,我很高兴地看到了乌兰牧骑的成长与进步,感受到了你们对事业的那份热爱,对党和人民的那份深情。”相信乌兰牧骑必将在新中国的文艺史上、在内蒙古自治区的历史上留下光彩夺目的一页。

  《我的乌兰牧骑》用多种方式对蒙古族特有的舞蹈、长调以及乌兰牧骑结合时代特点自创的文艺节目等进行了充分展示。打草、剪羊毛、扑救草原火、在牛羊栏上压腿、在河里洗衣服、架着勒勒车演出……生活虽苦,但乌兰牧骑队员们却个个情绪高涨。勒勒车走到哪里,哪里就撒下串串歌声、片片笑语。充满了生机、活力和那个时代饱满的精神气息,是该剧给人的整体感受,也是最感染人和给人以力量的地方。

  这不得不引起我们的反思,为什么在当时艰苦的条件下,少数几人的组成的文艺团队,仅有简单的设备,却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产生了不可估量的文化价值、政治价值和社会价值?

  《我的乌兰牧骑》的主题歌《我的勒勒车》中反复这样唱到:“穿过大风雪/走过大草原/我的勒勒车来到你面前/坐上我的勒勒车/带你去从前/找到那条熟悉的路/去看当年的草原/从此你会明白/我们的那首歌为什么永远也唱不完。”

  “我们的那首歌为什么永远也唱不完”这句歌词深刻地揭示了舞剧的主题,因为这首歌是心中有人民、植根于人民、唱给人民的。“人民需要艺术,艺术更需要人民。”

  目前,内蒙古自治区乌兰牧骑已发展壮大到75支、3000多人。同时时代也在发生着变化,乌兰牧骑同样面临着如何保持生命力的问题。“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艺,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精神。”但有一个规律不会变化,那就是“在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中进行无愧于时代的文艺创造”、“把握时代脉搏,承担时代使命,聆听时代声音,勇于回答时代课题。”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给苏尼特右旗乌兰牧骑队员们的回信中的最后寄语:“在新时代,希望你们以党的十九大精神为指引,大力弘扬乌兰牧骑的优良传统,扎根生活沃土,服务牧民群众,推动文艺创新,努力创作更多接地气、传得开、留得下的优秀作品,永远做草原上的‘红色文艺轻骑兵’”。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