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自治区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管 内蒙古网络文化协会主办

设为首页 收藏 登录

靓丽内蒙古

当前时间

活力内蒙古官方账号:

头条新闻 时事要闻 盟市新闻 图片新闻 政策解读 教育资讯 地方经济 民生有约 草原科技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盟市新闻

草畜双承包制:上千年的厚积沉淀 36年的博发裂变

分类:盟市新闻  2018-06-07 10:53:16  来源: 内蒙古新闻网   热度:
自游牧文明诞生以来,草原民族靠着老天的脸色,逐水草而居。虽说依靠自然的原始生产方式一定程度上有效保护了草原生态,但从本质上讲,也为草原畜牧业赋予了异常脆弱的属性。

减羊增牛战略实施后越来越多的洋牛落户锡林郭勒草原


  自游牧文明诞生以来,草原民族靠着老天的脸色,逐水草而居。虽说依靠自然的原始生产方式一定程度上有效保护了草原生态,但从本质上讲,也为草原畜牧业赋予了异常脆弱的属性。

  回顾锡林郭勒草原的传统畜牧业,说其为一部与自然灾害斗争的苦累史也不过,其中尤以雪灾为重。每逢大雪,必成大灾仿佛成了一个定律。据记载,本世纪以来,1962年大雪灾锡盟死亡42.19万头(只)牲畜;1967年122万5000只牲畜命丧雪灾;历史上著名的1977年雪灾夺走215万只牲畜;1985年雪灾导致50多万只牲畜死亡……

  2012年底,连续几场大雪覆盖锡林郭勒草原时,人们不免疑虑:又一场大灾不可避免。然而,总降雪量突破历史极值的情况下,人们却欣喜地发现,不仅没形成严重白灾,反而畜牧业各项指数与往年没有差别。用苏尼特左旗巴彦淖尔镇额勒苏图宝拉格嘎查牧民胡日查毕力格的话说就是,1982年,锡林郭勒草原开始试行草畜双承包制后,通过30年的探索完善,草原牧人们终于建成了避灾性畜牧业,老天的脸色已不再是检验畜牧业属性的决定性因素。

  时至2018年,试行草畜双承包制已过36年。在这36年间,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和牧民思想观念的解放,锡林郭勒草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5月中旬,沿着历史的足迹,记者走进了草畜双承包制第一批试点嘎查之一——额勒苏图宝拉格。

  50后牧民靠老天养畜:他们是草畜双承包制的亲历者,也是真正从游牧转向定居的第一代牧民

  生于1954年的牧民胡日查毕力格这一辈子最高兴的一件事儿就是第一次往家里赶属于自家的羊群。

  “那是1982年4月25日,一大早嘎查领导骑着马来家里通知说要给牧户分牲畜了。我正在喝茶,放下茶碗就赶了过去。”胡日查毕力格老人对于36年前的这一天记忆犹新。

  80年代初,锡盟根据中央关于农村牧区工作的连续3年3次1号文件精神及自治区搞好农村牧区改革,推行草畜双承包生产责任制的统一部署,于1982年开始对牧区落实了草畜双承包责任制,像一把金钥匙,为广大牧民开启了大干快富的大门。

  

80年代初期苏尼特左旗牧民的冬营盘


  而胡日查毕力格老人所在的额勒苏图宝拉格嘎查作为第一批落实草畜双承包责任制的试点嘎查,在锡盟率先把牲畜分给了牧民。

  当时胡日查毕力格家按3口人分得66只羊和8头牛。“往家里赶的时候那个兴奋劲儿,真是无法言语表述。头一天还记着分,最多能挣个1块多,这一下就有了这么多属于自己的畜群,真的感觉和做梦似的。”在老人的记忆里,当时,牧民们只要见了面,就齐夸党的政策好。1983年的春节,有的牧民在自家门前贴上大红对联,写道:牲畜分到我的家,老婆孩子有钱花,横批来个党的政策好。

  1985年,胡日查毕力格家的8头牛增长到了42头。正当小康生活向着勤奋的一家人招手时,冬天的一场雪灾夺走了他家一半牲畜。1986年春天,意识到传统游牧方式弊端的胡日查毕力格自己动手打土坯,盖起泥土结构的蒙古包,过上了真正意义上的定居生活,家里的牲畜最多时达到500多只羊,50多头牛。

  草畜双承包制的实施,不仅从根本上改变了牧区的生产方式,还大大地解放了生产力,牧民们激情万丈地向着美好生活大步迈进。胡日查毕力格就是锡林郭勒草原上第一批开上私家车的牧民之一。从1991年购买第一辆北京212吉普车,到现在经过老人的手倒腾过的车有十几辆。

  “可以说,我们这一代人是完全靠天养畜的最后一代牧民,恰好赶上了改革开放的春风,过上了好日子。千言万语还是党的政策好。”谈到草畜双承包制带来的变化,老人深有感触地说。

  70后牧民靠双手养畜:追求数量扩充,千畜户、万元户成为这代人年轻时最大的时尚

  格日乐图生于1971年。1988年,与当时草原上绝大部分孩子一样,初中毕业后,他回到牧区当起了牧民。

  

