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自治区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管 内蒙古网络文化协会主办

设为首页 收藏 登录

靓丽内蒙古

当前时间

活力内蒙古官方账号:

文化资讯 草原文化 草原历史 草原文艺 文艺评论 草原儿女 草原那达慕 舌尖上的内蒙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内蒙古旅游 >> 草原好儿女

贰佰,一位被内蒙古遗忘的音乐人

分类:草原好儿女  2017-09-12 16:48:15  来源: 内蒙古时间   热度:
玫瑰你在哪里?你说你爱过的人都已经离去。不要欺骗自己,你只是隐藏得比较深而已。


  玫瑰你在哪里?

  你说你爱过的人都已经离去。

  不要欺骗自己,

  你只是隐藏得比较深而已。

  这是《中国好声音》第三季中参赛者张婧懿演唱的片段,这段视频在网上广为流传,张婧懿演唱的这首歌也给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这首歌名叫《玫瑰》,

  词曲都出自一位内蒙古音乐人—贰佰。


  贰佰和张婧懿并不认识,“视频出来的时候我才知道她唱了这首歌。”贰佰说。与之类似的情况是一年多以前,左立在《快乐男声》中演唱了歌曲《董小姐》,让这首歌的创作者宋东野一夜之间家喻户晓。不过,贰佰却觉得自己的情况和宋东野不太一样,“这事儿几乎没有给我生活带来任何变化,”贰佰淡淡地说:“除了多涨了几个粉。”

  从喜欢到热爱音乐变成本行

  如果只看外表,贰佰可能一点儿也不像做音乐的人,更像一个内向老实的理工男。不少人说贰佰是一位“民谣歌手”,但是贰佰自己不太认同,“民谣很高深的,我离民谣还差很多,”贰佰说:“我顶多算个业余吉他弹唱歌手。”然而,这位“业余吉他弹唱歌手”却在民谣界小有名气,还有自己的粉丝群。他的作品《玫瑰》在豆瓣上的点击率已经达到了将近32万,另一首在太原创作的歌曲《我在太原和谁一起假装悲伤》点击率也有25万。

  


  贰佰真名王佳,是一名“80后”。出生于内蒙古阿拉善盟,他2010年从内蒙古来到太原,和朋友合伙在外文书店对面开了间小小的琴行,业余时间也带学生。他在网上是小有名气的歌手贰佰,但是在现实生活中却是一位低调又内向的“王老师”。“我从来不跟学生说我唱歌的事,”贰佰说:“琴行是现实中的事,是生意,唱歌是另一个世界的东西。

  贰佰出生在内蒙古阿拉善,上初中的时候,他从哥哥那里得到了一把淘汰下来的旧吉他,从此开始了自己的音乐路。刚开始只是瞎弹,业余时间写写歌,后来越来越有门道,开始在高中和大学玩乐队。不过贰佰都是自娱自乐,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以后会专门做音乐

  贰佰大学学的是建筑专业,毕业之后也干了本行,穿梭于甘肃、内蒙古等地,在荒无人烟的地方参与化工厂的修建。“在野外一呆就是几个月甚至半年,连个人都见不到,”贰佰说,“实在是不喜欢建筑这个行业,开琴行的愿望也越来越强烈了。

  贰佰的家乡是个10万人的小镇,他想走出去闯一闯。贰佰考察了华北几个省会城市,最终选择了离北京比较近的太原。“这里音乐氛围要比家乡浓一些,而且比较适合搞创作。”贰佰说。2010年3月,贰佰带着干建筑攒下的几万元,和他的合伙人来到太原,准备追求持续了好多年的梦想:开一间属于自己的琴行

  贰佰之前从没有来过太原,只认识一个在太原上大学的内蒙古朋友。人生地不熟的他下定决心,搬来了自己的全部家当:电脑、各种生活用品和他最心爱的吉他

  贰佰和他的合伙人挤在朋友租住的小房子里,开始每天出去找房子。十几天以后,他们租下了外文书店对面一间四十多平方米的小店铺。很快,属于他们自己的琴行开门营业了。到今天,琴行已经营业了四年多,又被重新装修了一遍。现在琴行一共招收了几十个学生,生意也越来越好了。

  从陌生到熟悉太原变成“故乡”

  “我沿着并州路一直向南走,街上看到一个少年低着头不知去向哪里……你总是沉默到底是谁的错,每次见到你的时候你总莫名的难过。对于这个世界我不想再多说,其实我也和你一样痛苦地活着……”这是贰佰刚来到太原时在徒步寻店的过程中写出来的,也是他真正意义上录的第一首歌《我在太原和谁一起假装悲伤》。“因为我们对太原一点也不熟悉,所以找店铺的方法很笨,就是在街上徒步来回走。”贰佰回忆说。连续十五天,从白天到晚上,贰佰和他的合伙人转遍了大街小巷,寻找适合开琴行的地方。“走到第十天的时候就没信心了,”贰佰说,“不是房租太贵,就是人流量太少,哪里都不合适。”第十五天的时候,他们终于在解放路上找到了合适的店铺,经过简单的装修以后,琴行正式开业了

