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自治区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管 内蒙古网络文化协会主办

设为首页 收藏 登录

靓丽内蒙古

当前时间

活力内蒙古官方账号:

草原历史首页 草原往事 历史人物 钩沉揭秘 考古发现 老照片 地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草原历史 >> 考古发现

辽金花银龙纹 “万岁台”砚

分类:考古发现  2018-04-19 17:36:49  来源: 呼和浩特晚报   热度:
砚是从研磨器逐渐发展演变而来的,在新石器时代就已经出现“砚”,其历史比笔、墨、纸都长。


  我国自古就把砚解释为研磨工具。汉刘熙《降名·释书契》:“砚,研也;研墨使和濡也。”汉许慎《说文》:“砚,石滑也。”“滑”训作“利”,与研磨用义。辽金花银龙纹“万岁台”砚出土于耶律羽之墓位。该墓位于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阿鲁科尔沁旗罕苏木朝克图山。1992年因被盗掘,由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会同赤峰市博物馆、阿旗文物管理所,对墓葬进行了抢救性发掘。契丹贵族的墓葬中的砚台本就稀奇,而砚上刻有“万岁台”三个字更是引人遐想。

  砚的历史与发展

  砚是从研磨器逐渐发展演变而来的,在新石器时代就已经出现“砚”,其历史比笔、墨、纸都长。在安阳殷墟妇好墓和洛阳本周墓中,均出土有调色器物,可算是砚的鼻祖。砚在文房四宝中,最受钟爱,因为纸会写尽,墨能磨蚀,笔将用秃,唯有砚台可伴随主人左右,经久不坏,宋人苏易简在《文房四谱》中对砚有一段动情的话:“‘四宝’砚为首。笔墨兼纸皆可随时收索,可与终身俱者,惟砚而已。” 古代文人雅士均视砚为知己和文房中、书案上必备的工具,留下了许多爱砚、赏砚、藏砚的佳话。

  我国制砚历史久远,品种繁杂,装饰各异。随着历史的演进,形制也各具特色,富有强烈的时代气息。从唐代起,端砚、歙砚、洮河砚和澄泥砚被并称为“四大名砚”,其中尤以端砚和歙砚为佳。

  “辽砚”因始产于辽代而得名。据说辽景宗时,北枢密院史兼北府宰相萧思温常为世代以骑射骁勇著称的契丹民族,少有像汉人那样精于文章者而感遗憾,更为汉人的文房四宝所吸引,能有代表自己民族特点的砚台成了他多年的愿望。一天,他去庙堂还愿,途经桥头镇的小黄柏峪,一眼就相中了那里的石料,带回去进行研究,果真符合制砚的标准。于是派人前去开采,采回石料经过精心选择,再由能工巧匠精雕细刻,很快十几方精美的砚台完成了。当他将这些砚台送进宫后,深得景宗皇帝和萧太后(萧思温之女)喜爱。景宗拿了一方龙凤砚爱不释手,反复品味、鉴赏,赞不绝口,索性将自己御案上的端砚换下,并欣然挥毫在砚台上题了‘大辽国砚’四个字,辽砚便从此得名。”

  辽砚中的珍品

  金花银龙纹“万岁台”砚盒平面略呈梯形,盒身内套一层素面银片,盒底有花式足13个,周边錾刻忍冬卷草纹。盒盖盝顶,正面下端錾刻波涛,中部横冲腾龙,三枝立莲穿绕于龙身、其中一朵盛开,经龙嘴衔立于龙头横部,花蕊之上竖刻“万岁台”3字,上端錾刻远山浮云,一轮骄阳冉冉升起。盒盖四边白錾牡丹、环形花纹。盒内装箕形石砚。砚长18.4厘米,宽11至13.6厘米,高7.6厘米,1992年阿鲁科尔沁旗罕苏木辽耶律羽之墓出土,根据该墓出土的墓志铭,知其年代为辽会同四年(公元941年)。砚盒为银质,平面略呈梯形,内置箕形石砚。砚台的原始形态为较平整的河光石。

  辽砚素以龙雕腾起而扬名天下,有龙必驾云,伴之龙砚主题,辽砚的云雕也可谓变化万千。那若烟非烟,若云非云,郁郁芬芬的云,缥缈空灵。耶律羽之墓墓室建造极尽奢华,结构精细考究,犹如地下宫殿,是辽代早期十分重要的大型契丹贵族墓葬。

  金花银龙纹“万岁台”砚图案构思新奇,工艺精湛,富有立体感,是极为难得的珍稀之物,盒盖四边錾刻牡丹、忍冬卷草花纹。盒内为箕形石砚,内装毛笔两支,毛笔上饰银箍,亦錾图案,应为耶律羽之生前使用的物品。

  此硕盒造型优美,装饰华丽,系采用鎏金錾花工艺而成。金花银是银器制作工艺的一种,先在银器上錾出图案,后在图案上鎏金,这样既突出了图案,又产生了黄白相间,相互映衬的视觉效果,工艺虽显繁缛,但可使银器更加富丽,可在五代后梁北平王王处直墓葬壁画中见类似器物。

  耶律羽之是谁?

