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自治区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管 内蒙古网络文化协会主办

设为首页 收藏 登录

靓丽内蒙古

当前时间

活力内蒙古官方账号:

草原历史首页 草原往事 历史人物 钩沉揭秘 考古发现 老照片 地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草原历史 >> 考古发现

四合花纹“纳石失”辫线袍

分类:考古发现  2018-03-08 11:12:17  来源: 呼和浩特晚报   热度:
中国的丝织品尤其出名,但其不易保存的特性,又让出土的丝织品文物异常珍贵。


  中国的丝织品尤其出名,但其不易保存的特性,又让出土的丝织品文物异常珍贵。华美瑰丽的丝织品,是中国人思想智慧的结晶,并且在不断发展变化中,丝织品的织造工艺也在不断提升。将黄金制造的金线织入服装内,使其变的光彩夺目,熠熠生辉。同时这件华服也就变成了一件艺术品。

  四合花纹纳石失辫线袍,元代,织金锦,袍长142厘米,两袖通长246厘米、袖口阔14厘米,下摆宽115厘米,内蒙古包头市达茂旗大苏吉乡明水村出土,是目前国内保存相当完好的一件辫线袍。

  袍为右衽交领,窄袖,束腰。底襟、左下摆夹层处及两个袖口为头戴王冠的人面狮身团窠纹。袍右侧腰部缀有六对扣袢,内襟左侧有两对扣袢,相对应的两条被撕掉而缺失。其制作方法为:一组辫线由两条S捻向的丝线Z捻并丝,另一组正好相反,以此获得辫线的效果。

  元朝统治者在统一中国的征战中,俘虏和征调的工匠,有时多达几十万名。在元朝官营手工场中,除了灭宋后,从江南挑选的十余万丝织工匠(蒙古人称之为“巧儿”)。这些不同民族的工匠被安置在同一地区无偿地进行生产劳动。他们相互交流,共同推进了织金锦技术的推广和提高,也使得这一时期的北方丝织物在织造及纹样上都带有明显的异域风格,如袍服上的人面狮身纹饰就带有极强的中亚风格,是中西文化交流下的产物。

  “纳石失”——黄金打造的织金锦

  “纳石失”其实是波斯语的音译,翻译成汉语,就是织金锦。以金缕或金箔切成的金丝作纬线织制的锦就叫织金锦,因此这件服装里含有大量的黄金。早在战国十六国时,我国已能生产织金锦。而“纳石失”则是波斯特产,在元朝时,被译为“纳石失”,因此这件文物才用了这个名字。

  中国古代丝织物加金大约始于战国,汉代以后进一步发展,唐宋时期织金技术已臻成熟。但是织金锦缎的真正流行,要到女真人统治中国北部以后才开始,到元代则达到鼎盛。唐宋丝织物以色彩综合为主的艺术风格,至此演变为用金银线来作主体表现。这种现象的产生,一方面与北方少数民族的艺术欣赏习惯、装饰爱好和广漠环境等因素有关,因为北方寒冷少水,周围的色彩较单调,唯有犹如太阳光芒般金光灿烂的金色,给生活在广漠中的人们带来一丝生机。因而蒙古族、契丹族、女真族的上层达官贵人的衣着崇尚用金,“无不以金彩相尚”,并以此显示他们的财富和地位。另一原因是这些民族的上层人物通过战争获得了大量的黄金。中国史书有金代大量使用“拈金锦”(即圆金锦)的记载,仅宫室布置就用织锦工人1200人工作两年。但现存出土或传世的遗留品不多。

  辫线袍——蒙元时期的流行款式

  辫线袍是蒙元时期最为流行的袍服,时称“辫线袍”,俗称“辫线袄子”,或称“腰线袄子”。其式样如《事林广记》中步射总法插图射箭人物所穿袍服。辫线袄产生于金代,至于大规模使用则在元代,最初可能是身份低卑的侍从和仪卫的服饰,后来穿辫线袍不限于仪卫,尤其是在元朝后期,一般“番邦”侍臣官吏形象,大多穿此服。

