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自治区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管 内蒙古网络文化协会主办

设为首页 收藏 登录

靓丽内蒙古

当前时间

活力内蒙古官方账号: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草原文艺 >> 文艺评论

让这个世界更诗化 ——读汪曾祺文论集《两栖杂述》

分类:文艺评论  2019-01-09 10:28:04  来源: 内蒙古日报   热度:
林语堂说:我们最重要的不是去计较真与伪、得与失、名与利、贵与贱、富与贫,而是如何好好地快乐度日,并从中发现生活的诗意。

刘新超 摄


  林语堂说:我们最重要的不是去计较真与伪、得与失、名与利、贵与贱、富与贫,而是如何好好地快乐度日,并从中发现生活的诗意。

  《两栖杂述》是汪曾祺的文论集,收录了汪曾祺有关小说、散文、戏剧、民间文学创作,以及小说语言、审美趣味、民歌收集等关乎创作与欣赏的评论文章。汪曾祺为文直率,读他的文论,不仅有助于理解文学的欣赏和创作问题,同时,亦可借此理解其人其文。

  汪曾祺十分看重语言问题,很喜欢论述文学的语言问题,他说“语言本身是艺术,不只是工具。”语言到底是惊人好,还是平淡好?汪曾祺直言不讳地说:平淡好。可是,他又补充道:“但是平淡不易。”平淡不是从头平淡,平淡到底。那样,就会寡淡无味了。他很重视语言的传承,主张向古典文化学习、从方言中汲取营养,从生活中学习。他还言:“语言的粗俗就是思想的粗俗,语言的鄙陋就是内容的鄙陋。”此语,我心有戚戚焉,有不少作家拿粗俗的语言来哗众取宠,且洋洋自得,而不知羞也。

  小说里最重要的是什么?汪曾祺写道:我以为是思想。思想是作者自己的思想,不是别人的思想,不是从哪本经典著作里引申出来的思想。是作家自己对生活的独特的感受,独特的思索和独特的感悟。在《小说的散文化》一文中,他指出了典型提法之荒谬。“透过一个人物看出一个时代,这只是评论家分析出来的,小说作者事前是没有想到的。事前想到,大概这篇小说也就写不出来了,小说作者只是看到一个人,觉得怪有意思,想写写他,就写了。如此而已。散文化小说作者通常不对人物进行概括。看过1000个医生,才能写出一个医生,这种创作方法恐怕谁也没有当真实行过。散文化小说作者只是画一朵两朵玫瑰花,不想把一堆玫瑰花,放进蒸锅,提出玫瑰香精。”他认为小小说的盛行,是阅读需求的多样化使然。“小小说的流行,不只是因为现在的生活节奏快,人们生活紧张,缺少闲豫的时间。如果是这样,那么长篇小说就没有人读了。更重要的原因恐怕是读者对文学形式的要求更多了。”

  “我认为作家的责任是给读者以喜悦,让读者感觉到活着是美的,有诗意的,生活是可欣赏的。这样他就会觉得自己也应该活得更好一些,更高尚一些,更优美一些,更有诗意一些。小说应该使人在文化素养上有所提高。小说的作用是使这个世界更诗化。”汪曾祺在《使这个世界更诗化》一文中作如是言。读罢此言,我大致了解他的艺术追求了。汪曾祺的文字原先我是不大理解的,我一直迷糊于他为何那么热衷于抒情。他在《要有益于世道人心》一文中言:“我想把生活中美好的东西、真实的东西,人的美、人的诗意告诉别人,使人们的心得到滋润,从而提高对生活的信念。”

  或许,是因为他与其师沈从文,有着一脉相承,都执着于人性。沈从文在《从文小说习作选·代序》中言:“这世界或有在沙基活水面上建造崇楼杰阁的人,那可不是我,我只想造希腊小庙。选小地做基础,用坚硬石头堆砌它,精致,结实,对称。体型虽小而不纤巧,是我理想的建筑——这庙供奉的是‘人性’。”汪曾祺的《受戒》与沈从文的《边城》,在气质上,是很相像的,都淡化了时代,淡化了环境,写出人性之美。汪曾祺曾说:“我们必须暂时稍微与世界隔离,不要老摔不开我们是生活在怎样一个国度里这个意识”。

  他被誉为“抒情的人道主义者”,对于抒情他自己也是承认的。“我的小说大都带有一点抒情色彩,因此,我曾自称是一个通俗抒情诗人,称我的现实主义为抒情现实主义。我的小说有一些优美的东西,可以使人得到安慰,得到温暖。”(《认识到的和没有认识的自己》)我认为,这不只是谦虚。(夏学杰)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