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自治区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管 内蒙古网络文化协会主办

设为首页 收藏 登录

当前时间

活力内蒙古官方账号:

草原历史首页 草原往事 历史人物 钩沉揭秘 考古发现 老照片 地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草原历史 >> 地方志

风卷秦直道

分类:地方志  2017-01-03 16:25:14  来源: 北方新报   热度:
四月,我们驱车前往鄂托克旗开展工作调研。彼时,鄂尔多斯高原正是百草枯黄之际,天宇甚高,劲猛的春风吹动着起伏的丘陵如海似涛。

  四月,我们驱车前往鄂托克旗开展工作调研。彼时,鄂尔多斯高原正是百草枯黄之际,天宇甚高,劲猛的春风吹动着起伏的丘陵如海似涛。车出东胜西北20公里,只见一道高出地面一米左右的黄色土垣,在远方逶迤前伸,朋友介绍,这就是秦直道!

  寻访古道

  翻过两道山梁,只见一块巨大的石头迎风壁立,上书:大秦直道。离石头不过100米,便是一处雕有青铜奔马车的塑像,四匹黑色骏马口阔目张、扬鬃奋鬣,拖动着带有伞盖的战车向北飞驰,仿佛就是一组活物,腾腾然超越二千多年时空迎面疾驰而来。顺着石壁向南,是一条平整舒展近30米宽的红胶泥残路,有一段路基有一半被雨水冲刷成有30多米深的深沟大壑,坡下便见断面处那层层红色砂岩。

  这条古道残址是中国最古老的高速路——大秦直道!如果无人介绍,你根本就不会想到这就是闻名千古的秦直道。这就是秦国耗用30万民力建造成的浩大工程,秦国创造出的万里长城、秦直道、兵马俑等工程引得多少人的赞叹啊!

  追忆大秦

  秦直道表面上看来虽早已斑驳不堪、面目全非,却不改刚劲宏大、沉重坚实的气魄。它以傲岸不朽的姿态,挺立在时空的长河中。蒙古高原的沙尘强悍地挤兑着这条古旧的秦直道曲折延伸,如一条游龙纵入草原深处。我们登高望远,西风劲猛之下目之所及,草原苍茫迷蒙,它刚出内蒙古便一头扎向秦国的统治中心咸阳方向,经榆林跨陕北,过山越涧、爬坡上梁、逶迤南去,直到关中平原的咸阳附近甘泉宫,才停下了倔强的脚步。

  这条凝聚着华夏民族血泪与汗水的直道,承载着秦王朝对抗当时游牧民族的重要职责,记录着为了土地发生的秦匈之间血腥争夺和不同文明之间的碰撞与争锋,叙写着华夏历史文化的悠久古远和封建文明先进性的初露端倪。

  《史记·蒙恬列传》记载,“始皇欲游天下,道九原,直抵甘泉,乃使蒙恬通道,自九原抵甘泉,堑山堙谷,千八百里。”公元前212年,为了防御匈奴进攻与袭扰,秦始皇下令修建由首都咸阳直达阴山下的一条快速远程通道。

  秦王嬴政是一个励精图治的有为之君。游,非为游玩,是为游历考察与威服震慑,是对全国山川形胜之处的认真考察了解和对国内潜在反抗力量的强势高压。秦国曾盛传“亡秦者,胡也”的谶语,他怎么也想不到亡秦者正是其小儿子胡亥,而匈奴人却是误中其谶,不过,巫者之说只是一种历史的巧合或者传说。

  秦国横扫六合,统览全国海晏河清,一片安定,只有北方匈奴和南方的百越尚未臣服。南方百越守土尚且不暇,根本不构成对国体的威胁。北方匈奴强悍勇健,时不时劫掠攻击秦王朝的腹心地带,早成心腹之患,所以无论是否有谶语的存在,秦匈之战绝对无法避免。

  公元前221年,秦王派遣将军蒙恬率30万大军北伐匈奴。黄河两岸,长城南北,又一次战火遍地,土地之战永远是世界战争史上最主要的焦点与热点。秦匈之战的结果是,秦国却匈奴700里,复据河套地区,匈奴又一次失去了刚刚到手还未捂热的土地,被秦军硬生生地赶到了阴山以北的地区。秦王令30万人修筑守卫长城,又遣20万人修建秦直道,以便秦军能够快速地从咸阳开赴河套地区抗击匈奴。

  北却匈奴,修造长城和修造秦直道,此两举实施,加上龙吟虎啸的30万长城卫戍部队,遂成大秦王朝的国体稳固之功,以至“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士不敢弯弓而报怨”,彻底解除了匈奴人对秦国的威胁,让匈奴远避阴山之北惶惶不可终日。向封建化进军的秦王朝,在与游牧帝国原始部落联盟的匈奴接战中,痛快淋漓地击败了悍敌,取得了完胜。

  在已经封建化的秦王朝统一领导下,原六国之民恪守纪律、吃苦耐劳,爆发出了惊人的创造力。残存的古亭塞障,考古发掘出的秦汉时期的古城址、驿站、关隘、烽燧等遗址,出土的大量生活用的陶器、铜器、铁器,以及作战用各类兵器等等多种珍贵文物,这些无不镂刻着这个承继春秋战国熠熠生辉的华夏文明各族精华和风采的印痕。大秦王朝迸发出之前任何一个王朝所没有过的巨大创造力。

  王朝覆灭的思考

  大秦帝国外部强大到无人可敌,纵横宇内,驰骋南北,威加四海,法布八方,政令通畅,民心归一。正当王朝盛到极致之时,正当秦王傲视天下、横绝四海之时,却乱起萧墙,祸自宫内生,堡垒却因内部迅速腐朽而不攻自破。

  这样的悲剧来得太过骤然,让人们无暇思索。司马迁和贾谊,这两位汉代史学文学巨匠都曾经哀叹秦国的必然兴起后却骤然灭亡,他们都对秦国的灭亡直抒胸臆,说出自己独到的看法。

  风停云静,夕阳满怀倦意沉入了乌拉山背后,整个鄂尔多斯高原渐渐安静了下来,归回到恬静的黄河怀抱中。圆圆的明月爬上了黄昏的夜空,草原的夜色显得那般安谧和吉祥。白色的蒙古包里,传来马头琴幽幽之声,仿佛在倾诉历史尘埃中许多古旧的往事与血色的记忆。(林青彪)

风卷秦直道

分享到: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