78年,苏尼特左旗牧民的生活

  而此时,额勒苏图宝拉格嘎查牲畜分到户已过了6年。就在格日乐图回到老家放牧后的第二年,也就是1989年,锡林郭勒草原上牲畜头数首次超过1000万,几代牧民的夙愿终成现实。“那时的草原上,衡量好日子的唯一标准就是牲畜头数。谁家牲畜要是超过1000只,那就是我们草原上年轻一代的偶像了。”健谈的格日乐图打趣说。

  正是在这种盲目攀比头数,追求数量扩充的大潮流中,锡林郭勒草原上只要是肯干的牧户几乎个个成了让人艳羡的万元户。“由于草场面积不大,我家的牲畜最多时超过了600只,虽然没能成为千畜户,但是万元户肯定是没问题了。”格日乐图说,草场的大面积退化也是从牲畜头数多起来后开始的。长期以来超载过牧和掠夺性经营导致的矛盾就在1999年彻底爆发了。

  从当年冬天的大雪开始连续3年,锡林郭勒草原遭受了雪灾、旱灾、蝗灾、大风沙尘暴等综合性自然灾害。这3年间,格日乐图家不仅花光了积蓄,家里的牲畜也死亡100多只,好不容易挨过了灾害,格日乐图发现家里的草场几乎寸草不生、赤地千里。

  为了恢复草场,格日乐图和爱人把300多只羊寄养在亲戚家,两人把草场用铁丝网围封好后,来到锡林浩特打工。3年后回到老家重新拿起了牧羊鞭。

  此次综合性自然灾害后,锡林郭勒草原的决策者们把生态保护工作作为一切工作的重中之重,提出并实施了一系列保护草原的工程措施,时至今日,仍在为建设祖国北方生态安全屏障而努力着……

  “我们这一代牧民都有靠双手、靠劳动的信念。未曾想,盲目地勤奋劳动让我们这一代人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好在有党的好政策的眷顾,我们赖以生存的草场正在逐渐恢复。如果不能给子孙后代留下绿水青山的话,我们这一代就是历史的罪人了。”一番思考后,格日乐图心情沉重地说出了这么一番话。

  80后牧民靠智慧养畜:做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文章,大步迈向现代化畜牧业

  莫日根是1980年生人。2000年大专毕业后放弃了城里工作的机会,义无反顾回到家乡当起了牧民。

  “当我看到曾经美不胜收的草原变成了裸露的沙丘,父辈们的脸上满面愁容,我决定要恢复草场的昔日面貌。”回到草原的第一天起,莫日根就思索着如何才能取得生态和经济双效益的大问题。

  他首先把自家5600亩草场分成了4处,1500亩草场当做夏营盘,3000亩草场是冬季营盘,还有800亩的草场羔羊专用,剩下的300亩常年禁牧,用作打草。与此同时,逐年缩减牲畜头数,做好提纯复壮。如今,他家养殖的200多只羊100%都是最优良的品种苏尼特羊,30多头牛也是纯种的西门塔尔牛。

  连续十几年注重生态,他家的草场盖度和高度明显要比周围的牧民家好得多。300亩打草场几乎每年能储存1万多公斤草。这在十年九旱的苏尼特草原实属不易。“现在做好畜牧业,最重要的是算好账,在数字上做文章。牲畜头数多,不一定收入就高。要把握好效益最大化的平衡点,合理利用草场。”虽然年纪不大,但说起养畜,莫日根胸有成竹。

  2014年初,习近平总书记在我区考察时指出,发展现代畜牧业,一项紧迫任务就是要保护和建设好这片大草原,把保护基本草原和保护耕地放在同等重要的位置。

  锡林郭勒盟在现代化畜牧业进程中,始终牢记总书记的殷殷嘱托,在推进农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始终以草原生态保护为前提,以市场需求为导向,把增加绿色优质农畜产品供给放在突出位置,着力打造结构更加合理、保障更加有力的农畜产品结构体系,提出并实施了“减羊增牛”战略。2017年,锡林郭勒盟天然草场载畜量近年来首次出现负增长,农牧民收入增速连续5年高于地区生产总值增速。

  “我今年的打算就是调整养殖结构,留下100只羊,把牛的头数增加到50头,寻找增加收入和保护生态的最佳平衡点。”莫日根如是说道。

  在党的十九大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保持土地承包关系稳定并长久不变,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30年”。

  这无疑给像莫日根一样有远大抱负的新型牧民吃了一颗长效“定心丸”。“我一家的草场再恢复,也影响不了大环境。因此,我琢磨着联合附近的牧民,建立一个合作组织,用共同的力量走上规模化经营,与龙头企业建立利益联结机制的现代化经营道路,保障增收的同时,做好生态建设,让我们草原的明天更加亮丽。”莫日根的一席话充满着新时代新型牧民的智慧。

  40年物换星移,40年岁月如歌。

  在这40年当中,上千年的游牧文明的沉淀因草畜双承包制的实施而厚积薄发,36年的裂变让千里草原绽放最绚丽的光芒。(记者 巴依斯古楞)

草畜双承包制

分享到: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天堂草原

更多>>

热点排行

热门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