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自治区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管 内蒙古网络文化协会主办

设为首页 收藏 登录

靓丽内蒙古

当前时间

活力内蒙古官方账号:

文化资讯 草原文化 草原历史 草原文艺 理上网来 文艺评论 草原儿女 草原那达慕 舌尖上的内蒙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内蒙古旅游 >> 草原文化

棋盘上的草原春秋

分类:草原文化  2018-04-13 17:48:52  来源: 内蒙古日报   热度:
蒙古象棋是世界上较古老的博弈游戏之一,蒙古语称为“沙塔拉”,亦写为“喜塔尔”,它是自古代就流行起来的一个棋种,玩法具有中西合璧的特点。

围鹿棋图示。(资料图)

  

  

  

蒙古象棋棋子。

  

达茂旗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蒙古象棋雕刻》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巴音孟克。

  

巴音孟克雕刻的蒙古象棋,棋子为椴木,桌子由桦木和松木雕刻而成,矿物质颜料上色,镶嵌天然玛瑙石,高30公分,宽55公分。

  

2017年,小姑娘朵兰获得蒙古象棋国家级比赛少儿组第三名,巴音孟克(左)赠与朵兰一套亲手雕刻的蒙古象棋。(资料图)


  春风骀荡看文化

  蒙古象棋是世界上较古老的博弈游戏之一,蒙古语称为“沙塔拉”,亦写为“喜塔尔”,它是自古代就流行起来的一个棋种,其造型蕴含蒙古族文化元素,玩法具有中西合璧的特点。

  蒙古象棋历经传承流变,每一颗棋子都有它独特的表现形式,不仅反映出蒙古族的雕刻工艺,也展现出蒙古族的审美取向,雕刻内容和造型是独一无二的。作为棋类文化媒介,蒙古象棋独特的艺术风格吸引了众人的关注。

 ——编者

  蒙古象棋,是蒙古族在长期的征战和游牧生活中形成的最具代表性的棋类游戏,是蒙古族传统体育项目,也是民族智慧的象征,而棋子本身也是精巧的民族手工艺制品。


  仿自然造型

  第一次看到蒙古象棋,就被它有趣的造型所吸引,人、狮子、狗、骆驼、马,还有勒勒车,所有的一切都整齐地排列在一个64格的棋盘上,这棋盘仿佛是一片“浓缩的草原”,博弈之间,一个个生命在棋盘上跳跃着……

  蒙古象棋的棋子造型形式主要有两种:仿实物造型和符号化造型。

  仿实物造型是以生活中的实物作为对象,将喜爱的形象寓意雕刻成型,是一种较为直接的表现形式。模仿的实物主要有动物、人物、车马等,体现了仿自然的艺术创作过程。

  符号化造型则是通过符号化的形状来呈现,如车的造型多通过篷车、法轮、车轮、塔状物等来表现,狮子以圆锥造型表现,这与国际象棋的表现形式大致相同。

  包头市达茂旗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蒙古象棋雕刻》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巴音孟克说:“模仿自然,并不是真正去刻画自然的表面形式,而是体会自然的精神,然后将自己的精神、情绪、意志贯注到棋子的雕刻当中。”将雕刻品精神化,也是蒙古象棋成为艺术品的重要原因之一。

  蒙古象棋有32颗棋子,双方各为16颗,棋子有6种造型。达茂旗蒙古象棋将其制作为将、狮子、骆驼、马、狗以及牛拉的勒勒车,它们形象逼真,手法生动精巧,一排排蒙古象棋,仿佛被赋予生命一般,将你带入辽阔的草原,流连草原之中,感受人对大自然的无限情怀。

  将,蒙古语称为诺颜,有坐姿端杯、骑马、骑骆驼、坐抬轿等多种形式,坐姿形象与富有祖先崇拜色彩的元上都石人像雕刻形式十分相似。博日斯,是诺颜的守护神,蒙古语意为虎、狮子,它们是凶猛、权力的象征。狗是猎人们最为忠诚的伙伴,对主人忠实可靠且具有一定杀伤力,制作者将其拟化为兵。

  巴音孟克介绍:“在内蒙古地区,不同的地域有着不同的造型特点。代表‘兵’的棋子,在达茂旗是以本地的土狗为原型进行雕刻,而阿拉善盟主要是骆驼造型,锡林郭勒盟多为牛、马造型。”

