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自治区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管 内蒙古网络文化协会主办

设为首页 收藏 登录

靓丽内蒙古

当前时间

活力内蒙古官方账号:

文化资讯 草原文化 草原历史 草原文艺 理上网来 文艺评论 草原儿女 草原那达慕 舌尖上的内蒙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内蒙古旅游 >> 草原好儿女

阿木古楞:让世界听到我的声音

分类:草原好儿女  2018-01-12 13:54:24  来源: 光明网   热度:
阿木古楞是科尔沁草原走出来的一位青年女歌手。


  阿木古楞是科尔沁草原走出来的一位青年女歌手。近年来,她走过很多国家和地区,与国内很多著名歌手合作过,她的歌声宛如天籁,极富蒙古族文化特色,是科尔沁草原的骄傲。

  

   今年7月初,阿木古楞演唱的歌曲《多想听你唱首歌》获第十一届(2016年度)内蒙古自治区艺术创作“萨日纳”奖。此奖是自治区艺术创作最高荣誉奖,旨在表彰和奖励思想性和艺术性强,具有时代精神,在区内外有较大影响,为广大人民群众所喜闻乐见,能代表内蒙古自治区艺术创作最高成就的艺术作品。


  《多想听你唱首歌》是一首爱情歌曲,由苏日塔拉图作词、安然作曲、阿西达工作室编曲、阿木古楞演唱。歌曲旋律自由舒缓,悠扬婉转,将蒙古族长调与现代流行音乐元素巧妙结合,含蓄地展现了能歌善舞、性格豪放的蒙古族青年男女独特的情话世界。

  

  仿佛是带着长生天的神谕,她用歌声来呈现由远及近的蒙古民族音乐的神秘和曼妙,在无限的广阔中她用娓娓的叙述中突然爆发出来的波折,把沉淀千古和淬火的长调、短歌在下落的舒缓中轻松的千回百转。在快餐文化流行、鸡汤文学泛滥,文字解读被知识误解的纷繁行进中,她把蒙古族原生音乐做成了一种低落中能感受到的一种精神的卓尔不群,令人驻足在时代的文化星空来仰望这种古老的横亘……。



  阿木古楞,来自内蒙古科尔沁草原扎鲁特旗乌力吉木仁苏木南乌呼锦嘎查的天籁蒙古族歌手,深受蒙古族音乐熏陶和洗礼的她,血脉中先天就秉承了与生俱来的音乐天赋。她很小的时候,就在阳光缀满的起起伏伏的山地草原对着羊群和远山放歌。阿爸说:山的外面是很大的世界。阿木古楞天真的说:我要到山的外面,让世界听到我的声音。那时的阿木古楞所能理解的世界,也许就是家乡开满鲜花的山坡以外的几道山、几道河。也许还不知道:民族的就是世界的。在未来的成长中,她真的就以儿时的无邪和人生的志向,用民族的原生态的天然登上了世界的舞台。

  



  阿木古楞2004年参加第11届全国青年歌手大奖赛获内蒙古赛区民族组优秀奖,2004年参加全国声乐器乐舞蹈大赛北京赛区声乐比赛青年组获得一等奖,2006年获得北京海淀第三文化届《城市杯》民族组一等奖,2006年参加第12届全国青年歌手大奖赛全国原生态组获得三等奖,2007年荣获国际蒙古族长调民歌演唱电视大奖赛优胜奖,2015年11月参加山西卫视《歌从黄河来》南北对战比赛中北方战队第一名。2015年3月9日参加中央电视台3套《越战越勇》节目为梦唱响金话筒比赛获得冠军。

  她于2011年7月发行组合专辑《科尔沁姐妹诉说草原梦》,2009年在全国各地发行首张专辑《喜马拉雅公主》,2011年12月在北京开了《科尔沁姐妹》诉说草原梦音乐会,2014年出版了组合第二张专辑《金边袍》;2015年10月第二届内蒙古品牌大会品牌建设推广新锐人物;2015年11月成为中国名片提名,笑脸中国/绿行者年会的品牌推广大使;2016年2月参加山西卫视《歌从黄河来》,受中国侨联邀请前往欧洲巡演。

  阿木古楞——这个名字,伴随着和吉祥三宝、谭晶、孙楠、三宝、冯小泉、陈奕迅、汤潮等诸多明星的合作,一次一次的走进人们的视线;在《幸福之歌》《金门山》《多想听你唱首歌》的绝美中,走进人们的关注;在中央电视台、内蒙古卫视、北京卫视、辽宁卫视、山西卫视、贵州卫视等多家媒体,走进了人们的心里进而被人们接纳、熟悉、喜爱;她的歌声响彻在国家大剧院、德国、俄罗斯、意大利、匈牙利、蒙古国、台湾、香港和博鳌亚洲论坛等一系列的国际舞台大放异彩并引起了空前的回响和共鸣。她的带有揭示、提醒和禅意的歌曲直击、穿透人的灵魂深处,让人们在欲望的迷乱和混淆中停下脚步来聆听她的解读和温婉:

