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自治区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管 内蒙古网络文化协会主办

设为首页 收藏 登录

靓丽内蒙古

当前时间

活力内蒙古官方账号: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草原文艺 >> 文艺评论

没有你的江湖索然无味 ——谨以此文纪念“武侠小说泰斗”金庸

分类:文艺评论  2018-11-06 14:01:09  来源: 内蒙古日报   热度:
“射雕三部曲”(《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倚天屠龙记》)堪称金庸武侠小说中的巅峰之作,是其拥有读者最多的力作,也是被改编成影视剧最多的原著。

  “射雕三部曲”(《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倚天屠龙记》)堪称金庸武侠小说中的巅峰之作,是其拥有读者最多的力作,也是被改编成影视剧最多的原著。

  人物、情节、环境是构成小说的基本三要素,任何一部小说都脱离不了对时代氛围的描写,包括那充满了虚幻色彩和浪漫情调的武侠小说。具体而独特的环境描写,为小说人物活动、情节铺叙圈定了特定的氛围,绝不可天马行空般远离或超越。这是小说刻画人物不可或缺的要素。

  杨康是《射雕英雄传》中最为复杂的人物形象之一,因迷恋金朝王室的富贵,在得知自己的身世后仍认贼作父,并欲继其王位,因此而深为众多读者不齿。

  但可否设身处地从另一角度观察这个人物:复杂的身世注定杨康一出世便生活在特殊的环境中。杨康从小生活在王侯府第,是富家纨绔子弟。18年的王府生涯,早把他平民的血统荡涤得渺无踪迹。他认定自己不是平常人,不愿受一般人摆布。

  直到自己的身世真相大白于天下,他也进入了“矛盾期”,一个18岁的青年,如何能够承受如此的剧变?应该说,杨康矛盾的心理在这一阶段是一个“上升期”:他希望和杨铁心父子相认,又无法舍弃自己的父王;他希望能恢复宋人的身份,却又不想放弃金国王子的殊荣地位。因此,他像“双面胶”一样周旋于各方,左右为难。而能够给他王权、满足他的征服欲的只能是强大的金国。所以,最终他还是回到了金国。

  虽然杨康恶贯满盈,最终自掘坟墓,踏上了一条不归路,但当读者看到一个18岁的少年经历如此复杂的内心挣扎,是不是也可以拂去些对杨康的指责?他的人生悲剧除了自身原因,与他自幼所处的环境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环境在很大程度上左右了他的命运。借古喻今,假如换作当代一个18岁的少年,敢问又有几人会比杨康的情操更为高尚?

  反观演义小说《说岳全传》中“双枪太保”陆文龙这一形象,有着与杨康几乎如出一辙的复杂身世:其父陆登在城池被攻陷后壮烈自刎,以身殉国。金国四太子完颜兀术将他唯一的骨血陆文龙带回金邦,并认作自己的义子抚养成人。3岁的陆文龙尚不谙世事,一直与兀术以父子相称,在金国的王宫里生活了整整13载。当他一旦得知真相之后,立即义无反顾地舍弃自己金国王子的高贵身份和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并毫不犹豫地脱离养育自己多年的义父完颜兀术,倒反敌营、认祖归宗。故事情节看似披肝沥胆、义薄云天,但大多数读者恐怕都会产生一种如“过眼云烟”般的同感:新奇,却并不感人。其根源就在于故事情节不太真实,经不起“真实感”层面的审美推敲,从而割裂了与读者之间的情感纽带,造成“败笔”也就不可避免。其实这并非读者眼光“挑剔”,而是真实的人和过度夸张的情节之间产生不了情感共鸣。

  假设当年金庸也按照陆文龙那种“侠义豪迈”的路子来描写一个有着七情六欲的18岁少年,能够产生如此成功的效果吗?天晓得!杨康这个人物的成功塑造,正是得益于剔除了过度戏说的成分,用现实主义的手法入木三分地还原了一个活生生的人性化色彩很浓的小说艺术形象。由此不难看出,组织小说情节,既要考虑艺术与审美的“新奇”需求,又不能与人物所处的现实环境完全脱轨,失去真实和可信度,这样的情节才能够使读者入戏。

  丰富而细致地刻画人物,必须借助情节的推进充分展开。与其他叙事文学样式相比较,小说的情节可以更为完整,更具复杂性、连贯性,错综复杂,跌宕回旋。欣赏和创作一部小说,应当紧紧地把握情节与人物之间的密切关系。作为《射雕英雄传》后传《神雕侠侣》中男主角的杨过,是杨康的遗腹子。他是金庸笔下一个“集正邪两派于一身”的“情侠”。

  当杨过从傻姑口中探知郭靖、黄蓉夫妇是自己的“杀父仇人”之后,他发誓要杀死郭靖夫妇替父报仇。抵达襄阳之后,当晚他与郭靖同床共枕,杨过怀揣利刃企图刺杀郭靖。就在此时,他突然听到屋外传来婴儿啼哭和一位母亲安慰婴儿的声音,不禁暗自思索:如果为了一己之私杀死郭靖,襄阳必定难保。到时生灵涂炭,百姓遭殃,自己岂不成为千夫所指的民族和历史罪人?顿时犹豫不决,难以下手。随后郭靖醒来,发现杨过神态举止异常,误以为他练功走火入魔。当时郭靖不惜消耗自己的内功,竭尽全力为他疗“伤”。这一举动使杨过深受感动,从而开始怀疑父亲之死是否真与郭靖、黄蓉有关。后来在襄阳城外,二人受到金轮法王追杀,危机关头,郭靖置个人生死安危于不顾,舍死忘生地护卫杨过。此时此刻,杨过丝毫不再相信郭靖是自己的杀父仇人。

  构思小说情节,既要考虑艺术与审美的需求,使其新奇;又要符合事理的真实,有可信度。这样的情节最能使读者信服。《神雕侠侣》通过在襄阳期间郭靖与杨过之间所发生一系列波澜起伏的情节进程,充分展现出杨过恩怨分明、识大体顾大局的侠义风范,从而成功地诠释出金庸笔下“侠者,大也”的真正内涵及其精髓所在。正所谓“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情节发展不落俗套,让人意想不到,此为新奇,而最终的结局虽然使读者感到突如其来,但细细品味却又入情入理,合乎事实逻辑与人之常情,可信度极高,此乃为真实,可谓妙笔传神,匠心独运。

  金庸武侠小说的创作风格或许可以令当今许多小说家从中受到启示:虽然是创作超现实主义的武侠小说,但也应当尊重现实,摒弃那些过度夸张、神奇的戏说,走现实主义创作之路。文学是“人学”,把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的典型情节描写得生动传神,就会感动读者,武侠小说的现实意义自然能够得以充分彰显。

  杨康、杨过这两个金庸武侠小说中纯虚构的人物形象的成功塑造,雄辩地证明,“小说情节的新奇与真实相结合”是最具生命力的创作之路。(陈敬刚)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