  耶律羽之为契丹迭刺部人,为东丹王耶律倍东丹国中台右平章事,是掌握东丹国实权的人物。葬于辽会同四年(941年),是辽初最具有代表性的墓葬之一。耶律羽之墓的发现,不论在墓葬形制或随葬遗物上,都充分显示出辽代初期契丹贵族与中原汉文化之间的关系。

  在用灰色砂岩做成的题为“大契丹国东京太傅相公墓志铭并序”的墓志中,用1210个楷书文字记载了耶律羽之属皇族近支的显耀世系,及其生平事迹。耶律羽之正是大辽王朝开国皇帝耶律阿保机的堂兄弟,属皇族显贵。耶律羽之曾跟随耶律阿保机平定当时的渤海国,设立附庸于大辽王朝的东丹国,并出任东丹国中台省右次相,后由于太子耶律倍出走后唐,耶律羽之因抚民有方升为东丹国左大相,后又出任东京太傅相,成为东丹国的实际统治者。

  耶律羽之墓坐落在赤峰阿鲁科尔沁旗罕苏木东南如同簸箕形的山洼中,这座山峦的主峰峰尖鬼斧神工般地形成一个大沟堑,远远看去就像一个裂缝,所以当地人称此山为裂缝山。

  在耶律羽之墓南约400米处有两座土丘,登上土丘,会发现这两座土丘与东、北、西三面的环形山脉及山脉凹处的石墙,形成了一个布局严谨的封闭式墓群。在墓群前排正中,还发现了享殿基址,20余座墓葬就分布在其两侧及其两侧后方,构成了气势非凡的耶律羽之家族墓群。耶律羽之墓位于整个家族墓群的西南,同整个家族的人比起来地位更加显赫。

  “万岁台”砚被追缴幸存

  耶律羽之墓因地处偏僻躲过了女真人的铁蹄,然而却没能逃过盗墓人的魔掌。在耶律羽之墓的墓门前有两扇一人多高的石门,可惜一扇石门已被拆下,并成为盗墓者出入墓室的“梯子”,上面的色彩已被踩得无一点痕迹。另一扇完好无损的墓室石门上有彩绘的门神,如真人般大小,披甲执剑,怒目虬髯,威武骠悍,由黄、黑、红等色彩绘成。

  盗掘后的耶律羽之墓还留下了许多文物。考古人员过筛出土了很多琥珀珠、玛瑙管等文物,在耶律羽之墓的东、西耳室出土了部分鎏金铜马具饰件。在清理耶律羽之墓主室时,发现了许多已被撕成大小碎块的绢、绫、罗、锦等丝织品,里面有耶律羽之四季穿的衣服,有袍、内衣、袜子等,还有丝制幔帐。这些丝织品上绘有奔鹿、团风、花卉等图案,一件夹衣的残片上还用金线绣着一只金光灿烂的孔雀。考古人员小心翼翼地叠起来,放在箱子里,以备修复。在土中还清理出了墓主人耶律羽之及其夫人的两个下颏骨。

  为了追缴文物,民警们经过45个昼夜的侦破工作,耶律羽之墓被盗案告破。收缴回来的文物主要有瓶、壶类实用器,有鸡冠壶、穿带瓶、花式口腕等瓷中上品。其中有迄今为止最大的白釉穿带瓶,通高近70厘米。还有一对胎质坚硬细密、釉色一白一黑的皮囊壶,也叫马镫壶,形状像马镫。在这收缴回来的众多文物中,就有金银龙纹“万岁台”砚。

  “万岁台”砚到底有何身世?

  在辽代,金银器主要为皇室贵族使用,普通百姓望尘莫及,然“万岁台”砚精美砚盒之内之石砚则相对拙朴,制作工艺粗放简洁,恰与契丹游牧民族粗犷气息相吻合。契丹人长期游走于大漠之中,以骑射骁勇著称,同时以开放的情怀,兼容并包其他民族的先进文化。史载耶律羽之曾任契丹东丹国左相,并长期实际主政东丹国,羽之本人在征战之余,喜读书,好方术之学,具有深厚的汉文化功底。其主东丹国王耶律倍对于汉文化亦十分推崇,汉学造诣深厚,砚盒錾书“万岁台”中“万岁”应系耶律倍代称。“万岁”二字本不应出现在臣属使用物品款识之列,其来源可能有几种:一为契丹皇帝耶律德光所赐;或为渤海国王使用的物品,后落入耶律羽之手中,三为此砚原属耶律德光所有,出走后唐后,耶律羽之得之。据“万岁台”三字及耶律羽之生平推断,此砚应是辽太宗耶律德光所赐。

  这件国宝经历了万千磨难,终于重回了大家的视野,并收藏于内蒙古博物院内。它的来历、它主人的身份、它的精美……一一为人道来。(李蒙)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