  请你拂去我/心已落得尘/想如云般/圣洁蔚蓝/零落的花瓣/吹向无边草原/迎接草原的温暖/回到大地的身边/让我的爱归还/碧绿的原野难断思念/只有在草原/才能让我幸福歌唱/请你聆听我/心与梦诉说/想起琴声/却忘声色/掉落的花瓣/流向幸福的河/划过熟悉的乡路/找寻最初的颜色/让我的爱归还/碧绿的原野难断思念/只有在草原/才能让我幸福歌唱:

  这种歌声、旋律以及清晰的主张,让人们在阿木古楞“让世界听到我的声音”的引导下,在纷繁人海的怅然若失中,开始在歌声余韵的包裹下让悸动不安的心绪舒缓下来,用理性的思考来审视现实、梳理自己、总结过往、思考生活、拷问自己的未来。

  阿木古楞传递给世界的声音不仅仅是蒙古族音乐的意境和悠长,更重要的是在艺术的表达中给出了人生取向的选择和转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历来是哲学最基本的三个命题。1989年,诗人海子、戈麦先后用极端的方式告别了世界;2001年北岳出版社的《涨潮丛书》出版了“先锋意识”小说家,格非的长篇小说《欲望的旗帜》,2016年著名导演吴天明在《百鸟朝凤》的唢呐声中为自己奏响了离世的挽歌。这几起事例成为中国近三十年来当代文艺、思想、艺术探索的典型的标志性事例。他们在用积淀的、已有的认识和知识储备来对传统文明、传统文化的认知来解释飞速发展的世界的哲学认识,他们的探索是未尽的,但无疑给中国当代的人们留下重新审视的精神火种,激发了人们活在当下的思考。格非在透彻中成为了卓然屹立的悟出者。

  艺术历来是时代的先行者。在近半个世纪以来,嬉皮士、摇滚乐、民谣、电子云音乐轮番登场,都曾经作为时代的标志和引领者登上历史的主场,表达那个时代的人内心的思考、追寻和焦虑。他们在: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的三个哲学命题中,演绎高亢、尖锐、幽默和激昂来表达内心的疑惑和诉求。近期,天后碧昂斯带着一帮自己的姐妹登台,演唱了她新专辑中很具争议的歌曲《Freedom》:“我要在轰雷中呼风唤雨,向风暴宣布我的脱胎换骨……”显然,高歌奋进并没有矫正人们的思路给他们需要的答案。时代的人们,需要一种外在的借助和承载让心灵寄托、归宿和停靠。在这个探索的特殊的时刻,阿木古楞的艺术价值由于民族音乐的力量,而显现的弥足珍贵。

  阿木古楞的歌在“寻根”的文学表达中,突出了“家园文化”的主题,印证了当代艺术家内查反省的探索和追寻。按照通常的观点,人们可能会把阿木古楞的艺术价值定位在后工业时代亦或是后哲学时代的温情延展。她在:请你拂去我/心已落得尘/想如云般/圣洁蔚蓝/零落的花瓣/吹向无边草原/迎接草原的温暖/回到大地的身边/让我的爱归还/中,已经明确的告诉了人们应该具有的人文精神的归宿。她注重的是,在碧绿的原野难断思念的指引下,停靠在只有在草原/才能让我幸福歌唱/让我的爱归还。这是音乐的力量和蒙古族坚硬的文化内核给现实带来的思考。所以我们不需要确定她未来在所谓的后工业时代亦或是后哲学时代的定位,我们首先需要肯定阿木古楞的就是:她歌曲最大的艺术价值在于在歌声中不仅仅是传达了高亢和嘹亮,还给出了人们一直在探寻未尽的出口,明示了她理解的选择和转折。这显然不是哲学、不是宗教的范畴和命题。但是,它所包含的家园文化的哲理,早已显现了她倡导的生命存在的态度和高度。在这个意义上,在寻根中寻求选择和转折就具有了哲学式的思考价值取向和几许宗教的禅意。

  阿木古楞在歌声中,引入了美术的比较行为艺术,便于人们直接对思考的结果进行择优和取舍。时代的变迁需要人们不断的调整思维来理清自己适应飞速变化的世界。思想观念落武于时代或者不能很好的衔接、跟上时代的巨变,这注定会自我丧失在转、承、起、和的社会过渡中成为新旧时代转换的殉道者。

