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自治区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管 内蒙古网络文化协会主办

设为首页 收藏 登录

当前时间

活力内蒙古官方账号:

文化资讯 草原文化 草原历史 草原文艺 理上网来 文艺评论 草原儿女 草原那达慕 舌尖上的内蒙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内蒙古旅游 >> 草原文化

达斡尔族语言为什么能够历久存在

分类:草原文化  2020-03-17 10:03:39  来源: 内蒙古民俗网   热度:
著名民族语言学家乌珠尔在自己编写的《达斡尔语概论》中说:“达斡尔语是属于阿尔泰语系东胡蒙古语族契丹语支的一种语言”。

一、达斡尔族语言属于阿尔泰语系

 

著名民族语言学家乌珠尔在自己编写的《达斡尔语概论》中说:“达斡尔语是属于阿尔泰语系东胡蒙古语族契丹语支的一种语言”。我认为这种说法是到目前为止最有依据最为科学的肯定概论。然而,很长时间以来,有诸多专家学者也提出过异同博论,如有说达语是满洲方言的,包括所谓满洲及其附近种族所使用的诸方言,特别是平常有人认为的索论方言、郭尔多方言。还有一些专家认为达语是通古斯语族的一种语言和方言,是蒙古语的一个方言,或者有人决然断定达语应该属于满蒙混合语等等,众说纷纭。据有关资料显示,建国初期或者更早,苏联学者和日本专家及欧洲的一些人士曾对达斡尔语言提出过众多不尽成熟的语言学观点,然而,都缺乏理论和逻辑根据或者科学历史论据,与乌珠尔的观点学说相差甚远。

 

达斡尔族是契丹族的后裔,这是定论。契丹之先鲜卑、东胡于3世纪被匈奴打败以后,由漠伦斡难河、克鲁伦河一带地区迁至挞鲁河地区,接着在4世纪上半叶,又以契丹的名号出现,后来推进到辽水流域,之后又几经周折几经迁徙,最显著的是辽亡后的13-14世纪随同族群迁至黑龙江北岸,重建家园,过起了按氏族部落划分的生活。虽然,族名如鲜卑、东胡、乌桓、契丹等先后替更,但是氏族纽带始终没有断,特别是氏族语言关系上在很多历史资料里都能清楚地反映达斡尔族史前语言的重要记录,这些观点已经被很多专家学者作以证明。

乌珠尔明确指出:“达斡尔族是一个无文字或者丢失文字,但有一定社会基础、古老而有民族语言的民族”。当然,它的文字基础和语言关系尚待挖掘和研究,可是作为一种民族语言,达斡尔语言仍然能够保留及其有广泛的使用性,从语言学角度我们不能不承认它的先进性和特殊性。作为较少民族的语言,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不但没有风化和淡漠,反而仍然为一些兄弟民族同胞兼通使用,用来经常与达族人交往,也许辽朝或辽以前或者在辽以后的更长时间里均如此。另外北方的邻族像鄂温克、鄂伦春,历来习惯于使用达斡尔语辅助交际,在达族聚居和杂居的汉蒙等民族同胞与达族人交往中,也经常使用达语,并且有些地方已经延续到今天。因而作为民族语言,达斡尔族语在现阶段,在一定的地域,仍然是一种不可或缺的思想交流,社会交际和生产生活过程中的重要工具。

 

二、民族个性决定生存环境和语言存在条件

 

任何物种的出现和存在都有一定的先决条件和环境因素,正如物质本身的出现存在发展变化一样,有其内在的主观因素,也要求必备的客观条件。达斡尔族语言也是如此,它是一个在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出现的必然产物,同时也随着这种产物的发展变化而发展变化,有些会继续存在或者永久存在,有些会淡化停止或者随即消亡。单从人类的语言学角度说,它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是与它的群居水平和民族个性不无相连的必然关系。达斡尔族是一个个性比较鲜明的民族,这是由于复杂的生存条件和漫长的历史环境所决定的。在北方的诸民族中,达斡尔族是最先开发疆域物产的民族,在中国历史上,这个民族经历最多,周折最大,是一个历史文化最丰富,文化积淀最深厚的民族。从鲜卑、东胡、乌桓、契丹、辽一直到清朝到新中国建立,被确认为一个独立的民族,最终确立了族源关系,应该说是一个国家和历史对这个民族的公正概括。漫长的历史风烟和无尽的战事,磨砺了达斡尔民族的烈火刚毅、宁折不屈的民族个性。他们的语言文化,科学技术和军事水平在契丹的时候曾经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而在辽亡以后的迁徙岁月里,尽管群居程度和各种环境都受到过不同的影响,然而,保护语言文化和发展语言文化的时代要求更加体现了民族个性,即使是今天这样汉语言文化和其他大民族的语言文化如此发达,但也丝毫不能冲击这个仅有十几万人口的较少民族语言文化的完整性和相对独立性,不能不说这是世界民族语言史上的一种奇迹。曾经有日本和韩国的语言学家多次来到中国,采访已故的民间艺人王金先生,他们始终难于理解为什么仅仅拥有十几万人口的较少民族,而且多数人口生产生活在与汉民族频繁接触的环境中,可是自己的语言个性保留的如此这样好。但是,王金的话也曾经一次又一次地感动过他们,王金说“语言的存在状态归根结底就是一个民族凝聚力的状态”。