  从服装结构,蒙元时期辫线袍形制保留了便于骑射、利于保暖的窄袖束腰、上紧下松、上衣下裳连属的袍裙式民族特色。《元史·舆服志》:“辫线袄,制如窄袖衫,腰作辫线细褶。”“腰作辫线细褶”的工艺有“折褶”和“缝缀”两种方法。其中“折褶”工艺是利用面料本身材料打褶形成。“缝缀”工艺是另用材料缝于腰部,且其材料“用帛做腰线”和“丝线捻成”之分。当前,学界有一种观点,即腰间缀搓捻而成的“辫线”的为“辫线袍”,而腰间横缀条状织物的为“腰线袍”。

  元代辫线袍虽也是裁断后缝合,但需要在下身加入大量的褶量,使下摆呈现出裙子式样的宽大下摆。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便于骑乘和活动方便。辫线袍上身紧窄合体,下摆宽松,腰间密褶,在整体外观上呈现出松紧有致、疏密相间的节奏感。辫线袍服的这种形制与游牧民族的马背生活和谐统一。上紧使人在骑马时手臂灵活自由;下身宽松则易于骑乘;腰部作辫线细褶,其目的在于蒙古人骑乘时为保护内脏和腰背而形成的。可以增加腰部的支撑力,穿者在骑马射箭时更为舒适。它是中国古人在后部或两侧开衩的“缺胯袍”式样之后,赋予服饰机能性的又一种新形式。

  四合花纹——寓意天下

  四合花纹,在我国古代的花纹中十分常见。“四合”寓意四面八方,代指天下。象征着心愿、希望和梦想。四合纹的款式很多,各种各样的事物都能被作成四合纹,四合纹犹如灵芝、云朵、花瓣等等图片组合成四边合拢的造型,伴随特定的时期、地域、文化认同而抽象提炼,进而演变成为一种约定俗成的符号。

  其中最为常见的便是四合如意纹。一说认为四合如意纹的形成和发展受到了中国传统的卷草纹样的影响,心形结构就是由卷草纹演变而来的,它自春秋战国时代以来就已经成为了一种形态表征和一种美的运用。六朝时期云冈石窟中的石刻装饰纹样,其中三瓣叶或四瓣叶卷曲而婉转的卷草纹样被两个涡卷相切分开,形成了一种特定心形结构的卷草如意纹。另一说认为四合如意纹的起源是云气纹,最早始于商周时期的云雷纹。至两汉时期云气纹逐渐走向成熟。

  特定历史环境下的产物

  蒙元宫廷用金风气之盛旷古未有,从饮具、食具到马鞍、家具,皆用金银器打制, 蒙元人将他们对黄金的偏爱体现在丝绸上,装饰手段的重心从多彩转向金色的体现,因此,在织、绣、染工艺中均大量地使用黄金,金光闪烁的织锦真正体现了“与金同价”。

  在元代所有加金丝绸中,以金线显示花纹的纳石失最具时代特色。由于纳石失图案华丽、光泽强烈,因则蒙元权贵对这种西域传统织物特别钟情,用它裁制高档衣帽、帐幔、茵褥,又时常当作袄袍的领、袖缘或大块地缝缀于袄袍上,以显耀他们的富足。据《马可·波罗游记》所述,当时元代的蒙古贵族不仅衣着满身红紫细软、组织华丽的纳石失金锦,就连日常生活中的惟幕、被褥、椅垫等都为纳石失所制,无一例外,甚至连军营所用的帐篷也是由这种织金锦制成的,绵延数里,场面十分壮观。

  当时风靡一时的纳石失锦服主要是袍服。长袍大多为交领、右衽,衣长过膝,与同样在北方的女真、契丹等民族的左衽衣式有很大区别。其中最突出的是腰线,或称辫线袍,其特征为上下相连,窄袖,下部呈裙状,腰部打褶,一般较紧身,适合骑马驰骋。而袖身特别肥大的贵妇礼服大袖袍也经常使用纳石失织金锦制成。

  元代纳石失主要产于官府作坊,在《元史·百官志》记录的大约有5处,归属工部的有3处:其中设在大都的别失八里局就以生产衣缘纳石失为主;归属储政院的有2所,即弘州(今河北阳原)纳石失局和荨麻林(今河北张家口西之洗马林)纳石失局。这些纳石失局的织工多为西域工匠。(李蒙)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