  我们对既往时代的探索者的率真深怀敬意,无意对逝去的人加以后知后觉的评价。但是,当人们面临选择的时候,更多注重的还是对历史的盘点和比较后的择优。我们暂时的回放著名青年诗人海子的《亚洲铜》。“亚洲铜,亚洲铜。爱怀疑和飞翔的是鸟,淹没一切的是海水。你的主人却是青草,住在自己细小的腰上,守住野花的手掌和秘密。亚洲铜,亚洲铜。看见了吗?那两只白鸽子,它是屈原遗落在沙滩上的白鞋子...亚洲铜,亚洲铜击鼓之后,我们把在黑暗中跳舞的心脏叫做月亮,这月亮主要由你构成。”这是海子在中国农业文明的末期对家乡的描述,诗歌涉及到祖先、宗教、先贤和农业文明的图腾之一月亮神。这些,都是对过往凝固信息的罗列而没有给出一种思考的递进结果来实现自我的救赎和利他的提示。在察觉不到转折的选择下,因此而产生时代的终结就是生命的终结的单一逻辑选择了极端并不奇怪。海子,最终成为一个时代结束的悲壮耸立。而阿木古楞在同样是故乡、同样是探寻表达中,从“想起琴声/却忘声色/”代表的迷茫里,走向了“掉落的花瓣/流向幸福的河/划过熟悉的乡路/找寻最初的颜色……”彻底的走向转折,这才是一种高级的生存哲学,她告诉人们:人的觉悟一定是内生、内查后的内醒。这种艺术表达的逻辑,才会对于人类的生存提供极其令人尊重的现实的积极的意义。

  

  这种探索在《金门山》中得到了延续:高山峻岭含宝藏/绿树成荫生希望/清澈泉水润众生/百花齐放飘芳香/阿拉腾乌拉我故乡/世代生长的地方/勤劳勇敢的牧人/永远思恋的摇篮。这些带有蒙古族典型特征的叙述,铺陈了人欲横流中还应该有的静谧、朦胧、希冀、祝福和美好。“清澈泉水润众生/永远思恋的摇篮。”这种美的发现,或许还会有更多种可能。

  

  

  

  


  阿木古楞传递的让世界听到我的声音,集成了中国北方草原最具有代表性的音色。她在苏日塔拉图作词、安然作曲的《多想听你唱首歌》里唱到:月亮升起的那一刻/多想听你唱首歌/月光如银洒满小河/我们踏上那草原夜色/月亮升起的那一刻 /多想听你唱首歌/月光如银洒满小河/我们踏上那草原夜色。这是她音乐生涯中充满乡土气息的代表作。台湾学者、北京大学教授龚鹏程曾经专题论述:“在中国悠久的传统文化中,我们的祖先认为:气分布在各方乡土。成公九年(前582年)记载楚囚钟仪抚琴‘操南音’,范文子说:乐操土风,不忘旧也。”由此我们可以继续展开话题,中国古代的音乐是由风气鼓动感人而产生,因为天人同气,故音乐可以共感,进而天人交感,天人合一,“动天地,感鬼神”。

  “乐操土风”具体指的就是当地音乐的原生音色。阿木古楞,出生在内蒙古科尔沁草原扎鲁特旗乌力吉木仁苏木南乌呼锦嘎查。这里地处科尔沁草原北麓,大兴安岭隆起的余脉,向北衔接了锡盟广袤的土地,向西毗邻昭乌达草原。在音乐界公认的草原歌曲分类中;“呼伦贝尔草原的长调民歌热情奔放,阿拉善地区的民歌节奏缓慢,科尔沁草原的民歌以抒情为主,锡林郭勒草原歌曲坚硬,昭乌达草原民歌流行悠长。”阿木古楞出生的科尔沁草原位居地势之要,恰好天然的连接了呼伦贝尔草原、锡林郭勒盟草原和昭乌达草原。地理位置的便利,“吉祥三宝”乌日娜老师的调教,使她在声音中集中了四大草原的长调和短歌,她的歌声在很大程度上向外界展示的是中国北方草原的渊源和音色。声线:古朴、沧桑、细腻、悠扬,宛转低回、激昂悠长。她的歌声有山地的坚硬,森林的茂盛,山脉的绵延、草原的柔软:这是天成地就的天籁与心籁的完美统一。

  


  谁的青春会没有被撞下腰后歌声的陪伴,谁的人生起落会没有几首歌一直在内心停留成为精神的指引。如果是用心来倾听阿木古楞干净的歌,你会重德行、不越矩、不暴戾、不乖张,用适宜的情绪来选择在客观中的面对和转折。这样的人生,一定会是幸福的。

  阿木古楞的歌,有这样的包容和力量。

阿木古楞声音

分享到: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