 

现在的达斡尔族主要分布在我国的东北黑龙江、内蒙古和新疆的部分地区,人口仅有13万人,约占全国人口的万分之一。民族语言保留比较好的地方主要有齐齐哈尔地区、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扎兰屯市、塔城地区等。这些地区90%以上的中老年达斡尔族人都能兼用汉语和达斡尔族语,有的还能在生产生活中熟练地掌握运用民族语言。还有一些青年人,虽然熟练程度稍差一些,但是都能听懂和翻说运用。这主要取决于两个方面的原因:第一,达斡尔这个民族本身比较重视民族语言的传承。不管是过去和现在,在达斡尔人居住的地方,村屯和家庭,都格外重视民族语言的传教习惯,在小孩咿呀学语的初期,几乎各家各户都要教孩童学好本族语言,直到学好学会为止。为影响孩子学习,整个家族成员在家里经常使用民族语言交流,促成一种风气,以此来培养民族气节和民族感情;第二,民族地区的各级政府比较重视民族语言的传承,如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齐齐哈尔市许多地区的中小学校均开设了“双语”教学课程,像齐齐哈尔市民族中学、梅里斯达斡尔族区达族中小学和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的多数中小学,开办达语教学课程近十年之久,而且采用多种方式,坚持教学与实训兼办,课堂教学与课外教学并举,均取得了较好的效果。与此同时,这些地区的省市区(旗)达族语言研究会、达族学会和协会也极为重视对民族语言的研究工作,相继成立了语言办,民族语言研究会,先后出版多期关于民族语言研究方面的字典、词典、概论和理论性文集,这些工作已经成为当代达斡尔族地区推动和挖掘民族语言文化的原动力和催化剂。

 

三、相对集中的生产生活环境维系着民族语言存在状态

 

据相关资料介绍,辽亡以后契丹北迁并转移到贝加尔湖以东至黑龙江北岸一带地区,重建家园过起按氏族部落划分的生活。从15世纪以来,他们又重新集中活动在外兴安岭、东贝加尔、黑龙江上中游及其左岸一带的广大地区,主要以农耕农牧和打猎等业为主维持生活,并筑有若干个城堡。在历史上,契丹及契丹后裔达斡尔族曾经建造过很多都城,如古代时期的临潢、上京、静边城和雅克萨城,还有卜奎城、瑷珲城、阿城等,他们乐于过群居市井生活又善于在广阔的江川原野过起游牧生活。他们极其重视象征民族特色的语言文化和风俗习惯,尤其是继承和发展普及推广本民族的语言文化,同时又不排斥外来语言的使用,这种习惯一直延续到今天。与这个民族的成员接触或者亲近,你会不经意间发现,他们十分热爱和迷恋自己民族语言的交流使用,比较追求语言词汇的广泛性和丰富性,善于运用语言艺术和逻辑思维去深刻而准确的表达一种意思或者形容事物的形式和发展状态。

 

