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自治区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管 内蒙古网络文化协会主办

设为首页 收藏 登录

靓丽内蒙古

当前时间

活力内蒙古官方账号:

文化资讯 草原文化 草原历史 草原文艺 理上网来 文艺评论 草原儿女 草原那达慕 舌尖上的内蒙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内蒙古旅游 >> 草原好儿女

《最强学渣》邀你带着梦想一起“逆袭”

分类:草原好儿女  2018-03-13 17:21:57  来源: 包头日报   热度:
一个人离自己梦想到底有多远?一个草根想拍一部电影有多难?

  

  


  

  一个人离自己梦想到底有多远?一个草根想拍一部电影有多难?

  7年,2555天,无数个不眠夜,这是包头一个梦想拍出电影的高中化学老师叶楼给出的答案。

  2018年3月1日,由包头草根导演叶楼团队拍摄的本土首部网络电影《最强学渣》在爱奇艺、优酷、搜狐视频同步上映。这部反映学渣成功逆袭的校园题材电影,不仅可以让观众感受到人生逆境中奋起的欣喜和正能量,也让叶楼看似“异想天开”的电影梦就此起航。

  “终于迈出这一步,离梦想近一点点就是成功。”2018年2月20日,叶楼在微信朋友圈里道出了一个梦想者对成功的理解。

  1 叶老师与电影的“化学反应”

  叶楼的导演梦始于七年前。某一天,这个外形俊朗的化学老师突发奇想,拿着借来的一台DV,不知天高地厚地拍起了“电影”。

  令人意外的是,他这个“半吊子”导演竟然没有被身边的同学和朋友嘲笑,他们还给他当演员、当剧务、当模特、当司机,只要叶楼有需要,他们都随叫随到。

  2014年,叶楼和他的团队拍摄出了9集系列剧《大片来了》,播放量短时间内全网突破1000万,一部微电影让一个平凡化学教师的“导演梦”变成了现实。

  不过,对叶楼而言,那还仅仅是微电影。“毕竟短短几分钟很难完美地展现一个精彩的故事,更别提表达什么思想了。”他开始渴望着有一天能够拍出一部真正的电影。

  2017年7月,叶楼团队从微电影向大电影迈出了勇敢的一步。

  由于拍摄的是大电影,自然不能像微电影一样几个人就能完成,大电影需要多工种协作,这就需要一笔制作经费。目前院线电影制作经费动辄上亿,网络大电影制作经费过百万已是常态。如此高的投入,需要寻找出品人的支持。就在叶楼为筹备拍摄经费一筹莫展之时,他的好友吴玺、花峰、孙骥原向他伸出了橄榄枝,他们也怀有同样的梦想,更愿意支持叶楼的电影梦成为现实。大家拿出资金,帮助解决了最关键的资金难题。

  2 叶楼视角下的校园题材

  叶楼将他的第一部电影锁定在校园题材。这是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位高中化学老师,长期工作在教学一线,对校园生活有着更深刻的感悟,对学生们的思想也有一定的了解。而“学渣”逆袭,也是不少家长和孩子期待看到的情节。于是叶楼利用业余时间,写了将近一年,终于完成了《最强学渣》的剧本。

  该剧中,复读三年的学渣张天赐无意中拥有了吃掉书本就能熟练应用书中内容的能力,于是他一下从一个后进生变成了校园的红人,不仅在学习上游刃有余,还能在篮球赛上力挽狂澜,甚至拥有了惩治街头混混的功夫,由此他的人生也经历了一次跌宕起伏的历程。

  然而,拍一个大电影比拍微电影的难度何止大几倍?让一个纸上的剧本变成一个电影,中间的关口还有很多,编写剧本、筹备资金、构建剧组、联系场地、选拔演员……这对于整个团队来说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挑战。

  为了拍好这部电影,叶楼从全国各地聘请了专业人士加入剧组,其中不乏参与过院线电影拍摄的新锐精英,包括曾掌机《心术》、《媳妇的美好宣言》、《咱家那些事》等知名影视剧作品的摄影师周琨等等。

  而对于演员的选拔,叶楼也十分慎重。虽然受经费制约无法全部聘请专业演员,但叶楼相信,只要敢于挖掘,自己身边就有很多具有表演天赋的孩子,于是他开始着手在网上海选。

  当时正值高考完毕,学生报名的积极性非常高,报名人数高达几百人。他们大多来自包头的各个高中,也有周边城市的高三毕业生。经过海选、面试环节,从中选拔出了几位主要演员。

