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自治区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管 内蒙古网络文化协会主办

设为首页 收藏 登录

靓丽内蒙古

当前时间

活力内蒙古官方账号:

文化资讯 草原文化 草原历史 草原文艺 理上网来 文艺评论 草原儿女 草原那达慕 舌尖上的内蒙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内蒙古旅游 >> 草原好儿女

新吉乐图:对音乐的探索永不止步

分类:草原好儿女  2018-04-03 17:48:30  来源: 北方新报   热度:
他是《守望相助》《爱在草原》《长调情》等系列草原金曲的幕后作曲者,也是国际游牧音乐节的策划人……

新吉乐图(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他是《守望相助》《爱在草原》《长调情》等系列草原金曲的幕后作曲者,也是国际游牧音乐节的策划人……出生于1960年的新吉乐图,对音乐的探索永不止步,除了谱写出内心的优美旋律,他还想把草原音乐文化传播出去,打造成国际化文化品牌。

  歌红人不红

  “无边的草海根脉相连,辽阔大地山川绵延,各族儿女携手同心,守望相助幸福永远……”2016年春节联欢晚会,一曲壮阔、悠扬的《守望相助》,通过春晚舞台惊艳了全国。

  新吉乐图就是这首歌的作曲人,除了《守望相助》,他还有《我思念草原》《爱在草原》《我的蒙古袍》《长调情》等脍炙人口的作品,传唱度极高,上至阳春白雪的晚会、演出,下至亲朋相聚的酒桌、KTV包厢,都会响起新吉乐图作品的旋律。

  提起草原音乐,新吉乐图是一个绕不过去的代表人物。

  相对于所谱写歌曲的广为人知,新吉乐图在大众的眼中,可以说是默默无闻,“歌比人红”,新吉乐图对此早已处之泰然。“身边常有朋友唱起我的歌,别人不说,我也不提这首歌是我写的,看到大家喜欢这首歌,我更有成就感,”唯一让新吉乐图耿耿于怀的就是歌曲版权问题,好多歌在KTV传唱,大屏幕上显示的作曲家名字却和本人对不上号。

  “作曲家本就是幕后工作者,一首歌传唱出去,人们首先记住的是歌手,很少有人会探究歌曲旋律背后的故事。”新吉乐图告诉记者,作曲家是一个需要寂寞感的工作,这样才能与自己的内心世界独处,迸发出来自心灵的乐感。

  创作风格逐渐沉淀

  “我的作品在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创作风格,但我的创作灵感,一直来源于我生长的这片热土,上世纪90年代,正值改革开放初期,我写下了《爱在草原》《我思念草原》等激情澎湃的歌曲,想把草原的声音直白地表达出去。2003年之后,我创作了《长调情》等悠扬的歌曲,抒发深厚感情。此后我的创作风格趋向保守,注入的情感也更加深厚、内敛,创作出了《守望相助》《永恒的赞歌》等恢宏雄浑、却又不乏优美的乐曲。”新吉乐图告诉记者,这些年来,自己的创作风格历经了几次变迁,几十年来的沉淀,让自己对草原的情感更加厚重、含蓄、深沉,对家乡有很多想说的话,都写进了歌里。

  新吉乐图告诉记者,自己写歌需要找到好歌词,与优秀的词作者合作,被歌词打动后,自己脑海里顿时浮现出画面感和音乐的律动曲线,才能写出好作品。

  2013年开始,新吉乐图进入了一个创作高峰,陆陆续续写了70多首歌。但那时他却患上了尿毒症,《守望相助》就是做透析时在病床上写的歌,仅用了两天的时间。新吉乐图告诉记者,写《守望相助》的时候,自己躺在病床上,一连4个小时的透析,新吉乐图脑海中不断浮现出家乡多年来的变化,由衷的赞美和无尽感慨涌上心头,成就了一曲充满时代气息的《守望相助》。

  跨界拍电影

  新吉乐图曾拍过一部音乐电影《呼麦》,上了央视六套电影频道,讲述了非遗传承人的故事,他在里面也打了个酱油,扮演3个孩子的爸爸。男主人公跟着爷爷在草原上长大,作为呼麦传承人,被选入了音乐学院,在那里学习学院派的美声唱法,发声换气之间,遗失了呼麦的传统唱法,他唱不出呼麦了……直到回草原参加爷爷的葬礼,悲痛中喉咙低沉,一声声悲恸苍凉的呼麦才从喉间滚滚而出。

  把丢掉的传统文化找回来,这就是电影想表达的主题,也是新吉乐图对待草原音乐的看法,他在新曲《永恒的赞歌》中,也加入了呼麦长调元素。

  “我们有很棒的民族音乐,却没有支配大家的业余文化生活。”新吉乐图希望在不远的将来,首府市民的日常休闲活动除了吃饭、喝酒、唱KTV,还能走进小剧场、Live House看演出,让传统的草原音乐文化在日常生活中“活”起来。

  想把国际游牧音乐节打造成文化品牌

  30多年来,新吉乐图创作了300多首作品,属于高产作曲家,乐曲多以草原为主题,草原的蓝天、白云、河流给了他不尽的创作源泉。之间,他多次获得多个国家级、自治区级的奖项,他的歌不仅在民间广为传唱,2007年《祝福草原》一曲,还登上了维也纳金色大厅新年音乐会的舞台。

  “音乐创作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另一部分就是每年一度的国际游牧音乐节。”新吉乐图希望能把国际游牧音乐节打造成国际化的内蒙古文化品牌,成为草原“格莱美”。

  2015年,首届国际游牧音乐节在呼伦贝尔举办,汇集二手玫瑰、九宝乐队、玛希与M6乐队、哈萨尔组合等来自全球20多个国家地区300多名歌手及乐队,此后年年举办,延续至今。

  “游牧民族是世界上最古老、最广泛的民族,游牧民族有独特的音乐表达方式,是会走动的音乐,在世界各地都有共鸣,中国现在没有世界性的大奖,我的希望就是通过音乐节整合相关产业资源,做出文化品牌,让国外的音乐家来草原上领奖。”新吉乐图告诉记者,每年音乐节都会启用新生代歌手,挖掘、推出新人,传播原生态的草原音乐。

  为了打造国际游牧音乐节的文化品牌,新吉乐图尝试了很多路径,他想引用“粉丝经济”,请来“二手玫瑰”,现场一下子多了几千观众,他深挖旅游产业,打造音乐节房车营地,他想与草原生态保护相平衡,布置大量垃圾桶、指示牌、移动厕所,让“音乐节过后,地上不留纸条”……

  2018年,他计划在巴彦淖尔市乌兰布和沙漠和呼和浩特市哈素海景区,打造双会场,请来海豚音Vitas、迪力玛希等知名歌手带流量,音乐节中设有自行车环湖赛、热气球升空、射箭比赛等活动,预计带热呼、包、鄂、巴延线旅游经济,成为今夏自治区文化产业的一大热点。

  “文化是草原的最大硬件,作为草原音乐人,我们几世几代也要把它传承下来。”新吉乐图告诉记者,游牧音乐节是自己的事业,只要有一口气在,就要举办下去,一定要让草原文化在世界上留下印记,“坚持就是胜利”。(郝儒冰)

热文排行