现在,达斡尔族主要集中在几个城市和农村地区,但是也有一些人口分散在全国各地工作和生活。然而,在各少数民族当中,特别是没有文字只有语言的诸少数民族当中,民族语言保留最好最完整的当属达斡尔族。达斡尔族有自己的自治旗,城市民族区、民族乡、民族镇,民族村屯。近年来还组织成立了很多省市区(旗)语言文化研究会、学会、协会等民间社会组织。在不同时期,各集居地区还要召开大型的敖包会,学术研讨会和各类形式的文艺演出活动。其中梅里斯达斡尔族区、莫力达瓦达斡尔自治旗还法定敖包会、斡包节、“库木勒节”、正月十六“抹黑节”、二月二“老年节”、乡村民族运动会、民族“服饰节”、“开江节”、“冬捕节”等等,盛况空前,影响之大,其意义远远超过活动本身。在达斡尔族比较集中的城市和乡村,不管是政府行为和民间形式,各地区每年甚至是每到节日,都要举办不同形式内容的民族语言探讨会、民族语言故事比赛以及类似民族语言说唱、民族歌舞等节目比赛活动。这些极具传统性的活动和方式方法,对保留民族语言、学习民族语言、普及推广民族语言都起到了重要的作用。集中生产生活,频繁共同交流,不断地挖掘民族语言文化,学习发扬自己的先进性,汲取吸收外民族和人类的精华是达斡尔这个民族历来的优良传统。我常想,为什么这个民族身上存在如此之多的优秀品质,高尚的品格和永不言败的民族精神,概括地说,就是因为这个民族在族群之间始终保留着固有的谦和品格,向上的进取心和过人的凝聚力。民族语言是一个民族文化存在及其发展进步的根本因素,没有语言基础就像没有水流的河道一样注定会变成干涸的河床。因此,民族语言的存在,必须有群居的条件,还必须有存在的环境,更需要有广大族群的热爱和重视。否则,即使是再大的民族,有多么众多的人口,相对集中的环境又有多么好,也会淡化自己语言固有的价值,因而就会快速地失掉自己祖辈流传的语言这个最可宝贵的东西。

 

四、极为丰富的民族语言状态决定语言的存在价值

 

达斡尔族语言是个极为丰富和发达的少数民族语种。现存的特点是词汇比较丰富,语法规律严谨完整,表达能力准确而又全面。当然它和其他任何语种一样,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发展变化,也将随着社会的变化,在其共同的语言地域和环境中得到发展,丰富和壮大,最终还将被大的先进的语种而取代。事实上,达斡尔族语言在没有文字记录能力的前提下,仍能存在这样长的历史时期,并还能不断地丰富和发展自身的原素,可称为一种巨大的能量史话。

 

从达斡尔族语言的从属来看,它属于阿尔泰语系东胡蒙古族契丹语支的一种。在历史发展的过程中,无论是被动的还是主动的,由于达斡尔族人长期与其他民族语言的人们杂居相处,并不断学习和吸收外来语汇,也大大地影响了达斡尔族语言的发展。诸如从名词到动词以及其他词类,从政治经济名词到文化科技术语等等无所不含,既体现了外来语对达斡尔族语言长期保留的帮助,又反映了这个民族语言发展状态的稳定性原因。斯大林指出:“语言的词汇中主要的东西是基本词汇,其中包括所有根词,成为基本词汇的核心。基本词汇是比语言词汇窄小的多,可是它的生命却长久维系,它在千百年的长时期中生存着并给语言构成新词的基础,词汇反映着语言发展的状态,词汇越丰富越纷繁,那么语言也就越丰富,越发达。”达斡尔族语是比较发达和丰富的一种民族语言,它最主要的语言特点就是表达准确,形容逼真,比喻精彩,词汇丰富,与汉族语言有很多类同之处。基本相同的是它有名词、动词、形容词、数量词、代词、副词、连接词、语气词、感叹词和模拟词。按词类划分还有词句和词组以及句子成分、复杂句子成分等语法组合。相当丰富和极为复杂的语言结构充分表达并反映了历史上这个民族的聪明才智和存在价值。如在名词方面,它既有人称名词还有数量名词,更有复杂成分的名词、指示名词,这在一般的语言里是不存在的。必须承认,在它的形容词里最准确的表现形式是通过语言逻辑关系来说明其独有的事物的特征表象,使人感到心悦诚服,心领神会,一目了然。当你有时用其他语言表达某种现象的时候,你肯定会觉得还是用达语表达会更准确些,因而更感觉到永远不会语尽词穷。

 

极为丰富和鲜活的语言状态是达斡尔族语言至今为止能够存在的主要原因和前提条件。当然,也有其它多种决定因素,在促使这种没有文字只有民族语言的存在状态,诸如相居环境、民族个性和特殊的凝聚力以及这种语言的艺术价值。

 

五、达斡尔族语言还会保留存在多久

 