  最终,“学渣”张天赐由曾在《锋暴》、《青皮》、《狼人杀》等影视作品中有出色表现的杜浩丰饰演。除此之外,其余演员均从内蒙古各高中高三毕业生中海选而来,剧中的女一号是包一中的一名高三毕业生。

  3 七月流火,累并快乐着

  七月是一年中最热的时间,很多剧组都不会选择在这个时间段开机。但是为了赶在暑期完成这部电影,叶楼团队只能在酷暑中进行拍摄。

  受资金限制,整个剧组都在压缩时间高强度运转。连续13天、平均每天拍摄16小时的强度,令常年从事拍摄的专业人士都直呼受不了。到了拍摄后期,无论片场地面是否干净,总会有席地而卧的剧组成员,大家最喜欢听的一句话就是“收工!”这样的一种工作状态,让之前一直认为拍电影就是玩玩的学生演员们也开始对电影工作者肃然起敬。

  在外行眼中,片场最轻松的就是导演了,他只需坐在监视器前喊个“开始”喊个“卡”,大不了多说一句“再来一条”。而事实上,在《最强学渣》剧组中,最累的就是导演。由于经费有限,叶楼不仅仅是导演、制片人、演员,有时还要协助统筹第二天的时间安排,这让他感觉十分疲累。最夸张的一次,他在化妆的短短十几分钟内就睡得不省人事。

  然而,对叶楼来说,这仍然是苦中有乐的一次人生体验,他第一次有了导演指挥“千军万马”的感觉。虽然《最强学渣》只是一个小剧组,但参与拍摄的人数高峰时也多达百人,上百人蹲在地上吃盒饭,也成了一个让他印象深刻的大场景。

  4 《最强学渣》拍摄二三事

  拍摄时,虽然片场业余演员居多,但由于在开拍前进行了四天专业培训,所以拍摄过程中几乎没有出现笑场。但剧组成员来自四面八方,拍摄过程中却是花样百出,趣事多多。

  趣事一:摄影指导去哪了

  电影中,有一场夜戏是在废旧工厂里拍摄,由于夜戏需要布许多灯,所以除了灯光组以外的其他组都进入了休息状态。女主陶俊竹让化妆师化了一个万圣节的鬼妆到处吓人,顿时,片场各种尖叫声此起彼伏。

  一个小时后灯光布好了,大家却发现摄影指导周琨不见了。打电话没人接,四处找也找不到,最终场务郭彤在一个装冰箱的纸箱子里发现了正在酣睡的摄影指导。他真得太累了!

  趣事二:“被子”还能吃

  拍摄第九天,剧组要拍摄一场沙漠汽车追逐戏,由于拍摄地在沙漠,所以由剧组准备饭菜。好在出品人之一的花峰早先就是一位厨师,他为大家炖了一大锅骨头,主食就是从市里买来的焙子。

  录音师秦子旋来自四川,他是第一次到内蒙古,等到吃饭时,他问大家除了炖肉主食吃什么时,场务小白用此地话告诉他说“吃焙子”。录音师当场就瞪圆了眼睛,问:“被子还能吃?”在场的人都大笑不止,只有他仍旧摸不着头脑。

  趣事三:争先恐后扮女装

  女主角陶俊竹留着短发,不符合剧中人物形象,于是剧组专门为她买了一顶长直的假发。由于天气炎热,拍摄间隙她就会把假发摘下来,结果一转眼假发便消失不见。找来找去,最后发现几个男生正轮流戴着假发玩自拍,那种扭捏的神情比电影还精彩。

  趣事四:剧组里面人才多

  在一场夜戏中,场地里用的两台发电机通电后,其中一个红头灯炸了,连插线板都爆掉了。灯光组的老师开始检查,但灯光组懂电的只有一个人,如果就等他找问题,怕是当天的戏份无法完成了。就在这时,男二号张佳帅立马动手,三下五除二将插线板修好了,他一边修还一边说:“你们别忘了,我大学可是学的电气工程。”

  后记

  《最强学渣》在2017年10月便制作完成,由于需要经过广电总局及各大平台审核才能上线播出,因此最终定档2018年3月1日在爱奇艺、优酷、搜狐视频同步上映。

  对叶楼来说,拍摄网络大电影并不是他梦想的终点,而只是他实现电影梦的一小步,未来他将继续带领他的草根团队朝着院线电影出发。也许真的有一天,我们能在电影院看到这个包头土生土长的草根导演拍摄的电影呢。(张海芳)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