  此外,由于各地区所处自然环境不同,所生长的动植物不同,制作蒙古象棋的材料及造型创作也会有所差异。这些棋子造型倾注了人与动物、自然的特殊感情,充满了草原人民的生活情感。


  国际化玩法

  “蒙古象棋和国际象棋的棋制十分相似,事实上它们同属一种棋戏,但是在发展过程中,由于二者所处地域不同和文化背景的差异,发展成为国际象棋和蒙古象棋两种。”巴音孟克说。

  蒙古象棋和国际象棋之间的主要区别在于:蒙古象棋雕刻形式保留有原始思维的具象性;国际象棋雕刻形式则是理性思维的概念化,更多地表现出文化变迁的痕迹,棋盘上的“王后”显露了这一特征。

  此外,蒙古象棋的诺颜和国际象棋的王不同,蒙古象棋的诺颜是将军,而不是国王。蒙古象棋的博日斯与国际象棋的皇后、蒙古象棋的勒勒车与国际象棋的车、蒙古象棋的马与国际象棋的骑士都是相对应的,只是叫法不同而已。

  蒙古象棋的棋盘是由颜色深浅交替排列的64个小方格组成的,与国际象棋的棋盘一模一样。浅色的叫白格,深色的叫黑格,棋子也分白黑两种,共32颗,双方各有一王、一帅、双车、双象、双马和8个小兵。不同的是,蒙古象棋把象刻成骆驼,把兵刻成猎狗的形象,增添了草原游牧生活的气氛和特色。在民间,玩蒙古象棋仍然是古波斯的走法,这也是国际象棋的原始走法。

  说起蒙古象棋的玩法,也有不少讲究。棋子要摆在棋盘方格内,下棋时,执白棋者先走,然后黑棋走,双方轮流走棋。如果走到的格子里有对方棋子占着,就要把对方的棋子拿掉,称为“吃子”。

  蒙古象棋各个棋子的走法都不相同。将,每次走的格数不限,直、横、斜都可以走;骆驼,只能走斜线,可以走到斜线上任意一个格;马,可走到它所处位置最为临近的格子之一;车,只能走直线或横线,格数不限;兵,只能向前走,不能后退。

  在蒙古族民间口头传承艺术作品中经常会提到蒙古象棋,蒙古长调歌曲中也时常出现关于它的描述。由于训练和娱乐的需要,蒙古象棋在古代蒙古士兵中也颇为流行,后在民间流传,很多妇女和儿童都以此对弈为乐,人们称蒙古象棋为“文体活动之首”。


  竞技中传承

  生动的造型、简单的玩法,蒙古象棋不仅是人类文明的一块瑰宝,也是世界文化的宝贵遗产。

  如今,蒙古象棋已是草原盛世那达慕大会的常规比赛项目,也时常作为民族手工艺品参加展览,内蒙古蒙古象棋协会每年都会举办多场大大小小的比赛,喜欢蒙古象棋的人也越来越多。

  巴音孟克常会把自己雕刻的象棋作品拿出来,供选手们比赛时使用,也会将自己的作品赠送给获奖的小选手,以资鼓励。他也喜欢下蒙古象棋,搜集蒙古象棋类的书籍,像蒙古文编写的《蒙古象棋的下法》,就是他常看的书。他说,只有不断学习,才能把这一民族文化更好地传承下去。

  与众多雕塑作品一样,蒙古象棋以实用为前提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中,然而,经过长时间的发展演变,它的审美价值逐渐被人们所认识,从而具备了艺术品的特质。

  “从蒙古象棋的材质来看,有石头、骨头、木头、玉、玛瑙、铜等,其中较为常见的是木质雕刻。从蒙古象棋的雕刻手法来看,蒙古象棋继承了中国北方游牧民族圆雕、浮雕、线刻相结合的特点,简洁、凝练地体现在每个棋子当中。”巴音孟克说,蒙古象棋的纹样也表现出独特的艺术魅力和鲜明的文化特征,无论是动物纹,还是植物纹,都反映出了蒙古族独特的审美趣味。将动物毛发图案化处理是雕刻本身装饰的一大特点,这些纹样为原本单调、缺乏艺术性的雕刻增添不少色彩,逐渐形成了粗犷质朴的北方风格。