有很多人包括研究达斡尔族语言的专家学者,担心或者预测达斡尔族语言能够存在多久,当然这也是很多人所关心的问题。在中国和世界各国众多的民族语言包括人口较多的少数民族语言当中,有些语言已经淡化或者消失。毋庸置疑,民族语言,特别是人口较少的民族语言以及只有语言而没有文字的民族语言,正如他的民族一样迟早被更大的民族接纳和融合。正因为如此,今天,我们必须更加努力地去研究达斡尔族语言,去抓紧抢救和挖掘达斡尔族语言,使之在历史的长河中留下辉煌的亮点,焕发出璀璨的一页。

 

由于人口少,集居地分散,而且受时代的影响,达斡尔族语言,正在并不断地被先进的更大的语种所冲击。诚然,从社会和人类发展的观点说,这无疑是一种进步的标志。历史前进的步伐,从来都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哲学家们认为,人们只能利用它使用它,但不可能强制它违背它。客观事实已经表明,达斡尔族语言也和其他语种一样,在中国迟早会被先进的更大的汉语言文化所融合。清政府初期,曾经想完全使用自己的文字,然而,实践证明,他们后来使用汉语汉文字的决定是何等的高明。元朝开元年间,更是提出来举国使用汉文字汉语言的法规不能改变,这些是在中国历史上,两大少数民族朝代成功理念的永恒法宝。

 

我们都知道,汉语包括汉文化是世界上最先进最科学最发达的语种和文化之一,其光辉灿烂的历史源远流长。我们从时代和人类的年龄结构分析达斡尔语言的生命力,不难看出,它的存在已经表明一个民族的历史现象和文明程度,同时将表明于先进的更大的民族语言文化融为一体,共融共进是历史的必然趋势。按年龄段分析,古代尚且不说,当代达斡尔族使用本民族语言,解放以后最好,因为那个时代,我们的群居生活,一般不受大环境的影响,民族性得到充分的自由,基本上没有外族排斥性;五六十年代次之,因为那个时期,国内生产力仍不发达,走出去流动的人口还为数有限,婚姻观念还很保守,传统的东西传播慢,而先进的东西很难进来,所以当时的现状就是老守田园,故步自封;等到七八十年代特别是八九十年代到本世纪,人们开始解放思想,频繁接触先进的科学文化技术;进入数字和信息时代以后,传统性被现代化所取代,包括民族语言也是如此。比如达斡尔族比较集中地区的年青人,即使是本民族语言保留最好的梅里斯达斡尔族区和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也开始受到冲击。由于人们的追求观念大不相同,表现形式也不尽一样,加之与外界的接触愈加频繁,婚姻观念的改变,生产方式的更新,生活节奏的变化,使语言环境也快速发生变化,这就是民族语言保留期和保质期的根本原因。

 

我们追求的是更加先进的科学技术和语言文化理念,希望的是有利于民族发展进步的外来因素作为能动条件,而向来反对那种空泛超脱的推进模式。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正在挑战我们的时空,这也许是历史和时代赐予我们的最终机遇。然而,我们必须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即使是用不同的文字记录我们的语言,也是我们最好的坚守。

六、我们的结束语

 

我在很长时间以来,至少也有一段时间里想写这篇文章,我曾经访问过一些达族知名人士专家学者,也查阅了许多文史资料和权威性史料,期间想要寻找类似达族语言文化方面的答案。然而,所得到的答案却都已经在这篇文章里体现了。语言是从属于民族发展的基本要素,没有一种语言可以排斥外族而独立存在的。语言最根本的原理在于它是界定一个民族的基本要素之一,因此只有语言而没有民族的东西是不存在的,同样,只有民族而没有语言的东西当然也不复存在。在语言文化的范畴里,人类历史最终要统一到几个归结点,这确实是不争的事实。然而,达斡尔族语言包括其他少数民族语言能够存在至今,并且还将存在很久,这就是一个最优秀的基因和遗产。

 

作者简介:安铁忠,男,达斡尔族。1959年出生于梅里斯达斡尔族区莽格吐乡,现任黑龙江省达斡尔族研究会副会长,在梅里斯达斡尔族区人大常委会工作。 

 

〔责任编辑 张港、安铁忠照片源自百度,舞台表演图片由鄂玉荣拍摄〕

 《嫩水达斡尔》,黑龙江省达斡尔族研究会齐齐哈尔市达斡尔族学会会刊(季刊),主编张振华。

 


分享到: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