  


  贰佰和合伙人雇了一个店员,三个人一起看店。他们周末代课,当周一到周五没有学生的时候,店里就安静下来了。三个人弹弹琴、上上网,日子过得十分闲适。贰佰的很多歌就是在这个时候创作出来的

  琴行开了四年,贰佰渐渐对这里有了感情。“如果去外地根本待不住,就想回太原,回琴行,甚至有时候在内蒙古老家待着心里也空落落的。”贰佰腼腆地笑着说:“也不是说这儿有多好,就是习惯了。我每次往琴行里一坐,心里就踏实了。

  2011年,贰佰将《我在太原和谁一起假装悲伤》这首歌放到了豆瓣上,逐渐地有了点击率,他那安静沧桑的嗓音吸引了一批喜爱民谣的网友,他们开始关注贰佰。之后的日子里,贰佰的作品《玫瑰》《阿拉善》《妈说》等作品也陆续上传,贰佰渐渐有了属于自己的粉丝群体。贰佰的小琴行也逐渐热闹了起来,本地和外地的粉丝开始登门拜访,只为了见贰佰一面。“最开始歌迷少,只要是专门奔着我来的,我就请人家吃个饭什么的。”贰佰回忆说,“但是后来越来越多,就请不过来了。”

  不过,贰佰并不是很享受“成名”的感觉。“我写歌就是因为喜欢,就是想把它写出来,”贰佰说,“至于写出来以后,别人喜欢或者不喜欢,我不是太看重。”

  从害怕到享受重心变成演出

  贰佰其实不太喜欢自己这个名字,理由是“太不文艺了”。很多年前朋友帮他注册豆瓣时,问他叫什么名字。他突然想到朋友刚刚卖给他的一台二手索尼阿尔法200相机,取它的后缀,改成大写,说:“那就叫贰佰吧。”谁知道几年以后,“贰佰”这个名字几乎成了他最重要的代号。“现在有点后悔叫这个了,好多人拿我跟伍佰比,不过已经改不了啦。”贰佰说

  2010年贰佰初来太原之时,还算不上是一个歌手。来太原不久之后,贰佰开始写歌,并把作品放到了网上。2011年年底,贰佰获得了一次在北京演出的机会,一同演出的是当时同样默默无闻的宋东野和马頔。那次演出地点选在北京的一个酒吧里,台下虽然只是稀稀落落地坐了三十几个人,但已经有专门奔着贰佰来的粉丝了,贰佰只演唱了一首歌,就是《我在太原和谁一起假装悲伤》。“那是我第一次演出,以前都是自己玩,从没想过会演出,更别说是去北京演出。”贰佰很不满意自己那次的表现,“反响肯定不好啊!紧张得不行,手也抖脚也抖,忘歌词忘和弦,总之各种出错。”虽然演出有遗憾,但是结束后还是有歌迷过来和贰佰合影,“那是第一次有人找我合影,”贰佰有些自豪地说:“后来慢慢就多了,还有上来要签名的。

  


  贰佰和所有搞音乐的人一样“向往演出”,但是内向的他还是有点“害怕演出”。从第一次上台开始,贰佰就患上了“演出恐惧症”,每次登台的前一个星期都坐立不安。比起上台表演,贰佰更喜欢坐在台下看,或者自己在店里随便弹弹。“别人都是享受舞台,我不享受,我恐惧。”贰佰说。虽然恐惧舞台,贰佰在这一年还是先后参加了朱家尖东海、武汉草莓、厦门草莓、太原自然醒等十几个音乐节。“恐惧感渐渐减轻了,”贰佰说,“不那么怕上台了,但是还是多少有些压力。”

  因为演出次数逐渐频繁,以后的日子里,贰佰准备把学生都转给别的老师带,重心放在演出上。除此之外,他还在筹备着自己的第一张专辑,准备年底面市。专辑出来之后,贰佰准备和自己的合伙人在全国各地巡演。“巡演的想法早就有,现在时机成熟了。”贰佰说,来太原的四年间,他写了不少歌,成型的有几十首,不成型的也有很多

  对于今后的打算,贰佰言简意赅地总结了三个字:“待着呗。”清静的琴行、自由的生活,偶尔出去演出,就是他的理想人生。“太原这个地方氛围还是一般,听这个的人比较少。”贰佰说:“不过这也足够了,演出需要氛围,创作又不需要氛围,安静点挺好。”

  贰佰,来自内蒙阿拉善的汉子,嗓音也染上了独特的沧桑。这个在人群中醒目不过一眼的人,马上又会被人群淹没,一副眼镜下面藏着最纯真的向往,以平实的口吻向人们讲述一个个故事。诚恳和干净可能是一个民谣人最好的褒奖,他的歌朴实又带着生活的厚重。

绝望的人不轻易悲伤

快乐的人只能故作坚强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