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自治区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管 内蒙古网络文化协会主办

设为首页 收藏 登录

当前时间

活力内蒙古官方账号:

草原历史首页 草原往事 历史人物 钩沉揭秘 考古发现 老照片 地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草原历史 >> 考古发现

嵌贝彩绘陶鬲:碰撞融合的生活智慧

分类:考古发现  2021-01-14 17:00:06  来源: 内蒙古新闻网   热度:
嵌贝彩绘陶鬲,是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大甸子村夏家店下层文化墓葬出土的文物。2006年6月被内蒙古文物专家组鉴定为一级文物。

彩绘细节


卷沿细节


嵌贝彩绘陶鬲


嵌贝彩绘陶鬲,是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大甸子村夏家店下层文化墓葬出土的文物。2006年6月被内蒙古文物专家组鉴定为一级文物。“嵌贝”“彩绘”“陶鬲”,它的名字已经概括出了它的基本特征。嵌贝彩绘陶鬲精美的外表让人无法相信,这是来自于距今4000年左右的先人智慧,每一处都绽放着迷人的神秘光芒。在这件文物身上,隐藏着大量的文化信息,吸引人们走进它的世界。

夏家店文化绽放文明之光

陶鬲是古代陶制炊器,使用时在下面直接燃火煮食,3个大腹便便的“袋状足”是它最显著的特征。

嵌贝彩绘陶鬲作为陶鬲家族的明星成员,来自于夏家店下层文化大甸子遗址。

夏家店文化因1960年中科院考古所在松山区王家店乡夏家店村发掘而命名。夏家店文化遗址是两种不同性质的文化叠压在一起的,人们把堆积在下层的早期青铜文化命名为“夏家店下层文化”,距今4200~3600年,相当于中原的夏王朝时期;在上面鼎盛时期的青铜文化命名为“夏家店上层文化”,距今3000~2500年,相当于中原的西周和春秋时期。

1974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内蒙古队在内蒙古赤峰市大甸子村发掘夏家店下层文化聚落遗址和墓葬,历经10年左右时间发掘完毕。

大甸子遗址包含有居址、墓地两部分。发掘的器类有很多,包括鬲、盆、鼎、罐、尊等。其中,鬲是出土数量最多的器物之一。在大甸子墓地共清理804座墓,出土420件彩绘陶器,这些陶器具有较高的考古与艺术价值,嵌贝彩绘陶鬲就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彩绘陶器。

这个考古学文化群体受到红山文化、小河沿文化等本地区新石器时代文化的影响,展示出古朴先民的生活印记,发展出耀眼的文明之光,与中原地区的商、四川蜀地的三星堆等文化共同构成了中华文明多元一体的文化格局。

海贝装饰独具特色

彩绘陶鬲作为一种随葬器或是礼器,一直被学界所重视,是了解古人的生活、文化的重要媒介。

嵌贝彩绘陶鬲的外形十分出众,它身高29.5厘米,敞口卷沿,口径22厘米,筒状腹,三袋形空足,柱状实心足尖。

它是将陶胎烧成之后在其表面进行彩绘的,材质为泥质褐陶,腹部用红白两色绘云雷纹,足部施以黑彩,庄重典雅,整个陶鬲造型协调优美、线条流畅。

陶鬲唇沿嵌8枚白色海贝。4个贝壳间粘贴有4个圆形蚌泡。海贝在当时作为货币使用,象征财富和地位,可见在当时对于陶鬲等器物的装饰已经有了一定的审美要求。

此外,海贝装饰还有另一层寓意。齿贝镶嵌彩鬲口沿与圆满蚌壳相互映衬,代表四方八面照耀往来路前程似锦。在史前文化中,贝壳的蛤蜊光的靓白特性伴随逝去的人进入黑暗世界,有指引方向的作用。

嵌贝彩绘陶鬲的海贝装饰与它的彩绘纹饰是相得益彰的。

大甸子墓地是夏家店下层文化中最具代表性的遗存之一,其丰富的内涵多年来深为学界所关注,尤其是其中的彩绘,更是大家关注的焦点。大甸子彩绘陶器数量多寡、组合关系、纹饰种类的变化等具有标志墓主人生前社会等级、地位、身份等功能,是夏家店下层文化进入文明社会的重要物质成就和精神成就。

大甸子墓地前后跨越时间长度大约在150年左右,相对较短。但就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却出现了极为丰富的彩绘纹饰类型,形态多种多样,有些型别可以看出明显的变化轨迹,但又很难划分出不同的式别,可见在这一阶段其文化更新速度很快,文化创新能力很强。

彩色云雷纹饰承前启后

据内蒙古博物院研究员汪英华介绍:“嵌贝彩绘陶鬲上的云雷纹已经有后期青铜器纹饰发展的方向了。”不同时期的不同器物有着相似的纹饰图案,他们的审美思想是相互交流、相互影响的。

大甸子墓地出土的彩绘陶器数量众多,变化各异,从早期到晚期的发展体现了由繁到简、由具象到抽象、由自由结构到程式化、规整化布局的总体变化规律。根据纹饰的分类与演变考察,能够看出先民思想的转变和发展。纹饰风格从早期到晚期均有较强设计感和个体特色,规制性始终不强,单元无定式。

嵌贝彩绘陶鬲就属于抽象类纹饰,它的图案纹饰特色鲜明,外部是用红白两色矿物颜料绘制成云雷纹图案,再构成连续的单元,使得这件器物拥有了古朴典雅的气质。

大甸子墓地彩绘陶器上主要可见4种颜色:器表本身的黑灰色,颜料绘制上去的白色和红色,以及偶尔可见红白颜料混合而成的橙色。

嵌贝彩绘陶鬲就是以白色为主纹,以红色填底。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大甸子先民用红色或白色填底时,往往并不填满。这并不是偶然,而是画工有意为之。白色主纹外,除去红线勾勒,还露出底色黑线一道,使得纹饰整体层次更加丰富。

大甸子先民有意识地将陶器黑灰底色与红白颜料一样,作为谋篇布局可以使用的颜色之一,极大地丰富了彩绘陶器纹饰创作,使其更加繁复、精美,体现了当时的画工对底色的良好运用和独特审美。通过一件文物,让数千年后的人们看到了古代先民表达美的能力,也看到了他们用勤劳的双手创造生活的智慧。(徐跃)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