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自治区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管 内蒙古网络文化协会主办

设为首页 收藏 登录

靓丽内蒙古

当前时间

活力内蒙古官方账号:

草原历史首页 草原往事 历史人物 钩沉揭秘 考古发现 老照片 地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草原历史 >> 考古发现

触摸霍洛柴登古城千年的繁华与沧桑

分类:考古发现  2017-09-27 16:44:35  来源: 内蒙古日报   热度:
一座座沐浴千年风雨的草原古城,因历经沧海桑田、岁月更替而更显从容深邃,因历史厚度和人文积淀而愈加经典耐读。

铸钱作坊遗址内的钱范。


霍洛柴登古城遗址监控站安装了 监控和报警设备。


霍洛柴登古城遗址南墙遗迹。


古城遗址中陶片、板瓦、菱形纹砖块等俯拾皆是。


铸钱作坊遗址




  

  一座座沐浴千年风雨的草原古城,因历经沧海桑田、岁月更替而更显从容深邃,因历史厚度和人文积淀而愈加经典耐读。

  地域辽阔的内蒙古,地理环境丰富而多彩。数千年前,这里就存在令人惊叹的文化形态。西汉时期,这里建造了较多的城郭和军事交通要塞。元朝在草原营建的城市甚至对世界文化历史产生了重要影响。明清时期,这里兴建的城池逾500座。

  让我们一起目睹草原古城的绚丽身姿,感受草原文化的独特魅力。拂去历史浮尘,探寻故城印迹。

  ——编者

  秋日的一个黄昏,驱车从鄂尔多斯市杭锦旗锡尼镇出发,沿通往磴口县的县道,不到半个小时便来到位于浩绕柴达木嘎查北2公里处的霍洛柴登古城。耸立在道路旁的古钱币雕塑格外醒目。古老的霍洛柴登古城、蜿蜒的柴登河、平坦的草原和田地在夕阳余晖的浸染下,呈现出静谧与深邃之美。

  草原上的霍洛柴登古城遗址于上世纪70年代被发现。古城为长方形,东西长约1446米,南北宽约1100米。古城南、北、西三面城墙墙基断续可见,墙基用白泥夯筑,很坚硬。

  这里出土了“西河农令”“中营司马”等汉代官印,发现了铸钱作坊遗址、烧制陶器窑址、炼铁遗址等。这座规模较大的城池为什么会有铸钱作坊?这片古老的草原,究竟埋藏着怎样的秘密呢?

  西汉西河郡郡治所在地

  霍洛柴登古城依山傍水,柴登河从城东绕过城北,在城的西面向南蜿蜒而去。

  走进古城遗址,未见残垣断壁与青石板路,只见用白泥夯筑的墙基在绿草中若隐若现。地面上红、黑、灰等颜色的砖瓦、陶片俯拾皆是。站在古城西中部高出地面的大型建筑基址上,见其周围砖瓦成堆,随行的杭锦旗文管所所长高平介绍说:“这里应为官署区。”从官署区往南走,地势平坦,隐约可见一条南北宽约50米、东西向的大街。

  官署区附近的铸钱作坊遗址,已用蓝色的塑钢板房罩了起来。这里发现了钱币窖藏,有五珠、货泉、布泉、大泉五十、小泉直一、布币等多种钱币。再往北走约50米,地表散落着大量铁甲片,可能是铸造兵器的场所。高平说:“铸钱作坊遗址与铸造兵器遗址均在官署区附近,足以证明铸钱和铸造兵器均为官家严格控制。”

  古城遗址北部一片面积约100平方米的地方,遍布铁渣、铁块,灰层厚达1米以上,为炼铁遗址。高平介绍,在古城的东南和东北部均发现大片铜渣和破碎铜片,应为冶炼铜遗址。在古城西部柴登河东岸坡地上发现多处窑址。在古城的东、南、西三面山梁上,分布着1000余座墓葬。

  高平说:“根据古城内出土文物及其周边分布的墓群看,古城建造和使用的时代相当于汉武帝到王莽阶段。再从古城墓群规模分析,古城应是西汉时西部地区的重要城池之一。根据1974年在古城出土的“西河农令”铜印以及古城城垣规模推测,古城可能属西河郡辖地,应为西河郡郡治所在地。”

  《汉书·地理志》记载:“西河郡,武帝元朔四年(公元前125年)置。”西河郡辖有南部、北部、西部3个都尉。北部都尉治所应当位于整个西河郡的西北部一带。在霍洛柴登古城遗址西北约16公里处,一片丘陵的顶部坐落着敖伦布拉格古城。古城为两重城,外城略呈方形,东西长约530米,南北宽约500米。内城位于外城的西北角。从敖伦布拉格古城的规模及其与霍洛柴登古城的相对位置来看,敖伦布拉格古城符合北部都尉治所的条件。

  在霍洛柴登古城遗址东南约70公里处,有一座扎尔庙古城,也是内外两重城,内城保存较好,东西长约360米,南北宽约300米。古城出土了汉五珠、汉半两铜钱等。在距扎尔庙古城遗址不远处,古城梁古城遗址的四面城墙明显可见,墙基由红泥夯筑,东西约400米,南北约450米,城内砖瓦堆积高出地面约4米,为大型建筑所在。高平介绍说:“这几座古城遗址都在一条线上,均为西汉时期所建,是西汉抵御匈奴的驻军重镇。”