  无论是实用价值还是审美价值,蒙古象棋都散发着新时代的独特魅力。它包含的不仅仅是简单的娱乐游戏,而更多地反映了蒙古族生活的文化哲理。除了描绘出草原游牧生活的场景,蒙古象棋还把北方民族的经济、军事、文化等元素展示在了博弈舞台上,绘声绘色,活灵活现。正是如此单纯的艺术再现,成就了蒙古象棋永不衰退的历史传奇。

  “我们要以发展的眼光看待蒙古族先民留下来的宝贵财富,与现实社会紧密结合,创作出具有时代性、民族性的艺术作品,丰富蒙古象棋的文化内涵,让更多的人欣赏到蒙古象棋的独特魅力。”巴音孟克坚定地说。


  围鹿棋

  围鹿棋,是勤劳、勇敢的鄂温克族人在漫长的狩猎生活中,流传下来的体育项目。这一项目在鄂温克民族地区流传久远,具有广泛的民间基础,深受鄂温克人民的喜爱,特别适合一家几口人或几个家庭集中起来进行游戏和比赛。围鹿棋不单是一项纯粹的棋类项目,也是鄂温克族人不断累积优秀文化的一种表现。

  围鹿棋起源于一个美丽的故事。很早以前,有一个鄂温克族狩猎部落,他们在野生动物丰富的广阔林海之中,依靠着勤劳果敢的猎手与忠诚机敏的猎犬,过着幸福的狩猎生活。一年夏天,猎长阿贵达带领部落十几名猎手和猎犬在深山密林中狩猎,游猎数日未见猎物。一日清晨,他们在山坳中,突然发现了两只似牛非马的野兽。猎长立即组织猎手们带领猎犬悄悄围猎。结果,那两只野兽飞快地逃出了猎手们的围猎圈,跑向远处。阿贵达迅速召集猎手们再次围猎,那两只野兽又纵身冲散了猎犬,再次逃出了猎手们的围猎圈。一位经验丰富的老猎手艾·莫根说:“从我们这两次围猎失败的经验来看,那两只野兽跑得快、跳得远。我们不动脑筋是捉不到这两只野兽的,它们走的路径和足迹有规律可寻,应该利用这里山势地形的特点,想办法立围障、设陷阱、下套子、拉地弓,再从外围向里围赶,一定会捉到那两只野兽。”于是,猎手们慢慢从外围向里围赶。果然,一只野兽钻进了套子里,另一只落入陷阱中。猎手们皆大欢喜,就在阿贵达下令准备宰杀这两只野兽之际,突然,在对面山峰上的云雾中出现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大喝:“大山林中的孩子们,手下留情!这两只神鹿在此已等候你们多时,就看你们有没有智慧捉到它们,你们果然不负上天所望。希望你们带回去精心驯养繁殖,它们会给你们带来幸福和吉样。”从此,这个部落开始驯养繁殖这两只鹿,部落的鹿群不断发展,从此部落的人们过上了安康富裕的生活。部落后人为了纪念这些勤劳、勇敢、智慧的猎手们,将这个故事逐步演化为鄂温克人喜爱的体育智力游戏项目——围鹿棋,并在长期娱乐游戏中不断发展和完善,以围鹿棋的团结合作,拼搏奋进、克服困难、争取胜利的精神来教育子孙后代。

  2007年,围鹿棋获批成为自治区级非遗项目,韩景军被授予自治区级围鹿棋代表性传承人称号。韩景军说,在他小的时候就非常喜欢围鹿棋这个项目,而如今,这一民族体育项目却面临着失传的危险。普及、推广围鹿棋,对促进青少年儿童的智力开发、团结协作、创新意识具有积极的意义。

  经过多年的挖掘、搜集、整理和教学实践,围鹿棋已形成为具有固定棋盘、棋子、比赛形式、规则和程序的现代体育项目,已普及到旗县的中小学校课程当中。

  近日,韩景军走进内蒙古师范大学,传习围鹿棋文化,并参与举办了内蒙古师范大学首届围鹿棋比赛,受到师生们的一致好评。韩景军坚信,围鹿棋凝结了鄂温克民族的勤劳与勇敢、智慧与创意,是鄂温克这块沃土上盛开出的绚丽花朵,必将走出森林、走出草原、走向全国、走向世界,成为中华民族优秀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瑰宝之一。(韩保民 徐跃)

棋盘草原春秋

分享到: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