  2000多年前的铸钱作坊

  在霍洛柴登古城遗址内,整个铸钱作坊遗址发掘区特别显眼。从塑钢板房的西门进入,见铸钱作坊遗址平面呈长方形,有火道、排水沟、冷却炉、砖坑、模子等等,还看到了一块极其珍贵的钱范。这是个炼、铸、存一条龙的铸钱作坊,当时应是统一规划建造而成。

  杭锦旗文管所副所长那顺介绍说,2012年8月,霍洛柴登古城遗址内发生了3起古钱币窖藏被盗案件。在犯罪人员被缉拿归案的同时,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与杭锦旗文物管理所对该窖藏及附近被盗掘地点进行了抢救性发掘,让人惊喜的是,在一处700平米的探方中发现烧制钱范和铸钱作坊遗址,并出土了大量钱范、古钱币、陶器、铜器、铁器、石器等。

  那顺介绍说:“考古人员在烧制钱范和铸钱作坊遗址内发现钱范烘焙窑及铸币窑各1座。烘焙窑窑室保存较好,窑顶部塌陷。铸币窑保存较差。”

  判断是不是铸钱作坊的一个重要依据是看有没有钱范。考古人员在窑室及附近文化层中发现了100余块钱范(陶母范)、其他陶范20余块。其中有7块是有确切纪年的钱范,上有文字“始建国元年三月”“钟官工……”等。始建国是王莽年号。有确切纪年的钱范非常珍贵,因为习惯上铸钱后必须要毁版。铸钱作坊遗址年代应该在汉武帝以后至新莽时期(公元前110年至公元14年左右),时间跨度百年以上。

  从发掘出土的西汉“半两”“五铢”铜钱及“大泉五十”“小泉直一”钱范、窖藏“货泉”“货布”“布泉”“五铢”等铜钱来看,再次证明王莽货币改革是我国古钱币发展史上一个特殊时期。王莽在不到20年的时间里币制就有4次大的变动。王莽在居摄时期,始铸一刀平五千、契刀五百、大泉五十。始建国元年,进行第二次币制改革,悉废错刀、契刀、五铢钱,另铸小泉直一,与大泉五十并行,同时“又遣谏大夫五十人,分铸钱于郡国。”发掘证实鄂尔多斯地区当时已有铸币机构及地点,并且同时铸造多种货币,说明王莽时期改变了汉武帝时期郡国不能铸钱的制度。

  王莽币制改革因多而繁造成混乱而失败,但因铸币形制别具、制作精良,历代为人们所青睐。其中闻名遐迩的是“一刀平五千”,俗称金错刀。西汉诗人张衡的《四愁诗》中有“美人赠我金错刀,何以报之英琼瑶”的诗句。

  鄂尔多斯地区地处黄河南岸,古称河南地。秦汉时期,为了抵御匈奴,秦、汉王朝曾多次在此派重兵攻取、驻守。从发掘出土的钱范、钱币实物情况看,可能是就地解决当时军事、经济方面的费用。当时这里众多的城池和驻军,建有相当规模的铸钱作坊,都说明在西汉至新莽时期,鄂尔多斯地区是其直接管辖而且是经济比较发达的地区。

  古城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

  如今,蜿蜒的柴登河虽然已带走了霍洛柴登古城曾经的繁华与喧嚣,但夕阳下的古城,依然诉说着霍洛柴登古城的沧桑历史。

  霍洛柴登古城遗址是非常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高平介绍说,对于文献记载相对匮乏的北方草原地区来说,霍洛柴登古城遗址和铸钱作坊遗址及其周边的墓葬群,无疑是研究该地区西汉时期历史、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的重要实物史料;霍洛柴登古城只在西汉至王莽阶段使用,受后来人为破坏的因素较少,因此古城基本保持了当初的布局和设施等,这对于研究汉代的城市营造制度,提供了第一手的资料,是其他后代延续使用过的古城所不具备的特性;霍洛柴登古城所处的特殊地理位置,无论是西汉前期中原王朝对匈奴的抗御,还是后来胡汉和亲的绵延岁月,这里不仅是西汉王朝控制北方的前沿阵地,而且在维系、沟通中原与北方边陲地区关系史上一直都发挥着重要作用,因此,霍洛柴登古城遗址对于研究中原王朝与北方匈奴的战争史、商贸史、民族关系史等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霍洛柴登古城所在的鄂尔多斯地区,是秦、汉王朝重要的屯田之所,因此古城是研究这片古老土地荒漠化原因,以及该地区自然地理、气候变迁的重要佐证。

  1986年,霍洛柴登古城遗址被列入内蒙古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6年,该古城遗址被国务院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为了保护这一珍贵的文化遗产,1993年,杭锦旗划定了霍洛柴登古城遗址保护范围,并在保护区安装了网围栏。之后,在保护区内退耕还草,在其外围进行植树造林。为保护古墓等田野文物,从2006年开始,内蒙古文物局通过与科研部门合作,开发出一种被称为“草原神灯”的文物安全防范工程项目。去年,在霍洛柴登古城遗址建成监控站,在监控目标周围多处布设监视、识别和报警装置,并与当地公安部门联网。一旦监控目标附近出现异常情况,监控装置就会自动向监控站和公安部门报警。整套装置有效保护监控面积可达数平方公里,霍洛柴登古城遗址得到有效保护。(记者 阿荣)

霍洛柴登古城

分享到: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